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小炸鸡两只
小炸鸡两只
 
两只小炸鸡 关键字:女/ 女女,sm,秀色, 原名:kfc 原作者:lechat 译者:林星兰 编号:001 “我们明天的聚会需要一个志愿者哦。”老师在课结束的时候说。 “我们已经学习了基本的烹调,接下来的课程里我们要实习了。” 安德森小姐环视教室。她的“人类烹调”培训班在镇里很受欢迎:教室里大 约有三十个学生,大部分是年轻的女孩。安德森小姐自己也很年轻漂亮。实际上 她不喜欢课堂上有男人:虽然男人的崇拜的目光令她满足,但是会分散精力。甚 至班上的女孩子也都注目她的丰满身体呢。 她先是听到几声耳语和嘻笑,然后一阵推搡,末了教室的最后一排有人站起 来,一个年轻的声音说:“我要做志愿者!” 所有人都回头看那是谁,然后教室里满是失望的叹气声。那个女孩是教室里 最年轻的,大概十三岁。她总是和年纪相仿的朋友坐在教室的最后一排,她们两 个是捣蛋鬼:迟到,扰乱秩序,问无聊的问题。现在人人都觉得她是要捉弄人。 “喂,莫妮卡,认真些好不好。我们今天没有多少时间了,一定要有一个志 愿者才可以。” “可是,安德森小姐,我是认、真、的!我想要烧我,真的很想呢!”莫妮 卡的表情很真诚,安德森小姐的脸色平和了。 “那样的话很好,你……” “安德森小姐,我也做志愿者可不可以啊?”莫妮卡的朋友也站起来说。 安德森小姐先是皱眉,然后看到了这个女孩的焦急的表情,微笑了,说: “没问题,也可以连你一起哟,安妮。你们两个很苗条,最合适的方法应该是油 煎吧。” 两个女孩互相看看,眼睛闪闪发光,听得到她们咽口水的声音。 “怎么样?愿不愿意?” “愿意,安德森小姐!”莫妮卡抢着说。 “好极了,课后留下来,我给你们一些指导哦。” 下课以后,两个女孩来到老师旁边。她告诉她们,在晚上六点以后就不可以 吃东西了,睡前要做一次灌肠,还要她们刮净身体的毛,剪短头发。 出来以后,安妮说:“我们真的要那样吗?不敢相信呢!我的腿间湿透了呢。” “我也是哩!”莫妮卡笑说。 她们先去理发店剪了头发,大家都说男孩式的短发让她们看起来更可爱了。 然后她们各自回家,对家里说了她们的决定。家里并不吃惊,因为当她们参加培 训班的时候就已经同意了。父母想准备一餐送别宴,但是女孩们不可以吃东西, 也只好作罢了。父母答应她们让她们在莫妮卡家的地下室里好好地玩一夜。 晚上,安妮的父亲把她送到莫妮卡的家里来。她下到地下室里,莫妮卡已经 在等着了。地下室是一个给客人用的房间,有一间小浴室。 两个女孩确认了没有人打扰。其实莫妮卡的父母很尊重她的隐私的。 “自在一些啰。”莫妮卡拉开了浴衣的腰带,把它抖到地板上,她里边什么 也不穿,这就赤裸了。 安妮也踢掉她的短裤,脱掉其他的衣服。两个好朋友都袒露了身体,她们都 习惯了,因为她们常常一起玩。两个女孩都很苗条的身体,胸脯刚刚发育,配上 很短的短发,都有些像男孩子。安妮的头发是金色的,皮肤是奶白色,天使般的 脸庞上有一对大大的浅蓝色的眼睛,她的粉红色乳头硬硬的。莫妮卡有意大利血 统,皮肤深些,黑色的头发和眼睛,非常热情。