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集市熟妇—1
集市熟妇—1
 
今天趁妈妈出去买菜的空挡,我又溜进她的卧房,准备再偷些零用钱花花…。 最近,不!应感说从去年的什么时候开始,妈妈突然开始限制我的开销起来,对 于我们这样能住在独立花园别墅里的家庭来说,显然有点不可思议,所有的零用 钱居然都要通过做家务来赚!仔细想想,难不成是搬来同住的姨妈…… 

我胡思乱想着摸进妈妈的卧房,熟练地掏出偷配的钥匙去开挂画后的保险柜, 姨妈是去年和姨夫离婚的,因为那男人有了新欢。“孤身女人无聊地活一辈子, 不如纵情一阵子”姨妈离婚不久就搬来和我们同住的,这句话是她常挂在嘴上的 口头禅,难道妈妈因为受姨妈的这话影响而狠我?不像啊?我不是女人,我有妈 妈,有姨妈,我哪来的孤身?况且纵情一阵子和我的零用钱有屁关系啊?…… 

我糊着脑子打开保险柜,悄悄拿出里面的皮夹子,打开后取了一踏牛皮纸包 揣在兜里。100 张大钞是多少?1 万嘛,够我3 个月的用了。我不是那种贪心爱 花钱的人,其实我的零用钱有一半在和朋友投资着一个叫做‘刨冰者’的会员制 俱乐部。但没让妈妈知道。 

晚上吃过饭后撒谎了个慌,约了同是会员兼创始人的刚回到会所,“最近手 头紧,添置设备的事情进度拉长些吧”我和刚说,“是啊,不过最近好象出门的 理由特容易别通过似的”刚的话把我惊了一下!是啊,我怎么没注意到!“你说 咱们两个人怎么一个样的遭遇?突然家里都不给钱了,然后又同时变地撒谎容易 了,也太偶然了点吧?”“就是就是,我发现最近妈妈在攒钱似的,还拉了一个 离婚下岗的老同学来家里养着,也没听说那女人和妈妈有什么特别关系啊?怎么 那么照顾她?”“又离婚又下岗的,没那么夸张吧!?”我突然对那个下岗女工 有种特别感觉“她多大了?”我问到,“30多,是妈妈的学妹…”刚想了一下 “那大概30多了”“恩”…… 

我们一搭一唱的来到郊区干妈留给我的别墅里,这个别墅的女主人本是一个 ‘年芳’39的女寡妇,虽然年龄偏大,但却面容娇好,细皮嫩肉的。现在,那具 丰韵的肉体已经成了我们俱乐部里成员的公共宠物,这座别墅也秘密过户给了我。 

我俩来到园子里,今天并不是聚会的日子,所以只有我和刚来搭理日常事物。 我们绕过林子来到干妈的墓碑这里。对干妈的墓碑,她在法律意义上已经是个死 人了,当然是‘手段’的杰作,其实这里是通往地下会所的入口而已。 

这件事说来有些话长。干妈也是这个俱乐部的创始人,当时我们三个人决定 开创时,干妈就积极联系来不少母亲级别的女性,这个会所的一些成员和其她女 性人肉反到是后来被这些做为肉畜的妈妈们拉来的。俱乐部成立后,干妈为了保 密,假冒的死讯,秘密建立了这个底下室,因为来的女人们大都是和丈夫商量妥 协或者单身,也就没有被外界得知。我本来以为她们把会所告诉自己丈夫会惹来 ‘横祸’,没想到,那些丈夫巴不得这些母畜被弄来这里处理掉,他们也乐得再 觅新欢,换得勤快的还不时把合适的旧欢也送来,甚至有些不知道哪里知道消息 的女人也不时发信息要求加入,但我们却很谨慎,怕有公安的卧底,毕竟这里的 一些秘密在这个宁可把人烧掉也不加以珍惜利用的‘人道’社会里是所不允许的, 奇怪的是自杀、杀人、判死刑却是正常的……,活人都不珍惜,却珍惜死人,尊 重人权,却不让活不下去的想了断的人死亡。我和干妈都很郁闷这些事情,也许 因为这样,我们才如此有缘吧? 

说到干妈,她也就顺理成章地成为了这个俱乐部的‘吉祥物’。而最近我们 正塔轮如何把这只有意义重大的母肉长久保存下来,活人是要衰老的,唯一办法 当然是做成标本,而如何做,做成什么样却有点分歧:因为有人喜欢皮肉,友人 喜欢骨骼,还有人想要食物,众口难调啊!毕竟干妈的肉体只有一条,而且也不 能拖了,她已经39了! 

