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请放开我妈妈大厨—1
请放开我妈妈大厨—1
 这个故事来自於一个网友今年七月初在私密区的真实告白,相信关注私密区的狼友,或多或少都有了解,题目叫《苦恼母亲怀孕了》。在得到帖子原作者的同意之後,我将他的故事进行了一个改编和创作。 我叫刘彦,今年十九岁,自打我出生的这十九年来,我想都没敢想过我会和我的亲妈妈冯梦兰发生乱伦关系。并且在我得到她之後,我发誓从现在开始,她必须,只准,也只有,我一个男人。我不允许再有任何一个男人将她染指! 如果你要问我:我为什麽乱伦,为什麽我妈妈的唯一男人只能是我?我只想决绝地告诉你:因为,我再也不相信除了我,还有别的男人会真心实意地带给我妈妈幸福! 对!就在今晚,对!就在今晚,我肏了我的妈妈。只有这样,她才能真正属於我,我才能把他从别的男人那边抢过来;只有这样,我才能满足她狼虎般的性慾,才能让她释放压抑已久的情绪。 深夜里,我走到妈妈的房间跟前,轻轻的敲了敲妈妈的门,小声的问:妈,你睡着了吗?妈妈没有丝毫的反应,似乎里面只有隐约的呼吸声在均匀的为我传递着妈妈已经熟睡的信号。 我拉了一下门把,门「滋」了一声,轻轻的打开了。我依旧轻手轻脚的走到妈妈的床头,非常的安静的看着妈妈穿着丝质睡裙睡着的样子,此刻,我已不再认为躺在我面前的是生我养我的妈妈,而是我即将占有的女人。 如果,一个尤物摆在你前面,而你只是欣赏,却没有任何的举动。我敢打赌,你一定不是一个男人,至少不是一个正常的男人。 看着妈妈那一张被岁月眷顾的脸蛋,我亲不自禁的伸出了我的手,手指滑过她的脸颊,是那麽地细腻光滑。 我的呼吸,在我触碰到妈妈的那一刻开始变得急促,手也止不住地发抖。我想,这应该是我这辈子做的最大的一件坏事,所以在十分兴奋的状态下,我还略带了一丝紧张。 当我的嘴唇已经经不起诱惑的凑到妈妈的脸庞时,出乎意料的事发生了,没想到这麽快妈妈就被我重重的呼吸声惊醒:小彦,你要干嘛!妈妈睁大着眼睛看着我,一声惊吓。 我没有任何的回答,因为我的行为已经给出了最标准的答案。我疯了似地把挣扎起身的妈妈压倒在了身下,紧紧地抱着她。妈妈强烈地反抗,她每反抗一次,我都将她抱得更紧。终於,她停止了她无谓的挣扎。 我在妈妈的耳畔对她说道:「妈妈,就让我来满足你吧,让我成为你的男人,就算为了你我今生不娶,我也要让你幸福。」 妈妈用哀求的口吻对我讲,彷佛就快哭泣:儿子,你知道你现在在做什麽吗? 我是你妈呀! 我说:妈,正是因为你是我妈,我才更要这样对你。我知道,你也需要,我想亲自给你幸福,我不能再让别的男人来伤害你! 妈妈的眼泪掉了出来,我抬起头,她含着泪水看着我,我也同样用我充满兽性的目光盯着她。然後我低下头,轻轻地亲吻妈妈的额头,亲吻她滑落脸颊的泪。 她没有反抗,也没有任何的言语,我的嘴唇湿湿贴向她的嘴唇,我们抱在一起拥吻。妈妈开始主动回应我的动作,她的香香小舌和我的纠缠在一起,肆意地在我的口腔内搅动,我一定肯定毫不示弱。 我把妈妈的裙摆撩起到腰间,一只手插进了她两腿之间,顶到了她的棉质内裤上。我一边和妈妈亲吻,一边用手轻轻地隔着妈妈的内裤抚弄着她的私处,不一会儿,她的内裤就被从她阴道内渗出的淫水浸湿了。 我坐了起来,拉起妈妈的手,放到我臌胀的鸡巴上。妈妈跟着坐起,帮我脱得一丝不挂,当她拉下站着的我白色的四角内裤时,巨大的阴茎雄起在她眼前,将她惊艳得感叹不已:儿子,你的好大! 