她的乳房和大腿都比安妮丰满些, 但仍然是小孩子的削瘦线条。 “乖孩子应该先做‘作业’,你说哩?”莫妮卡说。 “是哦。嗯,我们是不是先刮毛哩?” “好哩,我们到浴室去吧。” 在浴室里,莫妮卡早已准备好了各种刮毛的工具。她让安妮仰躺着,分开双 腿,先剪短了柔软的阴毛,再把剩下的刮去。安妮被刮毛膏和刮毛时的快感征服 了,轻轻尖声呻吟着。她然后也给莫妮卡刮了毛。然后就没有什么可刮的了,她 们的身体非常洁净光滑。接下来只剩下一件事情了。 莫妮卡拿起一支灌肠器,注满了温热的肥皂水。她让安妮弯下身,把灌肠器 的顶端插进了她的美丽的小肛门。因为莫妮卡淘气,在灌肠器前端多接了管子, 插得非常深。她注入了所有液体,让安妮的腹部微微隆起。然后她让安妮憋了一 会儿,按摩她的小腹,逗弄她的阴核。终于安妮承受不住了,喷出了大便。莫妮 卡觉得安妮喷出大便的样子好美,咯咯笑着按住安妮,又给她灌了一次。这一次 也喷出来之后,安妮抢过灌肠器,让莫妮卡跪下。莫妮卡这时才感觉到灌肠器插 入自己的身体多么深,但她不知道,自己喷出大便的样子比安妮更美。 灌肠结束以后,她们一起淋浴,互相仔细地清洁了身体。很自然地,她们要 互相抚摸、拥抱、搓弄、亲吻。最后,她们都承受了好几次高潮。 两个好朋友擦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身体,在沙发上休息了一会儿,聊着女孩喜欢的事情,假装 这只是很平常的一个夜晚。她们决定在夜里不穿一点衣服了,莫妮卡站起来,对 好朋友眨眨眼,说:“我们来玩吧!这是我们在一起的最后一个夜晚,我们应该 好好享受才对。” 她去拿来了她们的一大盒子玩具。但是盒子里没有娃娃之类的,都是些她们 最喜欢用的鞭子、夹子和紧身衣。 安妮见到盒子,像要打开圣诞礼物的孩子一样高兴。她立刻挑出了一对坠着 链子和砝码的乳夹,夹在自己玫瑰色的乳头上。夹子扣上柔软的肉的时候,她颤 抖呢。她迟疑地看着手中的六盎司重的砝码,又看看也在戴乳夹的好朋友。莫妮 卡明白安妮眼睛里的问题,点了点头,安妮做出很可爱很可怜的表情,而莫妮卡 硬要她做。最终,莫妮卡自己拿过砝码,挂到安妮的乳头上。安妮连忙接住砝码, 不让它落下来,她的乳头已经被夹得生疼了呢。慢慢地,她把砝码放下来,让乳 头渐渐地吃上重量,当最终放手的时候,疼得她一吸气呢。 “在煎锅里你可不能这么扭扭捏捏了哦。”莫妮卡一边说,一边松手让自己 胸前的砝码落下来。不管怎么说,她的脸上也晃过了一点疼痛的可爱表情。 “知道了啦,人家只是在热身而已嘛。”安妮说,想起明天的试炼,“哦, 莫妮卡,我好兴奋哩。”她们紧紧拥抱,年轻的乳房贴在一起,被夹的乳头相互 摩擦,砝码在下面晃荡。 “来我的怀里。”安妮服从地卧到莫尼卡的双腿上,跪坐着。莫尼卡先是轻 拍,然后重重地拍打好朋友的坚实的小屁股,越来越重,把乳白色的小屁股打得 通红。每一击都让安妮呻吟出声,她把自己的阴部在莫妮卡的大腿上摩挲,分泌 粘滑的液体。莫妮卡改用一支小皮鞭,把她的屁股和大腿抽得红印交错。安妮的 手伸向她的阴部,越来越重地戳弄她的阴核,直到她好大声尖叫着泄了身,莫妮 卡害怕父母听到要捂住她的嘴呢。