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集市熟妇—2 完
集市熟妇—2 完
 
“我们各自拍写照片留念吧,给妈妈拍写真总不算乱伦吧!”我转头去拿摄 象机,眼角有点湿。“好,我把她们挂到客厅去”背后传来刚的回应,今天要给 妈妈和姨妈拍一组最美最全的写真,我暗自发誓。 

我们家的客厅是跃层的,地板在一楼,天花在二楼,我而楼栏杆位置垂下几 条铁索,用来吊挂人肉用,然后扔给刚两捆麻绳和几个撑子,夹子和胶带之类的 道具,然后下楼开始摆弄起对方的家人,因为没有什么血缘关系,也就没什么道 德限制,既然要拍就很认真地困扎起来。 

我们人肉吊在栏杆下面,然后给起各自的母亲拍摄起写真来,从此以后就只 有着些片子可以纪念妈妈了,两个人都拍得很认真。 

为了方便,我的姨妈和妈妈被刚绑着手腕吊在客厅中央的水晶吊灯下面,凌 空悬着,脚趾离地大约有一米多点。我则把他的妈妈和女工挂在二楼走廊的栏杆 下面。 

第一次如此放肆地看到妈妈和姨妈美丽的肉体。以前最多也只隔着睡衣看到 过,但那时并没有什么邪念,只是羡慕她们如此美丽而已,但现在这两条光滑细 嫩的肉体悬在这里,却实在撩人魂魄。我由远到近给她们拍了一圈全身照,然后 是各个部位的特写,然后解开绳索放下这两个女人,让她们卧在雪白的羊毛地毯 上。我让妈妈和姨妈互相揉捏她们娇嫩的肉上留下的绑痕,让血液循环开来直到 肉体恢复到捆绑前的样子,我则在一边把整个过程从头到尾细心的拍摄下来;接 着让她们自由着摆弄各种姿势逐一拍摄。直到临晨,拍摄了妈妈和姨妈所有的局 部特写和各种姿势,甚至包括被制成菜肴后的假想图。接着下来我把马上要成为 肉畜的女人四肢交叠在一起用麻绳缠成肉粽,用塞子塞住口和下面的肉洞,用妈 妈最喜欢的大衣把两陀肉体包起来和刚一人一个用露营用的吊床做网兜装进汽车 的后备箱,为了避免半路上被人主义在网兜外套了黑色的塑料袋,打上从清洁车 工那里要来的‘垃圾’字样的标签,这些标签可是我们经常运送肉畜残肢的道具, 今天第一次用在活生生的妈妈和姨妈身上。 

回到屋子里,我把阿姨栓在卧室的床腿上,把女工泡在浴缸里备着。然后打 开衣柜里的暗门,把暗室里的一条私畜拖出来。这个女人是其中一位会员的母亲, 3 个月前就非常想我把她宰杀掉,我们说好在把干妈做雕塑前,用她的肉体做演 练。正好标本材料放在家里,妈妈和姨妈被送给刚后,这房子就完全归我主宰, 这下可以在家里潜心解剖着个女人了! 

我把那私畜弄进姨妈的卧室,准备把这个地方当作以后的家用屠宰场,而妈 妈的卧室就做收藏室。想到收藏,我突然想起妈妈留下的遗物,心血来朝,把那 私畜四肢张开绑在撤了店子的床上,就跑进妈妈的卧室。妈妈昨晚脱掉的衣服还 扔在床上,我顺手拿起来欣赏,发现其中夹了一封书信,打开一看竟然是妈妈留 给我的几个女人的联系方法!我心中窃喜,跑到电脑上察看她们的资料,发现肉 质均属上等,但因为每次批准的人数有限,只好割爱了。“妈妈不是说她们答应 可以归我所有的吗?不如……”我急忙联系那6 个女人,4 大2 小其中还有2 对 是母女。 

接通那6 只女人后,他们没有多说就欣然接受,答应晚上就到。我又赶紧同 志刚,有好事当然要和朋友分享了!但就在正要和刚宣布好消息的的时候,刚却 先抢着发言了:“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总之是你必须知道的消息。” 