妈妈轻轻的用手指点了点我的龟头,我的龟头受到了刺激,大鸡巴敏感得向妈妈点了点头,以表敬意。这时,妈妈伸出了舌头在我的阴囊上舔弄着,然後顺着大鸡巴一直往上舔,舔到龟头的时候,妈妈一口将她含住,她的舌头不停的在我的龟头打转。 果然,妈妈是老手了,被男人开发得淫性大发,技术娴熟。我之前的女朋友们和我妈妈,是完全没法比啊! 妈妈的舔弄让我浑身酥麻,突然,她抬起头望着我说:儿子,干我!乾妈妈! 我第一次听到妈妈说「干」这个极富内涵的字眼!这是她心甘情愿强烈要求我进入她的身体,我又怎麽能辜负妈妈的一片痴心呢!我拉扯掉了妈妈的睡裙,胸罩和内裤被我扔到床下。 妈妈呈m状仰躺在床上,大腿最大限度的张开。我握着我暴怒的大鸡巴,顶向妈妈怒放的花蕊,硕大的龟头慢慢地顶开了她充血的花唇。我向前一挺,妈妈「嗯」的一声叫,我的鸡巴完全没入妈妈的阴道。妈妈的身体好温暖,我想就这样插在妈妈的骚穴里,感受她带给我的温度。 突然,妈妈用她那恳求的语气嗲声嗲气地说:儿子,你快动啊!妈妈受不了了! 我看着妈妈兴奋的表情,一下子反应过来,开始抽动自己的身体,在享受身体愉悦的同时,我不忘对妈妈做出承诺:妈妈,我爱你!妈妈,儿子爱你!我会一直照顾你,爱护你,不会背叛你,儿子是你一辈子的男人。 妈妈听着我的告白,又哭了:儿子,妈妈现在是你的女人了,一辈子的女人,你不要辜负我。 我说:我对你永不变心。 妈妈「啊啊」的呻吟声,表示她的骚穴已经适应了我的大鸡巴,我把妈妈翻过身来,叫她爬下,屁股翘起。我喜欢狗爬式,我喜欢从後面开展大力抽插。 妈妈还没调整好,我就提起了鸡巴对准了妈妈的穴口,疯狂的刺了进去,我们的交合处响起了「啪啪啪啪」的撞击声,在卧室里回肠荡气。 我有规律的猛插猛抽,妈妈的嘴里不断地传来:啊……啊……快啊……啊……快啊……嗯……噢…儿子…不要……啊…啊…不要…那麽…用力……啊……啊… 刚开始妈妈叫我快点,然後又叫我不要用力,但是我就像是吃了春药一般加大力度,响声越来越大,妈妈的叫声也越来越大。突然,我感觉一股阴精冲向了我的龟头,妈妈高潮了。 我把鸡巴抽了出来,停顿了一会,躺在床上,让妈妈扶着我的鸡巴坐上来,还没等鸡巴完全插入妈妈的骚穴内,我便卖力的挺动屁股操干起来。 妈妈的呻吟声如雷贯耳:嗯……嗯……啊……嗯……舒服……啊……儿子……快…… 哪知,我太失败了,没过多久,我居然就累了。妈妈自己扭动着屁股,上下插动。我让妈妈从我身上下来,侧着身子,我抬起她的一条腿,侧干起来。妈妈又被我操得大叫起来:啊……啊……儿子……啊……嗯……用力啊……看来妈妈是喜欢我的大鸡巴的,是喜欢和我做爱的。我要征服她,我要征服她!第一次与妈妈做爱,我前前後後操了她快一个半小时,她高潮了三次,我们换了很多种体位,目的是我想告诉她,她儿子可以把她操得很爽。 最後,一股强烈的慾望冲上我的脑门,我知道我到了冲刺阶段! 妈妈在我射精之前疯狂大叫:啊……啊……嗯……啊……妈妈……妈妈……快不行了……啊…… 我也喘着粗气说:妈妈,儿子也快不行了…… 终於,我一声低吼,鸡巴不停的颤抖,堆积的精液像是决堤了的洪水奔向了妈妈的最深处。与此同时,妈妈再次高潮! 我和妈妈又亲吻了一会,然後睡在一起,面对着面深情的看着对方。 「儿子,你知道你刚刚在做什麽吗?」妈妈问我。 「和妈妈做爱!」我实话实说。 「谁和你做爱啦!你那是乱伦!」妈妈不同意我的观点。 我说:我没有乱伦,是妈妈你先开的口,叫我,干……你……妈妈琢磨了一下,欲哭无泪,因为我说出了真相。妈妈像是一个没有安全感的女人又问了我一句:儿子,你是真的爱妈妈吗?