安妮在莫妮卡的怀里躺了好一会儿,轻声地哭 泣着。 安妮从高潮中恢复力气以后,她看到莫妮卡已经在自己的手上戴了一对皮手 铐。她知道莫妮卡的心思,她们来到房间一角,天花板上有一个大钩子。安妮拿 来一个小凳子,帮莫妮卡站立上去。莫妮卡刚好能够伸手够到钩子。她把手铐的 链子甩到钩子上,然后踢开凳子。安妮把凳子放在一旁,莫妮卡离地一尺,悬在 半空。 安妮很倾慕地欣赏好朋友的苗条小女孩的身体。她的双手抚摸她的平滑的皮 肤,摩挲肋部和略陷的腹部,还有浑圆的屁股,向下抚摸大腿,再抚摸腿间的又 热又湿的三角地带。她的舌头也没有闲着,在亲昵莫妮卡的平平的胸部,特别是 被夹起来的鲜红小乳头。 “请抽我吧!”莫妮卡终于沙哑地轻声说。安妮去拿了一支九尾鞭,这个会 很痛,但不会在皮肤上留下长久的痕迹。就像莫妮卡过去对她做的那样,她先是 轻轻地抽打莫妮卡的屁股,然后越来越重,从肩膀到小腿都覆盖了。莫妮卡在痛 苦与快感中又是喘息,又是呻吟,努力地让自己不动。但是她控制不住自己了, 身体按照鞭打的节奏,陷入淫乱的舞蹈中。她扭动着,弯曲着她的少女的矫健身 体,安妮必须要跟着她抽打才行。 终于鞭打结束了。但是刑罚还要继续。安妮走到好朋友的面前,看着她的脸, 轻柔地擦去了她的眼泪,问:“前面要吗?”莫妮卡抽泣着点头。安妮小心地拿 掉了莫妮卡的乳夹,血液冲到麻木的乳头上来让莫妮卡喘息呢。她亲吻莫妮卡的 小乳房,让它们变硬些,另一只手伸进莫妮卡的阴部里。她给莫妮卡看湿淋淋的 手指,她们都微笑了。 鞭打又开始了。随着每一击,莫妮卡紧紧地夹住双腿,翘起屁股,好像她要 和鞭子做爱似的。皮鞭在灼烧着她的大腿和腹部,渐渐来到她的小乳房,然后回 到她湿嗒嗒的阴部。莫妮卡觉得还要来,闭上眼睛,想象她自己正在煎锅的滚油 里洗浴。这个念头就要让她泄身了。当鞭打又来到她的大腿上,莫妮卡大大分开 双腿,让鞭子直接蹂躏她的阴部。她尖叫,陷入一连串的高潮,泄啊泄啊,直到 虚脱地晕过去。 安妮也精疲力尽了。她的右手在努力地蹂躏好朋友的身体的时候,左手在满 足自己。当莫妮卡爆发野性的高潮时,安妮丢掉了鞭子,倒在地板上,躺在莫妮 卡的痉挛的脚丫边上。她拼命地摩挲自己的阴部,用力拉扯乳环上的锁链,直到 自己也陷入了高潮中。 两个好朋友躺在床上,很疲倦了。莫妮卡的手懒洋洋地抚摸着安妮的乳房, 忽然感到脸上被吻了一下,好朋友在耳边热烈地说:“想想看哦,从现在开始不 过十二个小时我们都要被煎,在滚烫的油里挣扎哩!再过几个小时我们就是别人 的食物了呢!”“哦,你这个坏孩子,你叫我又想要了。”莫妮卡佯装发怒地说。 接下来她们又大弄了半个小时,才互相搂着熟睡了。 闹钟只响了半秒钟就被关上了。安妮跳起来,掀开她们身上的毯子。“醒醒, 醒醒哩!”她太兴奋了,可是莫妮卡的赤裸的小身体在清凉的空气里微微颤抖, 只是慢慢睁开眼,微笑,像一只猫一样伸懒腰。 两个女孩很快地洗漱完毕。虽然昨天玩的很累,但是她们的脸色都很好,兴 奋和年轻弥补了睡眠的不足。她们早餐喝了一些甜茶,莫妮卡吻了妈妈,说了再 见,然后她们手拉手地跑出家门,迎着朝阳,跑过小镇的街道。 她们到得有些提前了,在厨房里等着。