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清霜冷月
清霜冷月
 
飘渺峰、无双府、沧海庭,东楼卧室。水雾缭绕,热气腾腾。

“主人,水会不会太凉?待红月为你加温添火、按摩解乏可好?”本是平常问候的一句话,却因声音主人娇羞欲滴的神情,款款行近的风姿,娇声呢喃,顿时令人觉得骚媚入骨、魂思难禁。

红月双颊艳如桃花,肌肤中犹似要渗出水来,披着月牙色丝质轻纱浴袍,胸前微微敞开,隐隐露出里身枣红亵衣。亵衣节扣的一头已经被有意无意地解开,低垂半掩着一对如雪双峰,坚挺有致,深深的乳沟隐约可见。秋波频转、烟视媚行,着实风骚蚀骨,很难想像她在人前那冷若冰霜、清雅高洁的容颜,居然会有如此地风流放荡,甚至近乎淫贱纵欲的表情。

冷沧海正舒适地躺在大浴桶内,享受着专属于他的婢女,同时也是无双府内务总管的红月体贴服侍和明显挑逗的抚摩。一瓢一瓢的温水倒向主人胸前,红月每一次动作都牵引着胸前双峰跳弹不已,几乎不受力的枣红亵衣随着她的动作已是摇摇欲坠,终于在红月俯身按摩他胸肌时,飘然坠地。

冷沧海兴致盎然地凝视着眼前的风光胜景,嘴角浮现出一丝神秘的笑意,似惊似喜;似嘲似讽;又似带着几分茫然,笑容一闪而逝,眼前雪白丰满的肉体令他有丝丝冲动,欲伸手掌握住那对小山峰,将它抚平、搓揉、捏弄,甚至……

“水温刚好,不用添。”冷沧海望着眼前这张依稀熟悉的面容,看见它点缀沾染上不应有的冶艳风情,心弦触动了一下,还是强力抑制住自己一直潜伏于内心深处的冲动。

手掌握紧又松开,随即落在红月已经完全裸露的酥胸上,轻轻搓按着高耸丰挺的乳峰,肆意地伸出食指和中指,夹击逗弄着已经膨胀欲裂的乳珠,惹来红月银铃般的笑声,说不出的舒服受用。听在冷沧海耳中,自然也是兴奋十足,以其熟练的调情手法,尽情施展在这渴求滋润的艳婢敏感的肉体上。

红月蹙眉闭目,口中娇喘连连,原本一直在为主人按摩的双手动作早已无力停下。

但此时的冷沧海自然不会计较这些,他反转身来,伸出双手掌握住了红月的乳峰,用力地向两旁挤压掰开,俯下身躯,伸出舌头舔着红月幽深香滑的乳沟上密布的香汗和飞溅的水珠,舌尖再沿着乳房的曲线一路舔将上来,直抵乳峰上的樱桃地带,舌尖在粉红细蜜的乳晕上细细舔弄着,间或用牙齿轻轻咬着鲜红娇嫩的乳头,旋又含入嘴唇吸吮研磨,花式尽出,无所而不用其极。

红月再也按捺不住,双手使劲按住冷沧海的肩膀,借力撑起自己的身体,使得自己的丰胸更加坚挺诱人,同时樱唇微张,正要发出兴奋的浪叫声时,冷沧海的嘴唇已经游移而上,找准目标,紧压了上来,覆住她的香唇一阵痛吻。舌尖趁着她张嘴欲呼的当儿,一举破关而入,四下舔弄顶挤着她那仍自紧闭的贝齿。

当冷沧海的舌尖抵住她的牙龈部位,紧压不放时,她不由得展开了编贝,让主人那火热热的舌头长驱直入,同时轻巧地探出自己的粉嫩丁香,怯然相迎,和主人粗长的舌尖纠缠在一起相互摩挲。良久,冷沧海才把她的舌头吸出来,含入嘴里,不停地吸吮着、吞咽着她口中流露的琼浆玉液,滋滋有声。

同时冷沧海手上的攻势也丝毫没放松,两只手不住地挤压抓弄着红月丰满弹跳的乳房,手指轻捻着那两颗最敏感充血的乳头。

红月原本搭在主人肩膀上的双手随着冷沧海的抬头起身,无力垂落,没了依靠,顿时倍感空虚不自在,便也自然地伸出将主人的熊腰紧紧抱住。手掌不自觉地在背后抚摩着主人的肌肤,上下游移间,无意中触碰到主人的后庭,并且自然地探入一根手指,轻巧地顶按着周围的皱纹,甚至还微微伸入洞内,时深时浅地抽插着。

