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爱癡—1
爱癡—1
 

我的家只有三个人,都不是什么帅哥美女型,很平凡,爸爸杨逸民44岁,开了一家电子公司,妈咪伍慧玟39岁,家庭主妇,我,杨志强19岁,X大体育系二年级学生。


「爸爸死了!」那是快过年时,一场车祸夺走了父亲的生命。

 


办完丧事,妈妈要我搬回家里住,因为家里只剩下她一个人,她会怕,父亲还在时,一切有爸爸还能安抚着妈妈,而且妈咪是很胆小的人,打雷、停电、地震经常吓得躲在爸爸或我臂窝里接受我们的保护。

 


妈咪生性也很乐观,很天真,爱撒娇,有时又像小孩子,爱玩,小时候经常会与我一起玩家家酒跟其他游玩戏耍。

 


因为我还在求学,妈妈也无法继续经营爸爸的公司,只得请会计师结算后卖给别人经营,好在公司还有前途,因此换得不少钱留给我们母子。

 


我家是住在台北东区一栋大楼,约100坪,五个房间,很宽敞,本来爸爸在时有僱请一位佣人—张妈,爸爸走后,张妈也因家里有事而离开。

 


过完年,我也开学了,日子过得很平静,很快就过了一年多。

 


有一天晚上七点左右回到家。

 


「妈,我回来了。」

 


奇怪,客厅没人,灯也没亮,晚餐也没做,妈去那里了。

 


妈很少出门,她很胆小,上街、过马路都要挽着我的手,可以说除了每週我陪她到超市买菜购物以外,她不会一个人出门逛街的,如果与亲戚朋友出门也应该会留纸条才对。

 


我敲了一敲妈咪房门。

 


「小强」一声沙哑的叫声出自妈咪床上。

 


「妈,我回来了。」我走入妈妈房间,「怎么不开灯?」我开了灯。妈咪躺卧在床上,盖着被子,我走上前只见妈妈脸庞发红,眼框含泪的伸手叫道:

 


「小强….咳….咳」

 


「妈咪,别哭,别哭,妳怎么了?」我抓住妈的手,摸了妈咪额头,好烫。「唉呀,好烫,妈,妳发烧了又在咳嗽,有去给医生看吗?」

 


「没有…..咳….我在…..等你…..回来….可是….天….咳…..越来越….暗了….你都……..没有…….回来….我好怕……喔」妈咪沙哑地断断序序地抽搐着。

 


「对不起,妈,今天学校刚好有一点事,稍微晚了,别怕,小强现在回来了,小强带妳去给医生看,妳能起来吗?」

 


「小强,我口渴。」我赶快倒了一杯温开水,将软棉棉的妈咪托起上半身来餵她喝开水,我发现妈咪穿着一件宽鬆的T恤,没有穿内衣,全身流汗发烫。

 


「妳可以起来穿衣服吗?妳要穿那一件?」我掀开棉被要妈咪下床,我才看到妈咪只穿一件浅粉色小三角裤。

 


Oh my God!

 


虽然从小到大,我看过妈咪穿三角裤不下数十次,但是当初年纪还小,而且是偷瞄,像今天这样近距离的情形,还没有过,妈咪那白淅淅的大腿,白里透红,三角裤底那高高的阴阜,像一个馒头似的,年轻的我,怎受得了这刺激,裤裆下的鸡巴立刻起了变化,好在妈咪闭着眼根本没有发现,我从妈妈衣橱拿来一条裙子胡乱地帮妈妈穿上,又拿了一件夹克帮妈咪穿上,赶紧喝了一杯冰水消消生理上的慾火,我扶着妈咪搭电梯下到地下室,帮妈咪移到车内,我开车直驶仁爱医院急诊室。

 


医生检查后诊断为急性肺炎,需住院观察,为了清静,我要了一间单人房,办好手续,立刻在福利社买了一些日用品,妈妈在点滴注射中被推进病房,我坐在病床边,看着妈咪,妈妈有时还转头看我是否还在,妈妈自爸爸走后变得更胆小了,以前爸爸在时,都是爸爸在照顾妈妈,偶而也会向我撒娇,如今妈妈只要稍稍不舒服,或紧张就哭了,妈妈真的越来越像小孩子了。

 


约一小时吧,妈妈哼着道:

 


「小强,我……想尿尿」

 


「哦,我去叫护士小姐来帮忙」我起身转头準备出门叫护士小姐。

 


「不要啦,你……..扶我起来。」我扶着妈咪起身,穿起我刚买的拖鞋,我一面推着点滴一面扶着妈妈进厕所,来到马桶前,妈妈用手捞起裙子小声道:

 


「小强,帮…….妈咪脱下…….裤子」妈咪小声地使我几乎听不到妈妈说什么了,而且我以为我听错了,我看着妈妈。

 


「小强,快呀,妈咪快尿出来了。」妈咪红着脸催促着。

 


我双手从妈咪的腰两侧拉下妈妈的小三角裤,喔,那白白的屁股,真想咬它一口,妈妈缓缓转过身来,那………妈咪的屄正对着我,鼓鼓的阴阜阴毛不多,很整齐,稀稀疏疏地很乾净,看起来很舒服,我看得血脉奋张,鸡巴早已竖起旗桿,好想插进那个屄洞,尤其中间一条缝,依稀可以看到小阴唇,我为了自己遮羞鸡巴裤裆凸起,我赶忙弯腰扶着妈咪坐在马桶上,妈咪好像很害羞但又好像蛮自然地,在「淅沥淅沥」之中,我拿了两张卫生纸给妈,妈咪抬头看了一下我娇羞接手拿去伸手擦尿液,準备站起来时,突然看到我鸡巴鼓起的裤裆,妈妈眼睛一闭脚都软了。

 


「小强,我……咳…..站不起来。」妈咪呼吸急促地道。

 


「来,我抱妳,但妳要推着点滴哦。」因为妈妈站不起来,所以还没有拉上三角裤,我想反正是单人房没有别人,伸手捞起妈咪双腿,走出厕所,我的鸡巴则在妈咪屁股上顶呀顶的,妈妈红着脸歪着头推着点滴。

 


我轻轻将妈妈放在病床上,只见妈咪早就羞红着脸,瞇着眼,偏着头,不敢看我,我抬起妈妈的腿準备拉上三角裤,但看到…..喔…..天哪,真的好漂亮的屄ㄝ,白白净净的,稀疏又整齐的阴毛,粉红的屄缝,那小阴唇还湿湿的,我吞了一口口水,真想亲一下,心跳快速地使我感到窒息,而且妈咪也没有催促我的意思,让我看了个够,使得我全身慾火三丈高,我赶忙吸了一口气,拧了一下自己的鸡巴,好不容易帮妈妈穿好三角裤,拉好裙子,我替妈咪盖上被子,我轻轻吻了妈妈额头,妈咪却一手圈住我的头送上嘴,我毫不犹豫地亲上妈咪的嘴唇。

 


「很晚了,要好好休息哦。」我看着妈妈说。

 


妈咪伸手拉着我,深怕我会跑掉似的。

 


「我会在这里,不要怕。」

 


我安慰着妈妈,顺手熄了灯,深深吐了一口气,抓着发胀的鸡巴,我瘫坐在陪伴椅上,我们都听得到彼此的心跳声。

 


良久———-慾火渐熄。

 


「咳……咳…..」

 


「妈,要不要喝开水?我去倒。」

 


「哦,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