厨房实际上是一个大厅,所有的东西 都很大:一个大锅,两个女孩子可以在里边玩,一个大烤箱,她们可以不低头走 进去,一个烧烤坑,大得可以容得下一个大人。她们有些妒嫉地打量一排闪亮的 烧烤穿刺杆,不知道是哪些好运气的女孩子可以享受这样优雅的蹂躏呢。 最后她们来到屋子中央的一个三米见方的台子跟前,可以猜到那就是煎锅了。 锅子是嵌在台子里的,边缘与台子相平,大约有一尺深,底下通煤气。台子旁边 的一个开关打在“关”上面。 “啊,你们来了呢!”安德森小姐出现在她们身后的门口,“喜不喜欢?这 个炉子是半年前做起来的,只煎过三五个女孩和一个男孩而已。” “好喜欢,谢谢你呢,安德森小姐。” “不客气啦,大家马上就要来了,你们脱衣服吧,把衣服放到这个篮子里。” “好棒,我们就要上,不可以回头啰。”安妮拉开牛仔裤的拉链,说。 “kfc。” “什么?” “我们是肯德基炸鸡哩!”两个女孩大笑着脱掉了剩下的衣服。大家陆续来 了,看着她们在角落脱衣。 “大家早上好。今天我们要做第一餐了:平底锅煎女孩子。我们马上就要开 始了哦,因为准备工作和烹调都很花时间的。女孩们,来,我们好好看看你们。” 安妮和莫妮卡迈上高台,和安德森小姐站在一起。大家都注视着她们,倾慕 她们的刚刚开始发育的灵活身体。安妮突然觉得好害羞,像古希腊雕像那样,想 掩住自己的身体。她的皮肤光滑洁白,好像大理石。安德森小姐让她们转身,举 起手臂,展示她们身体的各个部分,捏捏乳头,摸摸屁股。她在讲解,但是女孩 们没有在听。她们过几个小时就要死了,听什么哩。莫妮卡觉得大家注视自己好 爽。安妮也放松了,放下了手臂,站直身体,她的小小的骄傲的乳头翘起,非常 地硬了。 终于展示结束了,女孩们走下台子,被领到一间浴室里。在那里,她们的肠 道和膀胱又被清洁了一次,再好好地洗了个澡。安德森小姐让一个名叫坦尼娅的 女孩帮她清洁。她们为了不弄湿自己的衣服,也脱光了。安德森小姐身上有一件 比基尼泳衣,但是坦尼娅没有。她是一个十八岁的女大学生,身材不高,面孔很 可爱。 在工作的时候,坦尼娅问老师:“你觉得像我这样的女孩子应该不应该做菜 呢?比如说,烧烤?” 安德森小姐停了下来,仔细打量这个女孩。坦尼娅坦然地站着。“是哦,你 一定会被烧烤的,我打赌你会很美味呢。”坦尼娅红了脸:“那个……我不是说 我自己啦……我有一个朋友想要的……”“哦,当然,我明白。”坦尼娅发现她 的心思被女老师看穿了,脸更加红了。“告诉你的朋友说,我们下个星期要做穿 刺烧烤,如果她决定了,欢迎她来玩哦。” 与此同时,莫妮卡和安妮也洗净了,姐姐们帮她们擦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身体。坦尼娅轻柔地 用毛巾擦拭着安妮的大腿,忍不住问了她一直想问的问题:“你真的决定要做吗? 你还只是一个小孩子呢!”安妮甜甜地笑说:“是的哦,这是我一生的梦想哩。” 坦尼娅好像喘不过气来似的,说:“那么,请加油哦。”“嗯,谢谢你姐姐,我 会很努力的。” 安德森小姐说锅边非常热,她不准备脱掉泳衣。虽然滚油会溅出一些,但是 她不在乎,因为这样能让她多少体会到一点锅里女孩的感觉。坦尼娅也决定不穿 衣服了,但是她怕大家不喜欢。