这小子就爱装严肃,我根本没在意“挨个说吧……” 

“好消息是…,恐怕要有肉吃了,一只皮皙肉嫩的女人,40岁,脂肪适量, 肉质又好……” 

“行了,说坏的?”我突然有不好的感觉,那小子总是在出事的时候先不遗 余力的把好事狂吹一通。 

“……,坏的是那女人就是你的姨妈!回来的时轧的垃圾袋太紧,姨妈被窒 息了,你看是要抢救呢?还是?……” 

“我妈妈的意思呢?”我也蒙了,怎么早上还好端端的女人,还没来得急享 受就马上!…… 

“你妈说她们是肉畜了,就随我高兴吧,而且快死的肉畜都是用趁新鲜处理 掉的,还没有被救活的……” 

“那把她弄过来吧,一路上记得保持她的昏迷,晚上我会验收6 只妈妈留给 我的私畜,本来想叫你一起享用的,看来还是先用了姨妈吧”我想既然姨妈愿意 做私畜,也因该愿意被照规矩处理吧! 

“怎么保持啊?要么一会自己死了,要么就缓过气来” 

“要是醒过来,你用东西勒住她的脖子,别勒死,只要让她通气不畅就可以 了,如果死了,就带尸体来” 

“好,等我”电话断了。 

刚带着姨妈进了屋子,姨妈仍然被捆成肉团的样子,一些被麻绳勒得一块一 块地突起的白皙肉体因为血流不畅变得有些发紫。姨妈的脖子缠着一条领带,松 紧恰到好处,把半昏迷的姨妈勒地张开小嘴虚弱的喷吐着游丝一样的女人香气。 因为气息不够,姨妈的眼睛半闭着,眼珠子在眼皮下面来回翻转,捆绑着的肉体 微微抽搐,手脚的指头拼命的用力抓动。 

“怎么处理?说好宰杀权归你的” 

“凌迟吧”我说着扳起姨妈的脑袋看了一眼,看来半昏迷的姨妈应该对痛觉 不甚敏感,再加上被绳子捆绑着,神经受到阻碍,这样正好,姨妈不会因为疼痛 或者失血过早得死去,可以肢解得更持久些。我和刚架好摄像机,准备拍摄姨妈 被活宰的特写,这可是以后回忆时姨妈时仅有的纪念品之一。 

我捞出浴室那个女工搁一边,把姨妈放在水盆里打上浴液用刷子清洗。首先 吊起来,扳开姨妈的屁股,用钩子钩住肛门把那个肉洞尽量扩大;由于姨妈阴户 的肉非常嫩,就用撑子撑开;然后揪住姨妈瀑布般的秀发向下一拉,姨妈的嘴被 冲着天花大大的张开,我解开姨妈脖子上的领带,拍了拍美嫩的脸庞,没有醒过 来,看来可能是因为缺血,大脑仍然供氧不足的样子。不管了,我有种感觉,可 能吃不到姨妈的生肉了,算了,活着的还有我和刚的妈妈、那女工、晚上就自投 罗网的6 只私畜、会所里的集体用人肉…… 