你是真的愿意给妈妈幸福吗? 我用手,轻轻的刮了一下妈妈的鼻梁:傻女人,你现在都已经是我的女人了,我能不爱你,不给你幸福吗? 但是妈妈很无奈的说了句:可是,可是我们是……是……母子啊! 我根本就不介意,管他妹的我们是母子还是什麽的:母子?那都是像我们一样又不能在一起的母子找的借口。妈妈我爱你,让我照顾你吧!妈妈,你知道吗,也就在刚才,我做了一生中最重要的决定:这辈子我都不结婚,只和你白头到老。 妈妈有点急了:儿子,你这样不行,你不结婚的话,我们家可就要断後了。 我说:妈妈,我可以和你生啊!前不久,你不是还和那个厨子怀过一个。这句话一说出口,我就觉得特别别扭!要不是那个该死的厨子,我也不会萌生亲自照顾妈妈的念头。 妈妈听到了我这句话,突然伤感起来:儿子,对不起,怪妈妈当时不听你的劝。 我抚摸了一下妈妈的脸庞,心疼到:妈妈,对不起,我不该提起那段伤心事。 但是,我真的很想和你有一个孩子,爱你爱得越深,那个愿望就越是强烈。 妈妈突然很直接的问了我一句:儿子,你是从什麽时候,开始爱我的? 我没有思考:应该可以追溯到盘古开天辟地。 妈妈来了句:死不正经。 我正经的说道:妈妈,我不知道我是从什麽时候爱上你的,但是,我确实是在发现了你和那个厨子的事之後,才意识到。你不知道,那段时间我有多痛苦,我想都不敢去想。因为,你和那个厨子的事情,每想一次,我的心都会破碎一次。 妈妈很惭愧:儿子,你不会怪妈妈吧? 我委屈道:怪!我怎麽能不怪呢!还好,现在你已经是我的女人了。妈妈没有出声。 我挠了挠头又对妈妈说了句:我已经原谅你了,我的爱人。那你愿不愿意接受儿子的爱,为我延续香火? 妈妈思考了很久,还是点了点头:嗯嗯!然後我们就抱在一起,安静的睡觉了。 你们现在知道了吧,我今天晚上的所作所为,一部分来自於我对妈妈的爱! 还有一部分来自於我发现了我对妈妈的爱。她是一个让我充满了保护慾望,和占有慾望的女人!但这一切的根源,还是要从那个厨子说起。 六月的一个周末,妈妈出门不在家,我因为有点事情,需要去她的房间取一份资料,哪知我在翻她抽屉的时候,翻到了一张医院的检查单,上面的结果显示,我妈妈已经怀孕了! 顿时一个晴天霹雳,把我的人都给整蒙了!看看检查时间,居然是昨天。我拿着这张纸,浑身瘫软,倒在了妈妈的床上。她都四十五了耶!她都离婚四年没有再婚耶!她都没有告诉我他有男朋友耶! 你们不会觉得,这个孩子是我的吧? 如果是在我跟我妈妈发生关系之後,你们这麽认为,我会很开心,我也很想和妈妈有自己的孩子。但是,但是,之前我连那些禁忌的事情是想都没有想过啊! 记得做得最出格的,也就是闻闻妈妈的内裤,把她的丝袜套在我的鸡巴上打手枪。 md,这个孩子究竟是谁的?我心里的疑惑夹杂着难过翻江倒海。我必须要知道这个孩子的父亲是谁! 作为一个单亲家庭的小孩,妈妈的怀孕就像是一颗重磅炸弹,把我炸得粉身碎骨。这不就是赤裸裸的告诉我,我不再是妈妈的唯一了吗?她又有人了。我在想我是不是就要失去她了? 但是,妈妈交男朋友这件事,有必要瞒着已经在本市上大学的我吗?如果他们是奔着以结婚为目的的交往,妈妈也有这个必要告诉我啊!现在连孩子都有了,都没告诉我,这是在说明什麽?这是在说明什麽?头痛得要死……因为暑假放的早,所以我现在已经闲下来了。我不想出去打工实习,所以整天呆在家里看电视,打网游,偶尔有朋友找我,我们就一起出去玩。但,现在我唯一想做的事情,就是找出妈妈的那个男人! 我妈很漂亮,本来身材就好,又经常去美容院美容,保养得很好。我在上高中的时候,妈妈就从企业里面辞了职,专程回家照顾我的饮食起居。