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女孩隔壁
女孩隔壁
 隔壁女孩 我和大多数刚毕业的大学生一样,对于刚找到的新工作充满了好奇,也有些恐惧,担心自己不能胜任。  今天工作第一天感觉还算不错,由于公司的地方离市区比较远,老板就建议我在公司附近的小区租房子,起初觉得房租太贵,不过在老板的慷慨解囊下,我同意了,毕竟公司帮我出了一部分,我再不接受有些不近人情,当然我也算被迫签了合同。  托中介公司找的房子,为了省钱,就找了附近最便宜的,两室一厅,一个月七百,六楼。这个小区都是以前村民的地让开发商占了,分配的房子,所以别提没有物业了,连楼梯的灯都不亮。  今天周末,约了几个朋友就风风火火的把我的全部家当,从市区搬了过来,当然晚上请客喝酒也就难免了,由于都是大男人,所以没什么忌讳,晚上四个人就醉醺醺的在床上睡着了。  我属于那种睡眠很浅的那种,还是新家,所以,半夜迷迷糊糊就醒了,上了个厕所回来就怎么也睡不着了,无聊嘛,就打开今天为了乔迁之喜,哥几个特意送的电视机,这会都一点多了,也没什么台,突然听到隐约的哭泣声,“嗯……嗯……  啊……“  我赶紧关了电视,仔细一听,我日,哪里是哭啊,估计隔壁的夫妻或是小情侣在嘿咻呢。  我心里暗自庆幸,以后看来夜里不寂寞了,就是隔着二四的墙实在听不清楚。正在我仔细听的时候,“喝”的一声,我吓了一跳,只见哥们王岩坐了起来,然后,又躺了回去,“我操,吓死爹了”我暗骂。  本来还想借着隔壁的音乐撸管子的,让他这一吓,差点没阳痿,隔壁的战斗也接近尾声了,我呢,是彻底睡不着了。  “吓死我了,我昨晚梦到鬼来”  “不是女鬼吧?”  “我干啊,你怎么知道”  “吵毛啊,让老子睡会都不行,”我吼到。  “都九点了,你几点上班来着”薛伟奸笑着说。  “我完蛋了,上班第二天就迟到”我边说边以最快速度起床,“你们想玩就玩会,不玩都他妈滚回市区,害老子迟到”我狂奔的下楼,身后传来他们的嘻哈声和咒骂声。  到公司果然迟到了,在公司同事的诧异眼光中,我坐到自己位置,还好老板没在公司,刚高兴了下,就听到有人喊我,“李轩,你过来我办公室一下”  因为新到公司,这女人我也不知道是谁,不过也知道自己要倒霉了。  “今天怎么迟到了?”女人背对着我问道。  “昨天搬家,晚上喝点酒”我觉得实话有时比编出来的话靠谱,也就实话实说了。  “那就是喝酒迟到了?”  “嗯,是的”我小声支吾。  我抬起头准备看她转过身没,谁知她已经看着我了,一副白色边框的眼镜,黑色的女性制服,有些淡淡的妆,还是个美女呢,年龄估计有30了吧。  “发什么愣呢,问你话呢?”  我还真不知道自己发愣了,也不知道她问什么,就瞎回答到“我保证以后不迟到了”  “噗”女人笑道,“我问你的是对工作有什么看法”  “没有看法,以后一定好好努力,迟到不是对工作有看法,真的是喝酒了”真话要让人相信,别人似乎有又不信的时候最让人着急。  “嗯,我相信你了,以后喝酒不能影响工作,今天是第一次也就算是警告,如果让王总知道肯定要罚钱的”  “谢谢……”  “叫我丽姐就行”  “谢谢丽姐”我赶紧应声到。  今天总算大难不死,回到小区已经八点了,因为家里都没收拾,只能去楼下的街摊吃饭,回家时候我故意往对面的门看了下,黑漆漆的,因为楼道没光,所以晚上看门缝应该能看到光亮。估计没回来吧,我心里想。  