说了半天借口,其实是我等不急了,看姨妈的样子再下去肯定脑缺氧死亡, 而且姨妈的身体实在太柔肉嫩了!我急切的想要品尝一下。必须先清理内脏,我 在姨妈的小嘴上插进一个漏斗,用水灌起肠来,因为姨妈在半昏迷状态根本无法 了解状况,一通盥洗立刻把这个肉球呛得挣扎起来,我用胳膊搂住姨妈的肉脖子 固定好位置继续盥洗,姨妈被捆成团的肉体开始剧烈地上下颠簸挣扎,我停下手, 姨妈的嘴把呛进肺部的水从嘴角咳了出来,我静静地欣赏了一会这个晃动着的美 丽人肉在空中摇摆的舞姿,然后继续灌水,但这次并没有停下来给姨妈喘气的机 会,没过多久姨妈靠在我肩膀上的头颅突然剧烈磕了几下从鼻子里喷出几股水柱, 眼睛突起,身体剧烈抖动了几下后全身瘫松了下来,姨妈被我挂在空中活活呛死 了。原先下体被掰开的肛门和阴户并没有喷出太多废物。我用胶管桶进肉团的肛 门和阴户,深插了几次直到再也插不进去为止,然后向胶管里注水,并拔掉原先 固定肉洞的钩子个,姨妈尸体的洞穴因为死亡已经松了不少,着下被撑的比2 个 可乐罐还大。然后我去掉嘴里的漏斗,继续用水忘尸体的体腔里灌注,差不多后 停停下来,用钩子固定好姨妈下体肉洞的大小,抓住2 根粗大的橡胶管猛得一拉, 姨妈体内的粪便和尿液随着灌进去的水一起被喷了出来……。接下来再用水从姨 妈尸体的小嘴唇里灌入时,下面的两个肉洞就很顺畅的把水排了出来。直到确定 姨妈内脏非常清洁后,我用绳子扎住姨妈的脖子重新悬挂起来,然后用刀子挑开 捆绑尸体的绳子,原先的肉团突然展开蹬下来,硬生生地把姨妈的脖子咔啦一声 拽长了一倍。姨妈失去颈椎支撑的头立刻和四肢一起耷拉下来随着整条尸体转着 圆圈晃动,美丽的头发顺着头垂下去,露出姨妈的脖子,因为脖子被拽断的缘故, 绳套紧紧地扎住脖子柔软的肉和气管缩成了一个结,看上去几乎不能承受姨妈丰 美尸体的重量。 

我先给姨妈盘了个发髻,然后摸了摸姨妈的屁股,仍然那么肥美。眼前的这 具尸体已经是条肉块了,原来的姨妈已经随着生命一起去了天堂,而现在如果再 玩弄这条死尸已经不会再有什么道德限制,就好比如果妈妈被换了其他女人的大 脑后,就算拥有妈妈的躯体也已经是别的女人了。因为不管什么身份的女人,都 只在她活着时才有特定意义,一旦死掉了无论什么身份的女人都只是具肉块,所 以对矮去女性长辈的肉体执行如火葬、肢解、烧烤、标本等任何处理都是在道德 规范允许之内的。 

我先在姨妈的脚心剜了两个洞,让姨妈尸体的血自然留出体外。同时从后面 用双手按住尸体的肩膀,用肉棒插进尸体的阴户猛烈地抽插起来,尸体随着我的 运动前后颤抖,因为摆动产生的离心力作用从脚心流出的血液很快被甩得干干净 净。姨妈死掉的肉体仍然那么滑嫩,流干血液后越发白嫩,有着中年女尸特有的 肉感美。我把姨妈的尸体转了180 度,让尸体两只哈密瓜大小的肥美乳房正冲着 我,姨妈的身材很好,死了后的乳房仍然挺立着,没有丝毫下垂的迹象,乳房下 面是平坦结实的腹部,我捏了捏姨妈两腿间的阴户,把姨妈的大腿分开后将整个 尸体抱在怀里,用肉棒插进尸体的阴户里,然后一手帮着肉肉的美背并拖住尸体 屁股将姨妈抱到淋浴的喷头下面,继续玩了会这只肉畜的小穴,被淋浴的热水烫 的温乎乎阴户嫩得让人爱不释手。 

得赶快解剖了,不然刚该急死了!我解开那个下岗女工的绳子,让她给我做 助手。姨妈的脖子断裂的缘故,没了颈椎支撑的脑袋耷拉下来,头发当着前胸对 开膛很不利。我把姨妈的尸体放下来,让女工抱着尸体半卧在地板上,女工叉开 长腿把姨妈的屁股搁在自己的腹部上面,用手拖住姨妈的奶子把尸体后背靠在自 己肩膀上,然后把头靠在尸体肩膀上压住姨妈的头贴在墙角。我抬了抬姨妈的下 巴,把头发揪成一束让女工咬住,用刀从姨妈喉咙向下拉到姨妈的阴户位置,将 整个尸体剖开膛,姨妈的肚皮破开,肥大的肠子立刻挤开皮肉露出体外。那女工 并不害怕,反而主动用手抓住乳房往两边拉,让我很容易得就把姨妈的胸骨和肉 分离出来,我拉出姨妈的肥肠,空出来的腹腔积了不少残留的淤血,我用手指去 扣姨妈的阴户,打算把剜掉了子宫的肉洞拉开放血出来,猛得发现肉洞有两个! 定了下神才想起来有一个还是连在女工的那条活体上的,姨妈的尸体‘坐’在女 工腹部,上下两个阴户摞在了一起。“你扳开尸体的阴户,往下拽,把血留出来” 我命令女工到,然后从姨妈的腹部伸手进去摘除其他的内脏。 