冷沧海身体受此刺激,口里闷哼一声,一股强烈的快感自背部尾鸠骨传来,险些就要将一直飙升的强烈欲望发泄出来。他不由得愈发兴奋起来,长身而起,赤裸着身躯跨出浴桶,直接与红月坦裎相对。与此同时,手底也没有怠慢,加快了动作,左右开弓,分别用食指及大拇指将红月那两颗诱人的乳头来回轻捻着,越玩越过瘾,力道速度也逐渐加重加快。

此时红月非但身体已经滚烫嫣红,香汗淋漓,就连樱唇俏鼻呼出的气息,也逐渐由慢转快,并且急促灼热,中人欲醉。口中虽被主人嘴唇死死抵住,仍隐约可闻发自喉咙深处的低沉呻吟……

在享尽了红月两颗丰乳圆珠的美味后,冷沧海意犹未竟地又使劲发力抓弄两下,方才盘旋而下,一路沿着红月丰满躯体那光滑诱人的曲线继续抚摩了下来,直接伸手扯开了红月下体粉红亵裤的纽袢,任它顺着红月一对修长圆润的秀腿滑落下去。暂时地松开红月的香唇,垂下头来,目光放肆地打量着她那女子最神秘的私处。

此时红月的身上只剩下被掀到腰间的月白色纱裙浴袍,高高翘起的丰腴肉感的雪白屁股不断蠕动着。大腿隐约开合之间,蠕动着细长的粉嫩裂缝,潮湿的花瓣有些凌乱的皱褶,溢出的粘液闪动着淫靡的光泽,证实着主人刚刚受到挑引逗弄下的兴奋快感。红月已被情欲烧昏的躯体因主人暂时的终止动作感到极度的不适,不由自主地拼命扭动着身子,企求着主人进一步的恩爱缠绵。

冷沧海满足地晒笑,用两指压在红月含苞待放的花瓣上,然后左右分开,花瓣下面鲜红的粘膜显现出来,粘膜的顶端有一颗小小的鲜红的肉核,正羞涩地颤动着。粉红色湿润的肉洞随着红月的动作,缓慢而有节奏地开合着,像正在呼吸一般。间中流淌出香滑的黏液,春水连绵,芬芳馥郁,强烈地发出渴盼的信息,召唤着有缘人切莫迟疑,快点进入。

目睹此情此景,冷沧海也是欲念暴发,情不自禁地低头用舌头在那迷人的肚脐眼上游移而过后,两手拨开那修长的玉腿,整个脸埋入了草丛地带,他的舌头也开始在桃源洞口上活跃了起来。埋到红月的大腿中间,探出舌头压在花瓣深处的阴核上,舌尖顶住圆润的柔珠,左右上下不停地旋转研磨,使得舌头的边棱很有技巧地轻轻摩擦扫过鲜嫩的花瓣肉壁。

“啊┅┅啊┅┅”红月的身子虽然早经主人的开发,但下体蜜穴还是首次被主人用嘴唇舌尖照顾,生理与心理上受到双重的刺激,再忍不住叫了起来。强烈的兴奋快感使她用尽最后的力量扭动屁股,蹬直双腿,脱口狂呼。

冷沧海似乎今天的情绪特别亢奋,贪婪地伸出舌头,来来回回反复地舔着红月柔软的肉缝。口中还“啪叽啪叽”地舔出了声,他的口水和红月蜜穴肉缝里渗出的液体混合在一起,他也没有任何犹豫地,一股脑儿完全吞下,末了还意犹未竟地咂吧着嘴唇,显得滋滋有味。

红月今趟被主人如此特殊照顾,心道是自己的苦心终于感动苍天,不,只要感动主人就好!顿时下体蜜穴又是一阵玉液飞溅,如潮泉涌般汩汩流出。冷沧海也似乎有些讶然,扬起头饶有兴致地看着她那潮红的脸,红月罕有地感到一阵羞意,觉得自己的心从来没像今天这么激动过,连下体蜜穴也从来没这么湿润过,心情又是羞涩又是兴奋,但更多的仍是蔓延至整个身心的情欲冲击。

及至冷沧海再次低头含住她娇嫩的花蕾继续吮吸,情欲焚身的红月再也经不住快感的冲击,口中吐出高声尖叫,软软地放松了身体,全副重量都瘫倒在心爱的主人虎躯上,樱唇无意识的张合,只懂得浪声呻吟起来。

冷沧海见此情形,索性将红月拦腰抱起,将她的大腿外分用力张开,特别将那顶端蜜穴凸显出来,更方便了他肆意玩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