回到家大概收拾了下,那帮狼把屋子弄得一片狼藉,哎,衣服整理了下,就在床上看电视了,看电视时间过的很快,尤其是自己喜欢的电视,我呢比较喜欢鬼片,科幻之类的,正好电视在放僵尸片,等看完的时候已经十二点多了,在被窝玩会手机是我睡前最后一件必修课,“啊啊……嗯”  “噢噢……嗯……嗯……”  隔壁的旋律又来了,我一看手机,“操,又是一点多”  “早干嘛了,大晚上还让人睡觉不了,明天可不能迟到了”我心里嘀咕着。  公司办公室,就我一个人来了,我擦,今天来早了,“来的挺早的嘛”丽姐的声音从她办公室门口传来,“丽姐,早啊”  “早,小轩,来帮我个帮,”  “什么事啊,丽姐?”  丽姐今天穿的比昨天性感多了,上身依然是制服,下身变成了,短裙加丝袜,还是我最喜欢的黑丝,“你帮我把那根网线拿过来,我这边接住”  丽姐也蹲在桌子下面,我在对面,突然目光看到丽姐的短裙,然后竟然里面没有内裤,我看错了吗??我又接网线不好扯出来为借口,左右摆了下,丽姐果然跟着我的动作移动了下,我干,这次看清了,真没穿内裤,浓厚的阴毛都看清了,丽姐似乎知道被我发现了,“小轩,怎么了?”  “没,没事”  “你帮我连一下网络吧,我对网络不熟”  “好,我试试”  我坐在丽姐的位置上,她在我身后,因为刚开机程序有些慢,我就在不停刷新,丽姐无意识的往前靠了靠,估计没把握好距离,丽姐一个闪失整个胸部都恩在我背上,我操,真激动啊,“不好意思”丽姐低声到,“没事,没事,继续”不知道那根劲错位了,竟然随口加了个继续,后悔呀。“继续什么?”  “啊,没什么,没什么”  “这样吗?”  丽姐竟然再次把胸靠了过来,我有些不知所措了,接着闻到女人身上特有的香味,很淡,但很好闻,我就那样呆呆的坐着,等着丽姐下一步动作,丽姐没让我失望,她的手在我胸口慢慢抚摸,我的小弟弟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硬的不能再硬了。  “小轩,不喜欢我吗?别一直坐着啊”  “丽姐这么漂亮,谁见都喜欢”  “哪有你说的那么好”丽姐嗔到我也不再客气了,伸手抓向我最好奇的地方,裙子下面,“啊,别”  我哪里管,一摸,我日,已经湿了不成样子了,“丽姐,你在公司都不穿内裤的啊”  “是啊,这样才刺激”  “真不知道丽姐这么淫荡,你老公怎么受的了”我调侃到“姐姐我还是单身呢,哪来的老公”  我做梦都没想到在公司这么快就搞上了个漂亮女人,丽姐的嘴上功夫还真不敢恭维,比我大学的女朋友差远了,经常被牙碰到不说,还不能太深,稍微到喉咙一点就咳嗽的不行,我也就不想为难她了,“丽姐,你扶桌子上,还是坐上面”  “啊,小轩喜欢哪样啊”丽姐红着脸说“那就从后面进吧,那样可以看着丽姐大屁股”我淫笑道。  “好,那可要轻点啊”  我先用鸡巴在丽姐的阴道外磨蹭一会,这样可以更好的湿润,也能激起女人的欲望,“别磨了,快进来吧,痒死了里面”  “哪里痒啊”  “下面痒”丽姐羞涩的说“好的,听从指挥”我应声到“叮叮当当互撸娃…………”  我擦,竟然是个梦,这鸟电话响的真是时候,电话??完了,这次真完了,是丽姐的电话,她是管人事的,所以公司员工电话都在她那,难道她预感到我在‘干她’呢?  哎,算了,躲不过了,我鼓起勇气。  “喂?”我无力的接到,“丽姐,我好像发烧了,全身冷的厉害”我无力的在她问话之前说。  “发烧了?”  “不知道,就是头疼,全身冷”  “你不是在花园小区住着吗?我开车带你去看医生吧”  我晕,她要真来我没病怎么办,我赶紧飞速旋转大脑。  “啊,丽姐太麻烦你了,我自己一会去看医生就行,就是今天又迟到了,不好意思”  “那怎么行,你这边又没朋友,你家地址在哪呢?”  