‘铃’一阵电话想了起来,刚这个催命鬼给打的“喂,你那只私畜不是早说 宰了的吗?舍不得,留到了现在啊?,捆在床上,准备怎么处理呢?这么久了还 没享用……” 

“行了行了,你是不是想弄死她啊?我留着做试验用的” 

“嘿嘿,送给我吧,这条肉母我一直想要呢” 

“那不行,给你宰了,我拿什么做试验?” 

“我用妈妈和你换还不行吗?我妈和你妈两个都给你” 

“你舍得吗?”我的心一动,没想到他开出这么高的价码! 

“舍得啊!虽然妈妈想死在我手里,我觉事物下不了手。你的妈妈,我回头 拉过来,今天晚上玩个够,明天就给你留下,不过摸要把放在回所里的那对母女 也给我” 

“好”这么好的条件当然接受了,会所里的那对母女一条17一条41,虽然不 错但和换回妈妈的肉体比起来还是值得的。 

我用手拽了拽姨妈的气管,姨妈的脑袋被连带着缩了一下,但因为头发被女 工死死的咬着,没有耷拉下来。我用刀子把脖子处的皮肉往两边剥开,露出一层 白色的肉膜,这在人肉与骨骼或者其他一些内脏、气管连接的地方通常都会见到。 肉膜下面隐约透出喉咙的影子,看起来有点发白青色,我抚摸了一下这美丽的器 官后用力一拽,姨妈的脑袋和脖子的肉突然一缩,整个气管就被撕了下来,喉咙 处成了一个有些破烂的肉窟窿。 

“你不怕?”我用手摸了摸女工的乳房,极有弹性!虽然肉体瘦弱了点,但 肉很解释,从饱满结实的乳房就可以看出来,瘦瘦的身体,乳房却不小,更难得 的是能保持如此的高挺。我又去掏女工下体的阴户,捏住两片肉褶子往外一拉, 竟然拉了很长,弹性十足,突然一松手,肉褶子立刻弹回阴户里,女工“呵”的 一声轻吟,身子一挺,肉洞收缩了几下,我立刻用指头撑开阴户,果然分泌不少 爱液出来。 

“我以前是在屠宰场工作的,平时看多了被宰杀的动物,经常和工友谈论如 果我们被挂在那里宰掉会怎样?” 

“你们很多人都希望被宰了吗?” 

“是啊,杀牲口多了,就想自己体会被宰的感觉,当然我们都会加上被性羞 辱的情节,这样更刺激” 

“都是女的吗?身材如何?” 

“恩,因为煤田都劳动,和我差不了太多,她们知道我被通过入《刨冰俱乐 部》,都羡慕死了” 

“那今天晚上让她们来这里好了,我打算举办个私人聚会。不过她们如果来, 都会立刻被宰掉” 

“没关系,她们早就等不急了,有两个都相约自杀了……我去给她们打电话” 女工抛下姨妈的尸体去集合下岗肉畜了。我割下姨妈的人头后洗干净尸体抬到餐 厅的餐桌上,正好遇到刚牵着妈妈进来。 