高考之後,她和她的朋友一起开了一家餐厅,经营着她的餐厅生意,做得是风生水起,一副很忙碌的样子。 随後的这几天,我一直跟踪着我的妈妈,我发现和她在一起接触得最多的,居然是她餐厅以前雇用的厨师长--李大军!跟踪时我亲眼见到他们在一起有说有笑吃过几顿饭,他们走在街上,尽管没拉着手,但是显得十分亲密。 知道了男主人公後,我现在脑子里天天都想着妈妈在床上被那个看起来有些肥胖的厨子弄的样子,就烦躁得很。我在想,我妈会把那个孩子生下来吗? 想着想着,我就更烦躁了!我也不知道我妈会不会生下来,反正她是个挺倔强的人,以前工作中的事情她坚持了就不会改变,如果她坚持生下来,怕是没人可以阻拦的。我是一万个希望她能把这个孩子流掉啊! 再想想那个厨子,我操!我以前和他接触过几次,感觉他是人前一套背後一套的那种人。之前他还在我妈妈餐厅工作的时候,我就经常听他聊起哪个女顾客奶子大,裙子短,想干她妈一炮之类的话。我在怀疑,我妈,为什麽会选择和他在一起呢? 想了半天,我不明就里的又编出了一些理由:那个人可能是看着比较老实吧,之前我妈需要清点东西盘账什麽的都要经过他,他负责采购和清算菜品。可能是我妈和他接触得多一点,又单身多年,经不起别的男人的关心和花言巧语,然後强烈的性慾加上他们之间产生的情愫,乾柴烈火吧! 靠!靠!靠!靠!靠! 怪不得这学期我就觉得老不对劲,每次回家翻妈妈丝袜内裤胸罩一类的东西,每周都有新的,有黑色的,还有网状的。衣柜里面的抽屉都装满了。 在发现妈妈怀孕之後,我去妈妈的房间仔细的翻了翻。你们猜我看到了什麽,她的床头柜里面有一个盒子,盒子里面居然有一根巨大的电动阳具。我在她放在家的几个包里,都发现了避孕套,居然还有一个稍微大一点的挎包里发现了一套还未拆封的情趣内衣。 我翻箱倒柜,功夫不负有心人,在衣柜的最深处,我居然发现了妈妈还几双看起来像是被撕破的丝袜,上面还粘着的白色物体,显然,那是男人的精斑,她为什麽不扔掉!?为什麽要拿回家里!? 看到妈妈在她自己一个人的时候,用性用品,我突然理解了妈妈作为一个女人,独自承受寂寞的苦楚。是谁写过《爱与痛的边缘》这部小说,尼玛这个名字起得真他妈的太好了,我痛彻心扉! 有天中午,我和妈妈一起吃饭,吃着吃着她说有点恶心,就不想吃了。然後跑到了卫生间!我知道发生了什麽。妈妈回来後我问她是怎麽了,她说她这几天肠胃有点不舒服,吃点药就好了。天哪!生理都开始有反应了,她是怀了有多久了啊? 就在这件事情的第二天早上,我妈在洗澡,正好我看见她的手机放在了客厅的茶几上。我拿过来一翻,居然没有上锁,我想的第一件事情就是看短信,和各种聊天软件。谁知,第一条短信,就差点把我给谋杀了!那个人的备注居然是亲爱的,信息简单明了,内容直入主题。 妈妈:我怀孕了! 亲爱的:打掉! 妈妈:让你带套,你不戴套,我都帮你准备了! 亲爱的:做了那麽多次都没有,现在怎麽就有了? 妈妈:我怎麽知道! 这些看似责备的字眼,却像是调情的蜂蜜一般甜蜜。我知道他们很早就上床了,我从妈妈店里的员工打听过那个厨子,他早就离婚多年了,现在住在郊区的一所出租屋里。」 为了确认是那个大厨,我把抄下来的电话号码拿去问了餐厅以前跟他很熟的员工,他们不置可否的确定这就是那个李大军的电话号码。 当天下午吃完饭,妈妈穿着一件胸口带扣子的t恤出去了,晚上接近十点才回到家里。回来的时候,我发现她出去扣着的扣子现在是打开的,都看得见她的乳沟了,并且头发还乱乱的,走路不像平常那样轻巧。