再丽姐的再三强制语气下,我妥协了。  尴尬剩下的就是怎么装病了,我把滚烫的毛巾在脸上敷着,这样可以发红,把头发弄得凌乱些,千万别洗脸,要显得没有精神,不一会有敲门声,“来了”我有气无力的喊一开门,吓了我一跳,竟然和我梦里的衣服一模一样,当然内裤应该是有穿的。  “丽姐,进来坐,新家没怎么收拾,别介意”  “还不错”  “什么不错”  “装病装的还不错啊”  “没有,丽姐我真的”  “行啦,我来你这不是和你算迟到的帐的”丽姐严肃的说我操,难不成梦里的事她知道了?  “你这个小区我以前住过,好久没来这边了,今天心情不好,你早上也没来,我就正好借机出来散散心”  这下我心里的石头总算落地了。  “丽姐,喝水,公司谁敢惹你啊,啊,不是,在公司你人员这么好…”  “公司的事,你现在接触不到,你家对面没人住吧?”  “不知道呢,好像有人”我不能把晚上的歌声给暴露出来。  “要我一个人我都不敢在这住”  “我一个大男人家的,没什么怕得,要钱没钱,要色没色的”我自信道。  “这小区以前死过人”丽姐神秘的说“死过人?汗,死人多正常,我们那…”  “我是说闹鬼”丽姐似乎避讳什么低声说。  “那玩意我才不信”  “爱信不信”丽姐不屑的说。  突然我觉得丽姐挺可爱的,估计是这会平和的像是自己的姐姐。  “我以前就是因为这个搬出去的所以你说你发烧我也担心是真的”丽姐没继续说…  “丽姐,你要说这个,我给你说啊,我可有阴阳眼的哦?不管你信不信,我还真能看到别人看不到,听不到的东西”  “真的?”丽姐有些狐疑。  为了让她相信,我就给她讲了关于我看到的一些灵异事件。丽姐是越听越入神,也越相信我了,这时丽姐电话响了,“喂,王总,小轩发烧有些厉害,我这陪他在医院呢”  “哦,我一个人就行的,嗯,公司的事我晚会回去”  挂了电话,我和丽姐都大声笑了起来。  “王总要知道咱俩再聊天不吃了咱俩才怪”  “要吃也是吃你才对”说完我就知道又说错话了……我这不长记性的嘴巴。丽姐愣了一下,哼了一声,也没再说话,气氛一下子尴尬了。  “砰砰砰砰”突然大力的敲门声,把我俩都惊醒,我一猜就知道是王岩,来了门,没等我介绍,这王八蛋就开口了,“我就说敲了半天门没动静,丫的,你小子金屋藏娇啊,是不是在忙活这呢”  我一看丽姐脸红的想找地缝,我赶紧阻止,不然这贱嘴会停不下来,“你丫的闭嘴,这是我上司,丽姐,领导你知道不?你嘴巴是不是最近没挨抽啊…………”  “没事,你朋友误会了”丽姐赶紧缓解“误会误会,还是领导大度,大度”王岩赶紧跟着复合。  我心里那高兴啊,要真有事不爽死了啊。  “你怎么跑着来了”我问道。  “我操,差点忘正事了”王岩看着丽姐,是用不用回避的意思“没事,说吧,丽姐自己人”  “那我真说了啊”王岩道。  我突然觉得他要说的事不能当着丽姐面说,但已经阻止不了了。  “那天在你家睡觉我不是说梦见鬼了嘛”说到这,丽姐似乎有很大兴趣,但那天我急着上班也就没在意。  “嗯,梦到鬼有什么,我还见过呢”我不屑道。  “我昨晚又梦到了”王岩低声说“领导,你还是…”  “没事,你说吧,我也想听”丽姐说。  这估计是丽姐说完就后悔的一句话,因为她不了解这个大脑和核桃差不多大的王岩。  “那天我光梦到她在我床边,昨天晚上就不一样了,她又来到我床边,你猜怎么着?”王岩问丽姐。  丽姐没回答,“她竟然给我吹箫了,那技术比丫的三百块的高级货都专业…”  “行了,赶紧说重点”我喝道,丽姐估计恨不得我家到处是地缝。  “重点一会来,她给我吹完,给我说,只要我帮她一件事,她什么都可以做,问我答应不?