“我先去卧室享用下这只畜生,你弄妥了叫我”刚拍了拍爬在地上的妈妈, 妈妈双手被反绑在后背,从被捆绑的手腕引出绳头环嘴一圈后又送回手腕绑好, 妈妈的头被迫向后仰起来,原本修长的脖颈挺直得更加让人垂怜欲滴。这是我和 刚一向喜欢的绑法,今天他还特别在妈妈的膝盖间撑了一根金属棍,让妈妈的双 腿无法并拢。刚说完,继续揪住妈妈的头发往楼上牵,因为棍子的缘故,妈妈无 法跪在低上爬,只能用脚趾点着地,连蹲带趴的撅着屁股被刚揪上楼。妈妈“呜 ~ 哦…”着往前爬,张开的双腿间,大量液体从无毛的肉阴户里渗出来,我低头 仔细一看,妈妈的平坦的小腹隆起不少,刚那家伙肯定又从阴户向妈妈的子宫里 灌注蜂蜜了…… 

我目送妈妈被进了卧室,听到有人在后面喊“那条母狗的肉真好,是谁家养 的?”回头一看,李阿姨她们,妈妈说的6 条肉畜都到了。“那是我妈妈啊,呵 呵,阿姨真么不认识了?你们先去收拾下自己,晚上朋友要来开屠宰晚会呢” 

“啊?”6 条女人立刻愣在那里,“妈妈,咱们今晚就要死吗?不留着玩一 玩就宰了吗?”一个17~8的年轻女孩转头问自己的妈妈。 

“不是你们,今晚你们只被玩,不被宰,今晚有群屠宰场的女工送自己的肉 来做肉料” 

“哦,那样啊…不用准备了,你妈妈找我们商量把肉体送给你做礼物的时候 就,我们就已经开始调理自己的肉体了,还不时请教她你喜欢什么样的肉呢,保 证你不会失望”6 个女人说着进房子脱了衣服,要我像刚捆妈妈那样捆起她们来 试试。也好,我就把她们绑好了等伙伴来。晚上7 点,天已经微暗下来,草坪的 中心放着一块方形的木台,去掉头颅的姨妈被叉开四肢仰放在木台上,我和女狗 (我给那只成功入会的女工起的新代称,用来区别其它及格下岗女工)用钉子把 姨妈的爪子和蹄子分别钉死在木台子的四个角上,然后剜去乳房和阴户,接着拉 开从脖子到阴户的肉分别用铁定钉在木台板上,然后用锤子把胸骨敲随,姨妈整 个的体腔被尽可能的打开。因为今天的聚会主体是那些站在后面的20多名女工, 姨妈的肉也显然不够分,我就干脆用姨妈尸体的体腔做篝火盆了,虽然体腔会被 烧成碳糊无法食用,但四肢仍然会被烤成香酥的上等烧肉。 

因为下午来的6 条女人里有2 条嫩的,关到笼子里去了,空出来的2 个女人 位正好由我和刚的两位妈妈补上。这次我们六个人并没有亲自动手去宰女人,儿 时抱着手里的妈妈们躺在太阳椅上欣赏女工们把其中6 条自己的同伴吊起来屠宰。 我们先给其中6 条女人发了绳套、网兜和鱼叉弓箭什么的,然后给其脖子套上狗 链做猎狗牵着在草坪上狩猎其他的等待被宰杀的女工,首先捕捉到的第1 批肉畜 将作为表演道具被自己的同伴亲手肢解成碎肉,第2 批则作为食物屠宰后烹饪, 而作为猎狗的6 条女人当然会被作为玩具有会里的会友亲自虐杀消遣,剩余的嘛 …以后就归我慢慢享用了,兔死狗烹嘛。说实话,劳动出身的她们虽然皮肤保养 不及家养的,但肉体的结实耐用很身条决不亚于捆在太阳椅上的那些妈妈们。 

我们牵着女人到处抓猎物,不知道是女工门准头好还是猎物不爱跑,一会的 功夫,第1 批猎物就被可爱的猎犬或网兜着、鱼叉扎着大腿、或者干脆用手拖着 头发拉到解剖架下。然后我们回到躺椅上开始欣赏女工们的手艺和肉体。我们围 者体腔里冒着篝火火焰的干妈落座,在脚下和干妈的肉尸间是吊起来的活体人肉 和那些宰杀她们的女工。母狗则光着肉体给客人添茶倒水,她竟然想到洗干净自 己的肉体后,将杯接在阴户下面,然后将阴户挺起把酒水从乳沟倒出,沿着自己 的胴体流到阴户再滴进酒杯的方法,既漂亮又性感。原本还打算先宰了她呢,现 在决定先把她留下来做助手。 