来到会长室,我和刚做下,干妈裸体坐在我俩之间的桌子上。我打开电脑, 今天有两件事,准备过滤下申请做肉畜的女人,大的、小的、一家子的、已经积 攒了不少,起初大家并没有要壮大会所的意愿,成员也没有再增加,我们不是一 个以宰杀女人为乐的俱乐部,其实最初目的只是为了安顿那些因为没了依靠或者 被抛弃而厌恶外界的女人,让她们用来归宿和避世的,毕竟这里比外面残酷的世 界简单多了。可能因为整天裸露着肉体的缘故,时间的痕迹越发刺眼。慢慢有人 开始感到不甘心甚至恐惧,就有人提议想要最大限度利用自己的身体纵情一番, 就像姨妈说的“孤身女人无聊地活一辈子,不如纵情一阵子”那样。想要最纵情 和最大化利用它们自己的身体,就只有冰虐致死的方式了,渐渐的俱乐部便配置 了各种屠宰刑具。因为不断有年龄大的女人要求被宰掉,空出来的位置就当然要 有新人填补。原本不再加收成员的规矩也就进行了相应的变更,会员不再增加, 但自愿来这里的女人则有条件的接收。 

我看着电脑里的资料,一共51个女人要求加入,形形色色,从被抛弃的情人 到没有生活来源而心灰意冷的下岗女工应有尽有,这不是我们要考虑的,因为脱 光衣服后的女人根本没什么身份分别,但是有另外两处重要的事项必须注意,一 是当心公安的女卧底;二是对于那些不漂亮或者身条不好的女人要谨慎考虑,因 为这里的肉畜们始终赤身裸体,女人肉质的对比就非常明显,许多不漂亮的女人 来到这里没几天就因为自己的品质而极度自卑。 

“这个标本如何制作才能满足大家的意愿呢?要求都不同啊”刚趴在干妈的 大腿上翻弄着阴户,有声无力的发表让人头大的开场白。“是啊,有人喜欢骨头, 有人喜欢肉,有人喜欢内脏,还有喜欢食物的、喜欢惨肢的、喜欢整体的……那 里可能都满足?”干妈头一次发觉自己的肉体不够分的。“……”我没理会他俩, 在我看来分辨电脑里那些真真假假的申请名单更让人头痛。 

突然,有3 个名字把我惊了一个激灵!电脑里赫然写着母亲和姨妈的名字! 还有刚的母亲!不会这么巧吧!重名吗?我的脑子飞快的转着,真么会?如果妈 妈贞德想在这里结束生命又为什么要攒钱……我人一下被惊得精神了,脑子却糊 了。“刚,你来看这几个名字!”我催促着让大家过来看,刚一把抢过鼠标迅速 打开四个人的资料,有一个我不认识,但其他四个人已经不用多做解释了!这名 字、日期、相片…… 

怎么办?按条件四个女人绝对算得上极品,但如果同意她们入会就等于揭穿 我和刚的身份!妈妈和姨妈能接受吗?!虽然我不在乎妈妈和姨妈的加入(因为 这里并不是以屠宰为目的的性质,妈妈来了也未必要死),但想到妈妈认出我的 情境……何况,我不知道能否接受了看着自己的母亲被别的伙伴玩弄的样子,我 们这里有2 个成员是这里2 只肉母的孩子,但考虑到道德问题,他们的母亲从来 是归别人料理的,虽然妈妈们已经彻底放弃尊严,无所顾忌,但孩子们并不忍心 虐待屠宰自己的妈妈。换句话说,妈妈一旦加入,就是别人的肉畜了,她仅有选 择自己生死的权利,却不能决定自己被主人如何玩弄虐待,包括活体肢解,总之 只要那个主人在没得到妈妈同意被屠宰前保证妈妈不死的前提下可以任意处理她 的肉体,就算做为会长的我也不能干涉。 