我当然答应,反正在梦里,虎怕虎呀,然后,我就使劲操了那女鬼一顿,你肯定没我胆大吧,你知道操女鬼啥感觉,小逼紧紧的…一吸一吸的…”  “你找揍是吧,说重点,不说滚蛋”看我发怒了,丽姐也红脸说,“没事的”  王岩觉得有些失言,诺诺的说,“完事后,女鬼说一定要帮她,然后就走了。”  “完了?”  “没,我本来就觉得是梦,就没当真,谁知道,我起来发现桌子上有字条,写着,一定要帮我”  “那你就帮她呗,反正你答应了”我调侃道。  “但是我忘了她要让我帮她什么了,本来就是想给你讲讲细节看能想来不,你也不让,现在还是想不起来”王岩看起来很认真。  “字条呢?”  “给”王岩递了过来。  “操,这是你的字迹吧,你小子没事来逗我玩呢”我刚想轮拳头,丽姐挡住了我的手,“我觉得他不是在装的”  “就是就是,我自己写的,我怎么不记得”王岩直接躲到丽姐后面。  “那你也想不起来了,准备怎么办?”  “我想晚上住你家,说不定还梦见她,我问问清楚。”  “你不是一个人不敢睡吧?”  “不是不是”  “我觉得他说的办法可以,要不晚上我也住过来?”丽姐郑重的说。  丽姐来我家我求之不得,但王岩在,多影响好事啊,不过我还是拒绝了丽姐,太不方便了。  今天一天没上班,丽姐帮我请了两天假,我深深的体会到和领导关系好的重要性。  晚上,我一直没睡觉,看着旁边鼾声如雷的王岩,我郁闷啊,是他来等鬼,还是我等鬼。  一点左右,隔壁的声音照常响起,我决定叫醒王岩。  “醒醒,别睡了,鬼来了。”  “别吵啊,我再睡会,梦里才能见鬼”  看来是叫不醒了,我这次想听听隔壁这嘿咻的怎么就这么准时,机器都没这么准吧。但依然是听不清楚,算了,上个厕所,准备睡觉,走到门口准备开灯,突然有震冷风吹了过来,窗户都关着,哪来的风?  墙上的时钟由于电池没电了,指针在嗡嗡的原地振动,但今晚这声音格外清晰。我来到卫生间准备撒尿,我头往窗外一看,尿一下子憋了回去,差点没给鸡巴爆了,因为我看到那里趴着一个人,这可是六楼啊,哥哥,你要半夜看到这玩意不吓死才怪,我忍着尿意没动,因为我给丽姐说的阴阳眼并不是假的,我真的看见过,当然没有给丽姐讲的那么吓人,但是小时候医生说是身体虚弱,幻觉而已,后来补了补就没再见过了。  难道最近又虚了,幻觉?在发愣的时间里,我再看窗口的时候,什么都没了,正准备撒尿的,“扑通”  吓我一跳,今晚要把哥尿管崩裂啊?我还是先尿尿,估计王岩在翻身。  撒完尿,刚到卧室门口就觉得不对了,赶紧往卧室一看,王岩不见了?  床底下,次卧,柜子,能找的都找了,就是没人,一个大活人怎么就没了?  本来想报警又觉得警察不会信我的神鬼论,我赶紧打电话给丽姐,“喂,喂,丽姐,急事”  “干嘛,小轩,大半夜的”  “你先醒醒”  “醒了,说吧”  “王岩不见了,就刚刚突然不见了,我就撒了泡尿,真的不见了”我有些语无伦次了……  “床底下……”  “我家都快翻一遍了,没有”  “你先报警吧,我一会到”  等丽姐到的时候,警察已经看完现场了。  “小轩,警察怎么说的?”  “警察说没找到王岩离开的任何痕迹,就连枕头上一根头发都没有找到”  “难道鬼是真的,真的……真的”丽姐呆呆的自言自语。  我没追问丽姐的话是什么意思,但知道她应该知道一些内容。  一夜没睡,我在思考事情发生的细节,丽姐在发呆,留下两个警察在拍照片,提取物品。  这件事就这么平静的过去了三天,警察得出的结论是,所有物证表明王岩并未去过我家,至于我说的离奇事件,更是没什么效果。