那些女工不愧是屠宰场出身的,伸手比一般人麻利的多。她们的捆绑很简单 :先反绑女工的手臂绕过架子上的横梁一拉,6 条待宰的女工立刻在痛苦的‘咿 呀’声中双臂被拉高到肩膀吊到半空中,然后拉着绳子在她们的嘴和后脑缠了两 三圈后打了个结,捆绑和悬挂同时结束!6 条女肉由于被反绑的胳膊承受着全部 体重,痛得在空中不停的扑腾双腿,小蹄子们也用力的翘着,直到脑袋也被捆住 后才缓和了些,我估计其中有人已经脱臼了…… 

第1 批的屠宰是用来观赏的,所以不计较能否使用,以尽量精细地分割直接 和尽量长时间的挣扎存活为宗旨。我一边玩弄着刚妈妈的奶子和大腿一边欣赏眼 前的美丽景色。由于捆绑的是头颅,没有伤到脖子,窒息情况并没有出现。女工 可能是为了起到麻醉肉畜的作用,把绳子饶在肉畜的脖子上使劲勒了一阵,当母 畜开始翻眼睛后停了下来。不愧是有经验的屠宰工,她们的步骤全部恰到好处: 勒脖子到半昏迷状态后,母畜的痛觉会大大减轻,由于吊在空中,大脑的血液供 应偏少,这样做既不会让肉畜死亡,又可以长时间的保持母畜的半昏迷状态,而 以后的宰杀过程中由于血液的不断流失,母畜根本不会恢复到清醒状态,自然也 不会因为太过疼痛而死亡了。 

接着开始正式解剖。我面前的女工先用刀子在母畜的脖子下面周围划了一圈, 然后捏住切开的皮肤向上一撕,将肉畜脖子上的皮肤撕到下巴处。然后用烙铁对 着没了皮的脖子‘哧~ 哧’的烫了一圈,疼的吊在半空的肉畜一阵抽搐,两条美 腿扑腾了几下蹬到半空停下来保持到脖子被烫完,才又猛地一抽搐后慢慢地又垂 下来,嘴里‘恩呜’地哼个不停。她们屠宰母畜喜欢从上往下是有道理的,这样 血会尽量长的留在体内,延长存活时间。女工接着在肉畜的胳膊根部环切一圈后, 剖开肩膀的皮,又抓起母畜的蹄子夹到自己阴户下面,从腋下用刀将皮划挑起, 疼得那肉畜生猛的‘恩’一声,一条腿猛地抽出女工大腿的束缚在空中一甩‘砰 砰’的踢在架子上。身体也跟着剧烈抽动,但女工很有经验,这些丝毫不会影响 到女工的宰割计划,丢下剖开皮的腿后,另一条也如法炮制。接着女工来到正面, 用从姨妈体腔上篝火中取出的开始对那肉体全身一淋,然后手抓着肩膀仔细地向 下剥起来,母畜疼的双腿踌躇的蹬了几下后像蛤蟆一样把腿叉着僵直地抬起来, 全身微弱而急剧的抽搐,但却没有办法做什么更大的动作了。女工把皮剥到腹部 时,拉过肉畜的一条腿放在自己的阴户下面用腿夹紧,继续把皮向下撕,然后是 另一条腿……整个肩部以下的人皮被整张地剥下来,女工特地展示了那张人皮的 完整:她把人皮的阴户和肛门部位扎了个结后,把水灌进皮里,竟然充了个人皮 水球出来,而且滴水不漏! 