我和刚像柱子一样立在那里,后果大家是知道的。不让她们加入吗?成员里 已经有人贡献出自己的母亲和亲戚了,我们没理由搞特殊!眼前的这四个女人的 肉体品质实在没办法让我们找借口拒绝她们入会,她们确实美得让找个牵强附会 的理由的机会都没有。“你想让妈妈加入吗?”我莫名其妙的问了一句,又像自 言自语,“我尊重妈妈的选择,只要她愿意,何况她的身体如果就那么老死掉实 在太浪费了”刚说的是实话。我也很想欣赏自己母亲和姨妈的美丽肉体,但是我 知道其他人是不会仅仅用艺术的眼光来欣赏的,何况大家又喜欢残缺美,欣赏够 了健全的肉体后肯定会或体切割妈妈的。“没关系,你妈妈既然知道这里,一定 也了解这里的规矩,我想她是愿意被处理的”干妈说到,“您怎么知道我的想法?!” 我惊讶于干妈的眼光,“傻瓜,你自言自语都不知道?”干妈笑着用裸臂勾住我 的肩膀卧在旁边的桌子上。那么就让妈妈加入吧,我也不想辜负了她的心愿。我 在给四个女人发了确认信后,回过头来问到“认出我们怎么办?”“放心,她们 既然愿意来,肯定不排斥这些的,而且到时候,她们也没有资格教训咱们了,不 过是会很尴尬的”刚说到最后也有气无力的样子。 

“你们不如先回去试探下她们,观察观察情况再说,实在不行,只有和别的 成员商量,先剖掉她们的眼睛和儿膜了”残忍,我听到干妈的后半句话,一瞬间 有这样的感觉,但这确实是无可奈何的最后办法了。我想还有5 天时间,我想也 许可以做些什么,让局面不会那么尴尬。会议似乎没什么进展,我们准备就这样 结束算了,我带着干妈回到卧房,突然脑子不知哪里来的灵光。“有了!”我喊 到,立刻把干妈摆在床上丈量起来“可能有办法满足纪念碑的要求了”“是吗?!” 干妈的眼睛亮了起来,她很想知道我是怎样利用她唯一的肉体却满足所有人的要 求的。“也许不会照顾周全,我尽量从大局考虑”我不想过多铺设直接切入了自 己的想法“对于您的肢体,可以仅剖开体腔而不是肢解,这样可以首先照顾到囫 囵和惨肢两中截然不同的要求,然后将你的肚皮翻开,胸部的骨头和小腹的内脏 就可以露出来了……”“那体腔呢?有人喜欢看体腔”干妈的身体微微颤抖,看 来她也开始兴奋了,下体的阴户明显湿润起来,我在那丰满肉嫩的洞口很摸了一 把,然后沾着干妈分泌的体液在她结实白皙的身体上规划起来,我把干妈分泌的 蜜汁从她的阴户开始抹到脖子“这样从你的正面彻底剖开,肠子可以耷拉出来或 干脆去掉,这样体腔就露出来了,至于内脏部分,可以镂空上半身胸骨之间的部 分肉,让心脏之类的内脏透过胸骨暴露出来,至于喜欢食用的会员,我们可以先 把你的肉体蒸熟后做成仰躺在盘子里的姿势,然后做成标本!至于具体的姿势我 会随后设计一下。”“性器要暴露得充分点”“妈你就放心吧,”我搂着干妈的 身体吻了一口“我最喜欢您的性器了,怎么会不考虑呢?您的性器官我考虑把它 们完整的留下来,性器太小,不适合做解剖处理,原原本本地连在您的肉体上, 这样就不会显得零碎了,毕竟是做标本用的……”………… 

第二天,我和刚赶了个大早去学校报到了以下就溜了出来,对于如何把熟肉 做成标本,我们没有把握,熟肉是很嫩滑的,单保持形体姿势就很麻烦,况且大 家并不希望用干妈肉体做出来的俱乐部纪念碑是被封在一块方方正正的大玻璃疙 瘩里。除了商讨具体的工艺流程外,还要买不少制作用品,俱乐部里的都是中等 材料,但纪念碑当然要用最好的了。除次以外就是如何试探各自母亲的态度问题 了,我直到现在还没什么好的办法,“不经意的让妈妈察觉到?”虽然可行,但 后果难料,既不暴露自己有能套出母亲态度实在太难了。我们挑选了部分用料后 本来要回别墅会所的,竟然不自觉的走到自己的家门口,算了,明天再带回去吧。 虽然才下午3 点,但我实在没心思跑路了,先回去睡个大觉再说。 

进了家门,一头撞见了姨妈,愣在那里,突然觉得很别扭。“正,你回来啦? 这么早”“恩”我哼了一声,迅速的编排起谎话来,“你有空去你妈妈卧室的电 脑上转转,她说晚上有些事情想和你商量”姨妈并没理会我逃学的事情,转身回 房间去了。我随手把手里的东西扔在餐厅就进了妈妈的卧室。新里明百晚上他们 要说什么,那通过认证的确认信是我发的啊!但或许从妈妈的电脑里能了解些别 的什么?或许能看到她的态度?我没料到妈妈和姨妈这么主动地就把消息透露给 我,他们不怕我接受不了吗? 

