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毒龙钻:美女魔术师娜加沙—2】
【毒龙钻:美女魔术师娜加沙—2】
   4分钟了,娜加沙的头发几乎全进到了她的肛门里,后脑紧紧的贴着她的屁

股,而她痛苦的喊叫声似乎也有所减弱,两眼也开始翻白了。这时娜加沙的身体
成一个十分怪异的模样,健美的大腿加上绷直的脚面,显得十分纤长。而上身完
全扭曲蜷缩在一起,面部完全朝下,脖子上的青筋迸出,本来丰满的胸部似乎都
被拉平了,唯有那金色的乳头还是那么夺目。

  这时,从她被拉开的肛门里,开始有鲜血流出,顺着她的鼻尖滴落到地上。
估计她的肠子已经破了,要么就是头皮被扯了下来。胆小的人们这时都开始用手
捂着自己的脸。

  而那些看热闹不嫌事的人,依旧全神贯注地看着。

  4分50秒,舞台上砰的一声放出一阵烟雾。烟雾过后,舞台上只留下那根
旋转的金属棒,带着那根被染红的丝带,孤零零的转着。而丝带上依旧连着一些
头发。

  台下的观众又开始沸腾了,表演成功了。而娜加沙为了这次表演,也身负重
伤。事后,娜加沙在参访中说道,其实她的肠子估计早就破了,铁棒几乎已经到
了她的胸腔,而流出的血液,多半是肛门撕裂流出的。她的头发也掉了不少。不
过她也很感谢他们给她的指套,给了她割断头发的利器。

  在娜加沙康复期后,被人劫持了,说是有人要她重复这个魔鬼表演,不过难
度嘛,自然有所增加。


(下)

  在一间明亮的房间内,房间有十平米左右大小,墙面,天花板,地板都是一
色的纯白。这个房间没有窗户,而且门似乎也和墙面融为一体了。而纯白的地板
上平躺的着一个全裸女人,单从体形上看,几乎接近完美了,身上没有一点点赘
肉,完美呈现出沙漏的曲线,尤其是胸部,即便是躺着,依旧挺拔。

  「差不多该醒了。」在一间监控室内,有两个人正在对话,只是一个人的声
音很怪异,似乎被加工过,分不出是男是女。暂且称呼那个男人为A,那个发出
不男不女的声音的为B。

  躺在地上的那个人,就是前不久被劫持的美女魔术师娜加沙小姐,她最后的
记忆还是躺在自己那柔软的大床上睡觉,可这次一睁眼,就被眼前全白的灯光搞
的很迷惑。

  我这是在哪里?有人么?娜加沙心中疑惑着坐了起来,看了看四周,又看了
下自己身体,发现自己完全赤裸,但并没有被捆绑,正在她还在回忆怎么从床上
到这里时,不知从哪里传出来声音,「你好,娜加沙小姐。」

  「你们是谁,为什么把我带到这里?」

  「很抱歉,娜加沙小姐,没有经过你的同意,就把你带到了这里,不过呢我
想你一定很想来这。」一个男人的声音说道。

  「是么?我最近手头很紧,你们难道想给我发工资么?哼!」娜加沙透露出
一分高傲的神采。「如果想让我表演,也不把我捆起来,似乎不符合常理啊。」

  「娜加沙小姐,请你别急,这完全是我们老板的安排,他还是很斯文的,不
喜欢暴力的手段,如果娜加沙小姐不答应,我们现在就放你走。」

  「是么?这么斯文?不如介绍他给我最男朋友啊,哈哈。快说条件吧,老娘
可不想总待在这个房间里,白的有些刺眼。」

  「这也是老板的安排,他说世界上只有像你这样的美女才配有颜色。」

  「哈哈,你们老板太可爱了,想不到还是个马屁精。不知道他能不能让我舒
服呢?」这时娜加沙已不由自主的把手指伸到下面的密丛中。「快说条件吧!」

  「条件很简单,跟你上次在SM节表演的逃脱魔术一样,道具也完全一样,
只是由我们的人来捆绑。如果成功,奖金翻倍,如果失败,你及你的一切将属于
我们集团一年。」

  「你们老板还是虐待狂啊,我上次差点死掉啊。」说是这么说,可娜加沙一
脸的轻松。「没办法,谁让老娘缺钱呢。」这时娜加沙已把手指拿了出来,挑逗
的放在嘴里舔了起来。

  监控室里的大屏幕上,已经清楚的看到,她的手指从她下体拿出来时,已经
沾满了淫液,显得亮晶晶的。这个骚货,一会儿有你好看,A心里暗想。

  「既然娜加沙小姐同意了,那请在这份协议上签字。」

  房间的门打开了,从外面进来四个大汉,只见四个大汉一身白色紧身衣,唯
有眼睛处是黑色的。带头的一个手里拿着一份协议和笔,而后面的人拿着拘束用
的道具,很上次的道具一模一样。

  娜加沙结果协议,看都没看便在上面签了字。因为她觉得,上次的表演虽然
很危险,但能有一倍的收入,还是很值得的,最重要的是,她非常有信心比上次
做得更好,起码这次没有那个讨厌的女人捣乱。

  「娜加沙小姐果然爽快,那么开始了。」

  这时,从房间中央,升起一个铁棒,同样,在距离顶部有一段距离的地方连
着一个丝带。而铁棒的两旁,也翻出两个旱死了的拘束环。铁棒的粗细以及拘束
环距离铁棒的距离,也是和上次一模一样。

  「哼,真的一样呢,让你们老板费心了。这个高度也是上次的最高点哦!」
娜加沙站在铁棒旁边,比着铁棒的顶部已经超过了自己肚脐的位置。因为这次娜
加沙没有穿高跟鞋。

  「认识我们老板的女人都是他的性奴隶,你就别多想了。」

  「小哥,相信你也不错哦。呵呵……」娜加沙的言语中充满了挑逗。但喇叭
那边再也没有传过来回话。

  两个大汉先上来把娜加沙的双臂扭到背后,把两手手腕处捆在一起,然后强
行把小臂并在一起,捆好。这种姿势的捆绑实在是太普通了,娜加沙差点就笑了
出来。但接下来发生的事情,让娜加沙终身难忘。

  这时,另外两个大汉从两边分别抬起娜加沙的双腿,让她的双腿大张,顺着
大腿根流出的淫液已清晰可见。把她抬到铁棒上面,让她的肛门对准铁棒顶部。

  「等等,还没润滑……」

  还没等娜加沙说完,那两个大汉已经松开双手。在重力的作用下,铁棒一下
子查到娜加沙的身体里,发出一阵「哧」的怪响。突然的疼痛,让娜加沙发出撕
心裂肺地叫喊:「啊……」

  只见她拼命双腿夹住铁棒,仅靠前脚掌支撑着身体,身体本能的略微向后挺
直着,然后想不住地向上跳。可仅靠脚趾实在不能发力跳高,大腿小腿也不知发
力向上跳还是发力夹住深入体内一尺多深铁棒,这样让她根本无法跳脱那根铁棒
的。再加上又有两个大汉按着她的肩膀,更让她跳开的概率为零了。

  这时娜加沙又流出了液体,只不过这次不是淫液,而是眼泪了。肛门犹如被
烧红的烙铁烫了一般的感觉,让她惨叫不已。可没等她适应,身旁的两个大汉就
用力向两边拉她的脚踝,迅速用绳子和地上的拘束环连接好。这次铁棒的深入似
乎疼痛减轻了许多,娜加沙地叫喊声微弱了些许,也许是疼痛已经适应,也许是
肛门已经完全麻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