但王岩确实失踪了。  当然这些天我没有闲着,我把隔壁的时间做了个记录,结果是惊人的准时,每晚,一点十四开始到一点二十四结束。  今天是周末,我起的早早的,来到隔壁门前,“咚咚咚”  有人吗?我是隔壁的邻居,有人吗?  半天没有回应,就在我放弃走人的时候,里面有脚步声,应该还是拖鞋的声音,“啼嗒,啼嗒,啼嗒”  “谁啊”里面传来一个柔柔的女声。  “我是隔壁的邻居,能开下门吗”  “什么事啊”门没有开。  “我家拖把坏了,能借用下吗?我再打扫卫生”我客气的说“等一下”  门开了,一个二十四五的女孩,长相很甜美,估计任何人见了都难起邪念的美。  很难相信晚上夜夜笙歌的是她。  “你一个人住?”  “嗯,怎么了?”  “额…没事”  拿走拖把临走时,女孩一句莫名其妙的说:“晚上不管发生什么事都不要当真,不然就成真的了”  回到家,刚准备理理这几天的头绪,电话就响了,是调查这个案子的李警官,说来我家验证什么。  李警官来还带了个美女跟班,穿着警服的美女那感觉就更吸引眼球了。  “对于,王岩的案子你有什么遗漏的细节没”警官问。  “没了,说了你们都不信。”  “不是我们不信,是你描述的太过离奇,没办法立案调查,所以这次调查是我个人行动”  “我们这次来,没人知道,希望能把你知道的都告诉我们”美女开口道。  “那还穿警服啊?”  “你小子不错嘛,我们本来去调查别的案子的,调查完了,就顺道过来了。”  其实也没什么好隐瞒的,他们信不信我就着实讲就行“你们能帮我调查下,对面住户吗?”在帮他们之前总得先捞点好处。  “对面的上次已经查过了,里面没有可疑,再说里面又没住人。”  “什么??没住人?现在没住人吗?”我觉得冷汗一下子出来了……  “没,调查过房东了,确实是空房,有半年多了”警官郁闷道。  我突然瞥了一眼,放在墙角的拖把,啊!没有了,明明放那了。  “你没事吧,怎么了?”美女发现我不对劲。  “没事,我想起王岩的事了,有些吓人,但是他真的来过我家”我抛开话题。  “有人证明吗?”  “有,有,公司的丽姐那天也在”  “什么?意思那天有三个人?”  “是啊,怎么了?”  “我们在脚印,指纹的提取上发现近段时间就你一个人的”  “怎么会?”我有些后怕“今天就到这吧,你再仔细想想,有事打我电话”说完就带着美女走了。  行动我赶紧给丽姐打电话。  “喂,丽姐”  “小轩,怎么了,案子有进展了吗?”  “丽姐,王岩来的那天你在我家吧?”  “在啊,怎么问这个”  “警察说那天就能明我一个人在场,我觉得有人在捣鬼?”  “稍等一下,我去你家一趟”  下午,丽姐过来了,进门第一句,就是“我刚看了一下,有脚印啊,楼梯没人扫,那么大灰”  “丽姐,给你说件事你别害怕啊”看丽姐点头,我继续道“我刚敲对面的门了,有个女孩开门,还借了拖把,但警察说那边根本没人住,拖把也突然消失了”  “不是你做梦了吧?”  “我还没那么晕吧,要不我再去敲门看看”  没等丽姐同意,我已经开门去对面了。  “都说你做梦还不承认”丽姐嘟着嘴道。  “丽姐,晚上对面还有声音呢”我不管那么多了,没人相信太恐怖了。  “什么声音?”  “你听听就知道了”我懒得解释。  “好吧,我睡次卧,有动静叫我”  “别啊,还是睡一起吧,我像那种好色之徒吗?主要担心王岩的事再发生”  “放心吧,我睡眠浅,有动静我喊你”丽姐说完就出去了,飘来一句“我去买点东西”。  丽姐回来买了大包小包一堆东西,“这个是录音机,你放你那边,微型摄像头,强光灯,绳子……”  “真专业啊”我惊叹不已。  “谨慎”丽姐自信道。  晚上吃过饭。  放置好设备,就是焦急的等待了。  十二点半。  丽姐看了下时间,问我,“快到了吗”  “快了,再等一下。”  我把录音机,摄像头都打开。  除了,我和丽姐的呼吸,其他都是安静的。  一点。  “马上就到时间了,嘘”我轻声给丽姐说。  “嗯,嗯,………”  “啊……嗯嗯嗯……”  “丽姐?”  “干嘛?”丽姐脸红红的。  两个不太熟的陌生男女,半夜听着别人的呻吟,确实有些太过敏感,但我们谁也没法兴奋,因为那声音有可能不是人发出的。  “隔壁的,大晚上让你睡觉不?”我擦,丽姐吓死我了,竟然拍着墙吼了起来。  接着,好像真的安静了。  “啊……”丽姐尖叫道。  我顺着丽姐的眼神看去,窗台那站了一个人,“王岩?”  没错,绝对是的,多少年的哥们,怎会不认得。  “王岩,你干嘛呢?”我又喊了一次。  对方依然没动静,我不知道他要干嘛,丽姐此时紧紧的抱着我胳膊,我知道要这会没有我,她已经崩溃了。  “没事,丽姐估计王岩恶作剧呢”我胡乱安慰道。  “小,小轩你看他的脚……”丽姐颤抖道“脚?脚怎么了?”因为阳台没灯比较黑,我拿起手电照了过去,“啊!!!!!”丽姐尖叫一声晕了过去,因为王岩的脚上被两只手抓着,鲜红的骨头露在外面,用强光照那一下,看清他两只脚中间有个人头,竟然在笑。  我也吓傻了,手电也照着她不敢动,她就一直笑,但我听不到声音。  “楼上的,玩虐待呢?要不哥几个上去一起?”从楼下窗户传出一阵男人的笑声,一分神,再看阳台,已经什么都没了。但我知道不是幻觉,丽姐已经晕过去了。  “丽姐?”  我刚喊了一句,看到丽姐胸前两颗大肉球软软的倒在我腿上,我舔了下干涩的嘴唇,伸手摸了过去,真软啊。  不知道为什么,今晚性致大发,刚才恐怖的一幕更加刺激我的神经,我想要暴力的对待眼前这个女人,这个漂亮的女人。  我没在顾虑,大力撕开胸前的衣服,胸罩,双手使劲揉捏着两颗肉球,由于用力过度,能看到被挤压的胸部有些发青,我没有停止,还在加力,我想看到它会爆掉献血奔涌的画面。  “啊,小轩,你干嘛,疼死了,快放手”丽姐的喊叫我听到了,但那声音怎么那么小,感觉再说,捏爆吧,捏烂吧。  快了,我看到两个肉球快炸裂了。  “啊”我感觉下体一阵巨疼,我放手了,“丽姐,怎么回事?”  我看到丽姐已经快奄奄一息了,两个乳房红肿的有些发紫黑色。  我隐约有感觉,对,那个人是我。  “丽姐,对不起,都是我不好,差点杀了你”  我赶紧道歉道。  “小轩你刚才好吓人,跟你说话你都不听”过了好久,丽姐才虚弱的说。  “我就觉得已经像被控制一样,身体不听使唤”我解释道。  “今晚的事,我能活下来已经不错了,刚才差点觉得自己要死了,王岩呢?”丽姐突然想起来。  “不知道,一眨眼就不见了。”  我起身去客厅拿药酒,被丽姐喊住“你去哪?”  “我去拿药酒,给你消消肿”我低声说。  “别了,我不敢一个人在这,一秒钟也不行”丽姐带着哭腔道。  看着丽姐害怕的样子,我有些心疼,她真的怕了,已经忘了两个乳房露在一个男人面前,她都忘记遮挡。我紧紧的搂住丽姐在怀里,闻着她身上淡淡的香味,心中竟有种前所未有的满足感,哪怕一辈子这样抱着都不会无聊。  “丽姐,我喜欢你”我情不自禁的说道。  “小轩,胡说什么呢?咱俩不合适的,我比你大六七岁呢,你愿意和个老女人在一起啊?”  “丽姐,你一点都不老,在我心里永远都不会老”  可能是感动吧,丽姐竟然哭了。也许是为了那个曾经伤她的男人。  安静了不知道多久,我低头看了眼怀里的丽姐,已经睡着了。