我立刻给拨了电话,打开电脑,上qq联系到刚,接着翻出妈妈的记事本看了 起来…… 

“正:妈妈最近可能不能再照顾你了,因为想和你的姨妈一起去一个地方, 说出来希望你有心理准备。首先妈妈和你的姨妈操(淫色淫色4567q.c0M)劳半生,风华正在流逝,已经 在尔谀我诈的世界熬到现在,积累的压抑实在太多了!再这样地老死掉,实在浪 费自己的身体,何况不能纵情一下,再长的生命有有什么意思?人最可怕的是混 混僵僵的过一辈子,妈妈追求财富、名利到现在,最近才发现人最本质的需求… … 

人也是动物,再智能也始终会有最原始、最根本的欲望,不论创造多少物质, 也只不过是这种本质的膨胀或变相表现而已。但现在我发现变相的需求和太多道 德枷锁迷失和抹杀了人们作为人最需要的东西…… 

说了这么多,其实妈妈现在最想做的就是抛开那些庸俗的道德伦理,用生命 和即将老化的这身躯壳给自己留一个激情的记忆。你要有心理准备,妈妈和姨妈 是要去送死,就是去参加一个玩弄和屠杀女人的俱乐部,已经平淡地活到现在, 知道再平淡地活到将来的可怕,尤其想到死亡,既然是死,痛快的被弄死总比无 知无觉的死掉有意义吧!所以决定去做肉奴,趁自己的肉体还有丰韵时激情地死 掉,也省得拖着年迈的躯壳看着钟表等死那样悲惨。 

有什么想法你可以等我回来和姨妈一起商量。这两年给你存够了生活用金, 昨天接到了同意入会的通知信,这两天就要出发了。本来考虑到把自己和姨妈的 肉体给你处理的,但不知道你是否能接受这样的观念,又想到自己的肉体被亲生 孩子玩弄,总有点怪怪的,看来还是被世俗印象不浅,显然没有大恻大悟。当然 如果有机会,我和你姨妈真的很想被你亲手解剖处理掉,俗话说肥水不流外人田 嘛,给自家人弄司怎么说也多一份亲切感,但是那个会已经不接受屠手会员,只 接受女性肉畜了,可能考虑到肉畜的数量有限吧?看来妈妈只能被别人屠宰了, 以后也要跟着主人住在别人家里或者永远留在回所里直到被处理掉。妈妈知道这 样对你不公平,妈妈和姨妈这样丰韵的肉体,却不能送给自己的儿子尽兴……不 过妈妈已经联系了几位其她有共同爱好的密友,她们同意一旦没有通过那个俱乐 部的认证就随时可以把自己的肉体送给你任意使用,只要你愿意。 

好了,有什么都等到晚上再说,等我……“ 

我看完妈妈的留言,既兴奋又失落,兴奋的是原本害怕的结果已经不存在了, 但想到这么好的母亲马上就要随时死掉了…总是不舍得。如果妈妈被宰,我恐怕 是连她的头颅都得不到的,我下决心不管妈妈和姨妈归谁所有,我一定要弄到她 们的头颅做纪念。突然,我有个想法,立刻给刚发信息,我准备用妈妈和姨妈交 换他的妈妈和那个下岗工,我想他也一定想要回自己母亲的头骨,将来甚至可以 将母亲交换回来亲自屠宰,这样就可以满足妈妈的愿望了! 

是亲出奇的顺利,刚的母亲也极希望将来可以死在刚的手里,希望自己的可 口肉体可以被自家人料理品尝。我们一拍既合。乱伦虽然不齿,但屠宰却没有道 德限制,何况死在别人手里毕竟不如死在自己人手里那么心甘情愿吧?…… 

“你是成员吗?”姨妈的声音突然出现在背后,吓了我一跳!原来她什么时 候已经站在我身后了!我和刚的对话被她一一看在眼里。虽然我知道了她们的态 度,但心里仍然没底。没有吭声,“这下好了,我还以为只能死在别人的手里了 呢!”姨妈的态度让我大松口气,看来事情并非想象中糟糕。 

“可就算是这样,按规定亲人间是不可以乱伦的,最多只能屠宰而已……” 姨妈的态度反到让我有点不知所措。 

“没关系,没影响的” 

“啊?”我夸张得大叫一声,怎么会没影响?难道她们打算进去就被屠宰?! 