安德森小姐说:“大家不会介意的,放心吧。” 她们四个走出淋浴间,在锅台的旁边有一只非常大的澡盆,里面盛满了油和 调料,是其他的学生用心准备的。安妮鞠躬向大家道了谢。安德森小姐让她们爬 进澡盆,在身上涂满油。然后大家留下她们两个,去准备大锅了。 安妮和莫妮卡在澡盆里非常开心,互相把油抹到身上,特别是在乳房和阴部 抹了又抹。莫妮卡尝了尝油,说:“好咸哦,不好吃哩。”安妮笑说:“和我们 的肉一起烤过了就一定会很好吃了呢。”这时油锅下面的开关被打开了,锅里倒 了很多油,很快,一切都齐备了。 两个女孩爬出澡盆,在铺着瓷砖的地板上走出来,当心着湿滑的脚,站到锅 边的台子上。大家都全神贯注地欣赏她们涂满油的削瘦身体。她们男孩式的短发 让她们都显得很俏皮,很勇敢。坦尼娅也全裸地站在台子上,大家也很欣赏她的 美丽。 安德森小姐爬上台子,拿出两只塑料瓶:“这是上次我说的胶。”她把一只 瓶子递给坦尼娅,然后她们开始把胶涂到女孩们的头上。这种胶好像胶水,可以 粘住头发防止乱跑。她还让女孩们也涂在脸上,因为这种胶可以隔热,防止烧去 了她们美丽的脸。 这样,女孩们全身都涂满了。安德森小姐拿出一捆绳子,坦尼娅帮她把女孩 的手臂绑在背后。她们站在锅边,注视着滚沸的油。油溅到她们的腿和脚边让她 们轻声呻吟呢。可以看到她们并紧了腿在相互摩擦,几乎要泄身的很爽的样子。 “好啦时间到啦。跨进去,平躺下来就可以了,很简单的。”安德森小姐站 在她们的身后,轻拍她们的浑圆的屁股。每次这样做的时候,她心里都充满了复 杂的感情,觉得要死掉的女孩很可怜,但是又很羡慕她们,赞美她们的美丽。唯 一可以肯定的是,这样的时候她的情欲总会很高涨。 莫妮卡才迈出一小步,一阵猛烈的高潮涌过她幼嫩的身体,安妮紧跟在她后 面。她们的双脚才一碰到锅底,就滑倒在油里了。她们尖叫着,在嘶嘶冒气的滚 油中打滚,想要躲避灼热。因为特福龙锅底几乎没有摩擦,所以她们站不起来。 在开始的几分钟里,她们活力四射地舞蹈着,回应着对她们美好身体的蹂躏,然 后渐渐地她们的动作变慢了。最后,热力和挣扎耗尽了她们的力气,她们并排仰 面躺着了。她们的眼睛望着两个女学生,一个穿着乳罩和内裤,另一个全裸着, 都站在锅边向下望着她们。女学生在她们的脸上看到了非常宁静的神情,仿佛下 凡的天使一般。安妮一直是文静的,所以大家都很熟悉,莫妮卡变得这么静谧却 很陌生似的。大家这样想着,莫妮卡淘气地眨眨眼,微微地笑了笑。很快,她们 两个都失去了知觉。 现在锅中的女孩们静静地躺着,大家把她们翻了几次身。安德森小姐让每个 人都有机会参加练习。在此之外没有很多可做的事,只有等待。大约一个小时之 后,美丽的肉终于熟透了。大家怀着敬慕的心情,把两具深褐色的娇小躯体从锅 中取出,放在大盘子上端到饭厅去。女学生们、老师和家长围坐一堂,在莫妮卡 和安妮的身上浇上红酒,品尝了她们。 晚餐后,坦尼娅来到安德森小姐面前。 “安德森小姐?” “嗯?” “哦……我想当下一个……那个……”她很紧张,喉咙有些沙哑,“就是下 一个志愿者啦。”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