我轻轻吻了下她的嘴唇,突然,她竟然死死的搂住我,嘴巴使劲的吸着我的舌头。  “丽姐,丽姐?你别也附体了啊……”我赶紧摇着她前后晃,两个大乳房跟着也是前后摆。  “你摇够了没?不死也被你摇死”丽姐瞪了我一眼。  “丽姐,你没事啊,那你刚才怎么亲我了”我晕,又说错话了。  丽姐红着脸,低声说“真不知道,怎么会喜欢你这个笨蛋的。”  我听到着,别提多激动了,翻身把丽姐压在身下,“你干嘛呢,别这样”丽姐赶紧喊到“丽姐,我没让附体”我停止动作,解释道。  “我知道你没附体”  “那你不让碰,以为你误会了”  “唉……我矜持下都不行啊。”丽姐无语了。  情调就让我这么搞砸了,暗骂自己真是笨蛋一个啊。  “丽姐,刚才闹鬼那会应该都录下来了吧?”  “应该对面的声音录下来了,阳台的没,怎么了”  “等天亮了,我想去隔壁看看”  “我不去,吓死了,你可要打光棍了”丽姐娇嗔道。  “哈,我要死了,你就是寡妇啦”说完我就闭嘴了。  “那咱不在这住了,你搬我那边”丽姐这次没生气。  “婚前同居不太好吧?公司同事知道多不好。”  “你都把我睡了,还怕着怕那的”  “那不是还没睡彻底吗”我低声喃喃道。  “那好吧,来吧”说完,丽姐就开始脱裤子,然后光穿了条黑丝内裤躺在我面前。  没想到我们的第一次竟然是这么开始的。  “发什么愣啊?不上,我可睡觉了啊!”  “别,丽姐,丽丽,温柔点呗,不然……硬不起来的……”  “切”  丽姐鄙视的语气过后,起身,解开我的腰带,拉开拉链,一手抓住我那软软的老弟,“准备好了吗?老公?”  “什么”  啊……丽姐一头钻向我的两腿间,接着就是被温暖包围了,真他妈爽啊,丽姐的舌头在包皮边缘打着圈圈,手还轻轻的捏着两颗蛋蛋把玩,一阵阵酥麻传来。  上下套弄了没两下,老弟太不争气了,竟然一阵舒服,就射了。丽姐估计都没想过会这么快,被呛了一下。  不过丽姐马上又恢复如初,把精液全部吞下,在快软的鸡鸡上温柔的舔舐。  我一感动,不能这么差劲,不然多丢人啊,我伸手摸向丽姐的两颗大乳房,估计还在疼,丽姐颤动了一下,一边含着鸡巴,一边发出嗯嗯的声音,还好在控制,不然又给吹出来了。  我伸手摸向丽姐的内裤,起初丽姐还挡住,不过挡着挡着就把我的手往她阴部拉了,穿过阴毛,就到了最神秘的地带,“我操,发水了吧”  接着看到丽姐幽怨的眼神。  “嘿嘿,没事,没事”我赶紧道歉。这么关键的时刻让我搞砸了,就是大逆不道呀。  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真是精辟,丽姐的水比我以前的大学女朋友不知多多少倍,我的整个手掌都是湿糊糊的,在我的抚摸下,丽姐终于控制不住了,从起初的嗯嗯,到现在的,“喔,哦”  丽姐的阴唇是那种肥厚型的,摸着真他娘有手感,我的两根手指在中间的两片阴唇里进进出出,“啊,啊,啊,小轩,老公,你摸的我好舒服…………”  “再往下点,啊……就是那里……”  “嗯嗯嗯嗯”丽姐又赶紧把我的鸡巴塞进她嘴里,似乎怕马上跑了一样。  “丽姐,没发现你在床上这么骚啊…一会肯定让你几天下不了床”我调戏道。  “在老公面前不骚,不浪,那给骚给谁啊啊啊…好爽啊…  我都几年没碰过男人了…啊嗯嗯“  “老公,我下面好痒,好想要……给我吧。”  “小浪货,现在就想要了啊”  “啊……嗯嗯,对啊,痒死了要…给我吧”  “先给老公的鸡巴嗦舒服了再说…”  丽姐听完更卖力的吹着。  我一把扯下湿漉漉的内裤,丽姐激动的啊了一声。  “老公,现在要给我了吗?人家好想要…嗯嗯”  “要什么啊?”  “要棒棒啊…要棒棒插我…”  “这样叫可不行啊,我的老二可不高兴了”  “下面的小穴要老公的大鸡巴,嗯嗯,给我吧”  “这样才对嘛,一会说对了,有奖哦”  “嗯嗯……是的老公,骚丽丽最爱老公的大鸡巴了……快点给我吧……”  我看胃口吊的差不多了,就让丽姐狗爬式爬床上。  我握着鸡巴,在她的阴道口来回磨蹭,沾满阴水的鸡巴在上面越磨越痒。  “老公,求你了,快进来吧,以后骚货天天给你吹箫,给你舔屁眼,好不好,嗯……嗯…快插进来吧”  “噗滋”  鸡巴因为太润滑,一下子就全跟没入。  “噢,爽死了,太舒服了,老公,你要把我舒服死了,赶紧使劲插我吧,骚穴好痒啊”  “告诉老公,你的骚穴让几个鸡巴干过,说假话就不动了啊”  “之前就交过一个男朋友,当然就一根啊,老公,赶紧动啊,插死我吧…啊……”  “骗人”  “骚货哪敢骗老公啊,老公的鸡巴这么厉害,我怎么会骗老公呢……快插我吧”  “那怎么说是一根啊”  “喔噢……只有老公的才算大鸡巴,他的小的跟火腿肠一样,一点感觉都没有的……骚货就喜欢老公的这一根啊……”丽姐哀求着。  “好吧,看在骚老婆会说话的份,就让你爽一回”  说完,我就使劲的抽插开来。  水多就是爽啊,被四周吸的紧紧的,要一辈子能这么插着,那死都值。  当然,事与愿违,由于丽姐的逼太舒服了,本人我,再抽插一分钟不到就就就就……  “老公,干死我吧,对用力,操坏浪逼都没事,太舒服了……”  “老公,你怎么不动了?”  “老公?”  “小轩,你怎么出来了??”丽姐的温柔变成了愤怒。  “你怎么能射里面呢,你提前说一下呀……”  “我我,丽姐,不是安全期啊?”我诺诺的问。  “安全你个头啊”说完丽姐疯一样的跑往卫生间。接着又疯一样的跑回来。  “小轩,我害怕”  “操,刚才骂老子那会不是挺牛啊”  “老公,对不起嘛,你陪我去吧”  我低头一看,丽姐的两腿间,吧唧吧唧的滴着白色的精液,就饶了她了。  “这次就饶了你,老公也是好久没碰女人了,再说你的逼还这么爽,才没控制住”  “知道了,老公”  陪丽姐洗漱完毕都快凌晨了。  相拥沉沉熟去。  “叮叮当当呼噜娃”  谁啊,大早上这么烦人。  “喂,谁啊”  “我王岩啊,轩哥”  “操,谁?”我吓的坐了起来。  “怎么了”丽姐搂着我的腰问道。  “轩哥,你现在别问那么多,按我说的做…………”  “王岩的电话。”  “王岩,他不是??”丽姐也一下子惊吓起来,俩个肉球也蹦蹦跳跳。  我低头一看,坏坏的摸了一把。丽姐害羞的又钻被窝了。晚上疯狂的人,白天有时就觉得是梦,我就经常这样。  “昨晚那么……”  “行啦,王岩怎么了”丽姐打断我。  “丽姐,要昨晚你是因为害怕才做我女朋友,那……”我心里很难受,但不说出来跟难受。  “你想的美,睡完就想跑啊”丽姐觉得刚才有些敏感过头了。  我听到这,一下子又扑向全身赤裸的丽姐。这种真实的感觉和晚上是不同的。  “我还以为你昨晚就是男人的一时冲动呢”丽姐在我身下说。  “丽姐,我不是那种人的”  “我相信你了,王岩到底怎么回事啊,老公?”  “王岩估计没有死,我一会出去一趟,对了,老板要问,给我辞职吧,我感觉暂时我上不了班。”  “没事的,你就算半年不去,我也能帮你顶着的”  “我不想让丽姐为难”  “怎么还是丽姐啊?昨晚不是都改称呼了啊,”丽姐害羞道。  “小骚货”  “滚”  在丽姐的愤怒吼叫中,我滚下了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