接下来屠宰架上的母畜已经没什么力气挣扎了,仅仅是在突然而至的用刀或 者敏感部位被剖时才猛的挣扎几下,多半只会虚弱得抽搐了。女工先从肩头处割 下肉畜一条胳膊,用绳子在肉畜脖子上绕了一圈,再切另一条胳膊,突然失去胳 膊的鲜肉被绳子勒住脖子掉在空中,因为没有皮肤的保护,脖子的大动脉同鲜红 的嫩肉一起被绳子磨损,鲜血猛的喷溅出来,肉畜也自然的挣扎起来,疼痛、失 血、窒息的恶运同时而至,肉畜也做出了最猛烈的抽动,全身在空中弹跳起来, 肉体大幅度的甩起来,像是荡秋千一样。但这死亡秋千并没有荡太久,很快肉体 就停止了运动,开始条件反射式的间断性抽搐,女工上去从脖子向下经过乳沟、 小腹直到阴户把还在踌躇的肉尸开膛,伸手在肚子里一拽,大半内脏哗啦一下摊 在地上,女工继续清理着内脏,突然尸体整个向下一滑,脖子的肉和喉咙被绳子 磨断,尸体的脖颈成里一条白森森的脊椎骨,绳子套着,头颅仰天搭在绳套上, 下面的肢体继续被女工分断切割,最后抓子、小臂、胸骨、脊椎、大腿、小腿、 蹄子及其他零碎的肢体被整齐地分类拜访在草地上,皮则清晰干净给我做临时的 毯子盖在身上了。 

接下来食用人肉的解剖比较简单,先是吊起,然后用灌肠,清晰干净后,用 水呛死,然后直接去开膛去内脏后肢解。当然由于我的要求,我的母猎狗把肢解 的步骤取消了,用大笼屉清蒸了一下,死掉的女工被摆成经典的肉趴形,跪匐在 盘子里,双抓搭在蹄子两侧,女尸的头颅下巴磕地,眼睛大大地平视前方,屁股 的肛门和脖子的后颈上插着食用的刀具,整个肉体在充满性感和肉香,我的那只 入会的女狗还特地叉开腿跪在一边,仰面躺下将阴户撅起,把调味的蜜倒满阴户, 用指头将蜜和女人阴户分泌出的特有液体搅拌后神到我的身前供我做蘸料食用。 真是条聪明的母狗,我越来越喜欢她了。 

第二天快中午,大家才懒洋洋的起身回家,草地上的内脏被我吩咐肉奴门就 地埋了做肥料,而剩下的骨头,我特地一副一副地摆放在草坪的一角留做纪念欣 赏用。 

现在屋子里还剩下9 条女工、2 条妈妈、6 条母畜和1 只做助手用的母狗工 18条肉,再加上回所的私畜,女人的肉体数量似乎有点过于丰富了。晚上我把妈 妈栓在床脚(因为她的卧室已经无法使用了,这样我也可以多和妈妈说说话,毕 竟现在她是条肉畜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永别……)。抱者刚的妈妈在床上边 享用这条丰美香艳的人肉,边和妈妈谈论如何规划这些死奴的事宜,母狗则光溜 着肉身在卧在床的另一边侍候着。最后决定先留下那些女工慢慢使用,而妈妈、 刚妈妈和几位妈妈专程为我联系来做肉奴的朋友(那两条小的要先关着驯养几年 后再杀)。按先玩宰刚妈妈→妈妈的朋友→虐待切割(不含性乱伦。但死后的尸 体已无身份意义,除外)…顺序逐个宰杀掉,大致时间分别定在元旦→春节→元 宵左右。前面这段时间则用来调教女人和制作干妈肉体纪念碑的实验、规划等事 宜。 

但回所里的一位私奴最近总是申请被虐宰,本来想用她做试验,但她却强烈 要求被吃掉,让人很是郁闷。好吧,我只好把试验暂时交由全体会员参与,这样 就可以用申请了处死要求的公共奴隶做试验品了。而我既要主刀试验,又的赶快 完成这只畜生的屠宰……终于,我在放假的第一天决定狠狠地虐吃了那条母狗以 示庆祝。当天聚会结束后她和会员之一的女儿(会里唯一的女生,据说佳丽有几 个远亲男供她宰割,但会里不收公狗,她总是和我们一起宰母的,有时候也会即 兴脱光了献舞助兴。因为人缘好大家破例收编的)打了声道别招呼后就来到我的 家里。 