我琢磨着她肯定是跑到郊区的那个野男人那边去了,挺着个大肚子,怀着那个男人的孩子,被他干!妈妈,你究竟是要闹哪样啊? 这天晚上,我很清醒。我为妈妈想好了两种选择,一是和那个厨子结婚,二是和那个厨子分手。但这都是需要双向了解才可以做的决定! 为人子,我也认为不能太自私了。如果家长能在她韶华未尽之时,再遇到真爱,我们应该是祝福他们的,而不是给他们在幸福的路上添堵! 我在想,妈妈都肯为那个男人怀上孩子了,应该是喜欢吧。现在我唯一要做的,就是去调查一下那个叫李大军的为人,妈妈是二婚了,要慎重。 第二天上午,妈妈出门的时候告诉我,她晚上十点回来。我去!我没问她出去那麽久要干什麽,因为,我以前也从来没有问过她。妈妈走後,我就发现阳台上晾着的那条黑色长筒网袜不见了,但是也没见她穿,估计是塞包里带走了。 作为一个男孩,我突然好想知道妈妈和那个大厨在一起的行为,虽然一开始知道了很难受,但现在我想明白後却显得很刺激。下午我买了一点吃的,很早就赶到了郊区那个大厨的出租房那边,这些都是事先我打听好的。想着妈妈十点後才回来,不去找他会去找谁。 那个大厨租的平房很远很偏,要走很多路,附近还没什麽人。就在我摸索去大厨房子具体位置的时候,居然听到了两个没去上班,在家休息的农民工聊天。 a:我就说大军的命好吧!你看,那个女的可真漂亮啊! b:嫉妒啊!有本事你也当个大厨啊! a:我倒是想有那个本事,可是哪敢啊!还不被我那个婆娘给剥了宰了啊! b:这几个月,经常见到他们成双成对在这里进进出出。你说那个女的那麽有钱,干嘛还要在这个地方! a:不在这个地方,你能听见那骚到骨子里的浪叫声啊! b:哎!我是想听,婆娘晚上管得严的,出都出不去。 a:出不去?你没在家里这边听到过啊!叫声那麽响亮。隔了这麽远,依稀都能听得到。 b老婆从屋子里面走出来:「今天不上班在家休息,你们在聊什麽呢?什麽响亮?」 a和b相似笑了笑:「没什麽,没什麽。」 我找到了那个大厨的屋子後,在附近转悠了一下,果然太偏了,这附近的确没什麽住户,也没什麽人,虽然有几间屋子,但感觉大厨的这个就是一个和大众独立出来的屋子。大概等了两个小时吧,快六点半了,我看见有两个身影走了过来。藉着还未落下的夕阳,果然那个女的是我妈!我亲眼见证了这对奸夫淫妇进了房间。 因为这边没什麽人,我就过去趴到门那边去听着。他们刚进去,我就听见我妈说了一句:别急啊!别急啊!每次都这麽急! 话还没说完,我妈就「啊「了一声:叫你别急啊!我现在都怀了你的种了!」原来是那个大厨一把把我妈妈抱起,妈妈说了句:「轻点。」我听见那个大厨说:我今天非要把我干得死去活来,我才罢休。然後屋子里一片寂静,只有亲嘴的声响。没过多久,我就听见他们把衣服丢落在地上的声音。 大军:姐,你说你怎麽这麽性感呢!一点都不像45的人,像30的。你看你的丝袜,这不是非逼得我要把我干死的节奏啊! 妈妈:什麽!你要干死我。我肚子里可是有你的种啊! 大军:我会不会把他干掉了啊? 妈妈:你想我把他生下来吗? 大军:我不知道,我现在只想干狠狠地干你! 然後我在外面听到了啪啪啪的声音,这声响得使多大劲才能碰撞得这麽响啊! 我妈妈开始疯狂的浪嚎,现在我终於明白了那两个农民工谈话的意思了。 妈妈开始喊:军子,你轻点!啊……啊……啊啊啊……你把姐的手放下来……啊……啊……啊……别呀……别用你的腰带绑着姐……是我听得太过投入了,没发现身边又来了几个听友,吓了我一跳!他们嘘的一声叫我不要叫,认真听,可刺激了呢! 我第一次对我妈妈有了种人尽可夫的感觉,她的淫荡,居然可以吸引这麽多人前来膜拜! 