“我是说我和你没影响,咱们不是直系亲属,我被你摆弄说得过去”我感觉 姨妈的理由有些强词夺理,但似乎又不无道理。虽然我也舍不得把家里的女人送 给其他会员宰割,但幸好有刚在做接应,怎么处理家人还是有得商量的。 

晚上母亲回到房子里,我干脆一五一十的说出实情…… 

“这样可以吗?等我成为肉奴前和你断绝母子干系,这样以来没什么道德约 束,我就可以归你了”妈妈突然出起馊注意来,虽然我也想得到自己家人的人肉 的处理权,但这样也太勉强了,虽然似乎可行,但没有先例又无标准,敢不敢尝 试自己心里也没底。还是和刚换的好,稳妥些。 

妈妈有些失落,我赶紧安慰她说我是把她和姨妈交换给刚,将来要屠宰的时 候再换回来不迟,只要不是俱乐部里的共享肉畜,是可以带回家自行处理的,大 不了到宰割的时候我去刚家主刀,况且他的母亲也想把肉体给自家人食用,肯定 会同意的。妈妈听到可以这样才缓和了神色,不再多问。 

突然门铃响起,一看是刚在外面给我招手,那小子这么晚了来干嘛?我疑惑 地下去开门,打开门后刚一脸坏笑地说给我带了礼物来!“什么狗屁礼物,不要” 我用门板去拍那小子鼻子,倒被他的爪子给顶住了。 

“你看后面”刚顺手一指,原来是阿姨和另一个不认识的女人,瘦瘦的,但 很漂亮,身体一看就很结实,运动员的那种。我当然很聪明,马上就猜到是他母 亲的那位下岗女同学了,看来这小子是来换人的。天又不冷,怎么两个女人都裹 着拖地的大衣?! 

我把阿姨和那女人迎进房里,既然她们马上就是肉奴了,我也不用照顾礼数, 当面就对刚喊起来“你小子把自己亲妈送人也送的这么积极!还嬉皮笑脸的!” 

“行了,这是我和妈妈商量好的,既然要享用,赶早不赶晚。反正屠宰的时 候要换回来的,我妈只是想我能尝到用她肉体烹饪的食物” 

“我还想留我妈和姨的头做成装饰品做纪念,你可要给我保护好,弄破了看 我真么抱负你”我有点舍不得母亲和姨妈,但现在已经没余地了。 

“放心,先说好,母亲的肉体要给彼此留个完整的,另一个可以随便怎么样?” 

“放屁”刚那小子也太滑头了,我给他的是姨妈,好歹是自家亲戚呀!他那 个女人只是老妈的旧同学。这条件也太过分了,何况姨妈也一直想被自家人宰了 呢。 

“都留全身”我可不能让步。 

“晕,那不是怎么处理都不行了?”最后我们商量好,刚可以活体肢解姨妈 的四肢,但姨妈的头和胴体要留下全的,那个女工的肉体同样平郑颐歉髯匀∠ 不兜牟课皇秤檬詹亍? 

我带着母亲和姨妈来到餐厅,阿姨和女工解开穿着的大衣,里面居然除了鞋 子再没其他衣物,光洁白皙的肉体上连杂毛都没有一根。 

“妈妈知道你喜欢光溜溜的肉体,就让我把她俩的体毛去净了,头发和眉毛 给你留着” 

安逸和那女工也不避讳,脱去大衣鞋子,直径走过来和妈妈她们攀谈起来, 接着妈妈和姨妈也脱去衣服,4 条光滑的肉体一起上了餐桌。 

“来,小刚。阿姨的肉体现在归你了”妈妈晃动着丰硕的奶子卧在靠近刚的 桌子那头,姨妈也把身子挪了过去。刚想用手抓妈妈,有有点拘束,由于了几下 没动手。那是当然了,自己平时串门常见的阿姨突然光着身体说可以任自己摆弄, 换了谁都很难适应吧?我也不好意思当刚的面捏阿姨的肉体,幸好有个不相干的 女工,一把抱了过来,女工的肉体没有想象中瘦,只是不丰满罢了,但该大的奶 子和屁股一点不比妈妈的小。 

我揉捏着女人的脖子,那是我很喜欢的部位之一。眼睛在妈妈和姨妈的身上 游走,这是我第一次看到妈妈和姨妈的裸体,刚也是吧?他也盯着自己的母亲。 两个将要失去母亲的人不免有种失落感。 

“这样吧,我知道你们有点舍不得,今晚就最后把自己的家人欣赏一下吧, 以后可能机会也不多了”阿姨的提议很实在,在会所那里虽然可以看到自己母亲, 但是决没办法仔细欣赏了,因为她们在忙着被别人摆弄,因为在会所里,所有的 女人都要拿出来共享,惟独不可以动自己的妈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