我先把刘妈妈(因为那女还姓刘,刘妈就成了这只奴隶的代称)浓密黝黑的 头发用绳子绑在一起,从 2楼走廊吊在栏杆下面,然后回到一楼,悬挂在半空的 刘妈妈伸手把她的女士西服脱去,然后解开里面的奶罩,露出肥硕的大奶子,如 果说妈妈和姨妈的奶子只有哈密瓜大小的话,刘妈的奶子就可以称呼为西瓜了, 因为丰满的缘故,奶子有点下垂,但并没有和下面的肉叠在一起,应该还算是挺 立着的,虽然胸大屁股大,但并不肥壮,属于经典的葫芦形肉体。母狗女工弄来 带水喉的橡胶管插入刘妈下体,我用手除去这只猎物的短裙,里面没有内裤,被 剔光的高耸阴户贪婪地把半个水喉都吞进去了,小腹被女工灌的像怀孕一样,我 怕爆了,给她的肚皮扎了圈绷带,示意我的母狗再给刘妈的肛门里多灌些,就在 母狗把水喉从刘妈这条肉畜的阴户里拔出来的一瞬间,因为子宫里的水实在太多 的缘故,竟然喷了出来,我干净用块白布子给她把阴户塞起来,本来那是用来堵 嘴唇的,现在堵阴唇了。加了水后的肉体显然是头皮和头发无法承受的,这母畜 生开始痛苦的呻吟起来,母狗指了指她的头发。我也意识到了,但看情况一时撕 不了,就让女工狗狗加快速度给刘妈上午肉体清理汗毛。 

好不容易清理干净体表后,母狗拔掉塞子,刘妈妈立刻从前后两个肉洞里射 出水来。因为刘妈妈是一直关在会所里的,那里的母畜生每天饭后过了消化时间 都必须互相做灌洗,时刻准备供应自己肉体的,所以基本没真么麻烦就把里外都 清理到食用要求的卫生程度了,惊讶得旁边几条看热闹的母牲口惊叹不已。我看 总掉着头发没办法处理喜欢的女人脑袋了,也不想刘妈美丽的头颅被撕一块,那 样就无法收藏了。灵机一动,放下母畜让她四肢着地狗趴在那里,用两股绳子绞 在一起然后引出绳头,让狗狗揪只肥美的乳房望下拽着,用绳子在乳房根部捏套 了个圈,但揪了一下,有点松,绳子划到了乳房中间。我干脆让狗狗用两手使劲 捏只一只奶子根部拉,然后重新绑了一遍,着下终于结实了。我们又重新吊起刘 妈来,刘妈这次被挺胸仰头的吊到了客厅,两只浑圆的肉球在绳子的作用下像两 个大肉包子一样悬在那里,下面被绳子系住的地方突然成缩一个结,然后梯行的 连接到刘妈的胸上,肉体其余的部分就借着捆绑的乳房耷拉在空中。刘妈倒似乎 很受用。‘铃’又是电话,刘菲的,难道她舍不得妈妈了?这种事可没有反悔之 说啊。 

“我可以过去看妈妈的死刑吗?” 

“可以是可以怕你不忍心” 

“怎么会?都宰过别人的妈妈了,怎么会吝惜自己的?我没那么自私。想录 制些妈妈死亡过程留念,再有想尝尝自己母亲的肉味” 

“……。那你来吧,我可打算这么你妈妈很久呢,让她多享受些” 

“那我带宠物宝宝过去好吗?你这么妈妈多久,我就住多久,好吧?” 

“好,你随便” 

哈哈,我欣赏着刘妈的肉体,用手拍了拍她的阴户,又抠了抠屁股的股沟, 聪明的女工母狗已经用钩子把刘妈的大腿分到两边,现在正用钩子够从前面绕过 阴户去够肛门,这样吊起来的话,刘妈妈就是凭空躺在半空了。“我会当着你的 女儿活生生折磨把你这么个痛快,准备好受几天活罪吧,我会边这么,边奸淫, 然后做活体的局部烹饪,让你可以看着自己的肉体被吃掉……”我例行公式的把 临时的屠宰计划高书被挂在空中准备受屠的肉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