不管怎样,我不走,我不尴尬,我继续听!突然,我觉得有个人拍了拍我的肩,回过头,一个看起来四十多岁的大叔对我讲:小伙子,你第一次来吧,以前我怎麽没见过你啊。 我笑笑:嗯嗯,刺激呗! 他说:我们经常过来听,听完之後精力倍儿棒,回家跟婆娘大干一场,可以把她干得像里面这个婆娘一样这麽大声的淫叫。 我说:我也是过来寻经验的。 然後我们继续听,直到我妈妈他们完事了,我们这群不收费的观众才依依不舍的散开。我也准备走了,那个大叔魂一样的站到我面前对我说:小伙子,以後常来啊,我觉得跟你很有缘。我去,是不是所有的大叔,都是这麽跟年轻人套近乎的啊? 然後我回到家里,我妈回来得也很准时,真的是说什麽时候回来,就真的什麽时候回来。她回来我就明显发现了她的不对劲,那条出去时没穿的丝袜,现在是穿在腿上的。我什麽都没说。 这一次的偷听,让我觉得我妈的身心都有可能在那个大厨身上了,连做爱,都还在sm。我必须尽快了解到那个男人的为人,为我妈妈好好把把关。但是现在不管怎样,也只能暂时默认他们在一起了,因为妈妈对他是充满爱的。 如果到最後,那个男人确实有问题,我一定要让妈妈和那个男人断绝任何联系和往来,这是我该负的责任。如果,那个男人的各方面人品都还行,我也愿意去了解了解妈妈有没有再婚这方面的意向,就撮合他们在一起吧。我不能太自私了! 但,我要怎麽去了解?去问大军现在的同事吧,不认识;去问我妈自己餐厅里的吧,我怕暴露了自己;到他家乡去打听吧,太远了。最後思前想後,觉得还有一个人我怎麽没想到呢!就是今天晚上那个奇怪的大叔,也许他们住得近,也很了解啊! 第二天,妈妈下午出去的时候说,她晚上还要晚点回来。妈妈可是紮着头发出去的呀,回来的时候,却是披头散发,有着凌乱的美。其实,那一晚,我又跟去了。并且又碰到了昨天天晚上跟我说有缘的大叔,他又在偷听,敢情我妈妈的淫叫声是他们免费的伟哥啊! 见到大叔,还没等我开口,大叔就说:我昨天就说我们有缘吧,没想到今天又见面了。额,大叔的话总让我觉得特别的怪异,就好像他对我有点意思一样。 我望着他傻笑。他似乎看出了我的顾虑,对我说:小伙子,你不要觉得我对你别有企图,真的是昨天晚上第一次见你,就觉得跟你很投缘,你像极了我的儿子,他现在还在上大学。对了,我忘了告诉你我叫康伟,方圆十里,你可以在附近打听打听,我绝不是个坏人! 那晚,我是拿着康伟的电话号码和地址回家的。我知道,我现在的工作已经不再是跟踪妈妈了,他们早就生米煮成熟饭了,我现在最主要的是了解那个大厨! 考虑了很久,康伟是我的切入点。第二天,我又去了郊区,在有人的地方打听了打听康伟,附近的人都叫他康哥,他们说康哥是我们这片区域里面说话最有份量的人,大家对他都很敬重。我开心不已,这麽说来,那不是打听那个人的消息就很简单了。我要先和康伟联络联络感情,再进入正题,免得显得我很冒昧! 我可是一个知识分子。 我联系了康伟,他让我叫他康叔,他说他这段时间都要去工地,下午六点下班,叫我想去他们家玩的话,六点再去。我当然去,肯定去,不管几点我都去。 第一次去康叔家,见到康叔家的康婶,我太震惊了,她除了穿得朴素点之外,绝对是一个风韵十足的大熟女,要身材有身材,要脸蛋有脸蛋,要胸部有胸部,屁股那个翘啊!怪不得康叔每天都要去听我妈妈浪叫呢,有这麽大一个漂亮老婆,肯定要天天干(淫,天天守着。康婶看见我後很是热情,很是喜欢,说我真是跟他们家还在学校打工的康康很像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