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性宴疯狂—1
性宴疯狂—1
 
本港某个离岛,正处寒冬的季节。路边的树变得光秃秃的,树叶也全落掉。 

枯乾的落叶随风飘动,一副苍凉的景像。公园的灯光,遥遥映照着海岸,台 起的灰尘,做成一副沙尘滚滚的样子。 

这个多人渡假的小岛,霓虹光管的照耀下,一对对的年青情侣、游客,还有 下班的受薪族熙来酿往的。这个週末的晚上,好不热闹。 

位於这个离岛的一角,有一幢颇宏伟的渡假屋。楼高九层,地下还有一层的 停车场。欧陆色的建物,当然,大门和停车场入口也是自动门锁的。 

每日(淫色淫色4567Q.COM)的租费由一千至千百元,绝对不是便宜的。但是附近的设施十分完备, 所以经常也会爆满的。七零一室房,就是业主所居的,却是从朝早到晚上,也紧 闭大门,完全不觉有甚么人居住。 

但是,就在这个房间裡,上演了一幕一幕的性爱狂宴。若果有人偷看到裡面 的情况,结果就…… 

*疯狂性宴中……* 

「这个坏孩子,真淫荡!听不到主人吩咐你的说话吗!我叫你吃下去啊!」 

七零一号房的深处,就在睡房的裡面,一个全裸的年青男子,左手拿着热狗, 右手执着一条短皮鞭,床的那边,也有一个全裸,四肢跪着的女子,竟然学狗那 般吼吠。 

那个女的,长髮散得乱了,两肩到胸口的两个隆起物,隐隐的向下垂着,苍 白而光亮的大腿,贴附在地上。 

「让我看你的面啊,你这个淫妇!」 

男的用他右脚的趾甲,附着女的下颚,一抬而令她仰目。黑髮的摇摆下,她 那尖挺的乳头,还有丰满的圆形的乳房,全部也露出来,透玩蓝色静脉的一对乳 房,不规则的摇动着。 

「求求你,阿健,放过我吧。其他的事,我甚么也替你做。但是,这样,太 难为了……」听到她说话震抖,带着哭泣的说着。 

「阿健?叫我主人啊。友纪,你是我的奴隶呀。想要我的一切,就不要这样 委屈的。我也是为了你才特製这个热狗的。吃啊。甚么?你不是说爱我的一切吗? 

用你的淫乱红唇,来,含着它!」 

那只热狗塞到她的鼻尖,并且发出一股极强烈的恶臭。屋内存着这股臭气, 还有他们两人体内的汗和黏液混合着,做成一种中人欲吐的气味。 

「但是,这是粪便啊。我怎样也是吃不下的。求求你啊……」见她已掩着脸 哭泣了。 

「我的粪便是污浊的吗?是臭的吗?别开玩笑了。你这个淫妇,荡女!」 

男的右手一挥,就如赛马的骑师般,一鞭打在女的肩膊,及至背部。 

「哇!痛呀……求求你,主人,原谅我……」 

她伸手揉着刚被鞭打的地方。 

丰满的乳房和臀部之间,是给紧绑了的腰肢,绳痕也清晰可见。软软地坐在 一旁的她,全身给黑髮被着,果真是带点美艷的。 

「既然你讨厌粪便,不若喝尿吧?你愿意喝便原谅你。」 

「唔……尿液吧……」 

「不是唔,是「是的」才对吧!身为奴隶,难道连回答的说话也不懂吗?现 代的女大学生,简直是低能的。 

想我再用鞭来教训你吗! 

「不是啊,主人。请让我喝你的小便吧!」 

「高兴吗?」 

「是的,我乐意去喝。」 

「是吗!那么我就原谅你吧。虽然是有点浪费,我还是弃掉这东西吧。你等 一等啊!」 

见那男的步出睡房,往厕所弃掉了那只粪便热狗。 

那个女的,安静的坐在床的旁边,用手梳理她那把长髮,一脸放心表情。 

*两人的经歷* 

长长的面庞,略浓密的眉毛,挺直的鼻樑,薄带血色的嘴唇,好一个清雅的 轮廓,形态很是良好。 

程友纪,是个大学的二年级学生,十九岁。 

男的是印度计划公司的负责人,陈田健,是友纪就读大学的学生,两年前已 经毕业,二十四岁。之前在製作公司工作了半年,又在俱乐部工作了一年半。这 年的八月,创立了自己的公司。并开始和友纪同居。不过,这家公司也有名称, 差不多也不工作营业的。 

尽管如此,负责人及秘书,又是恋人关係,最後,有若是夫妇的样子,便开 始沉迷不分昼夜的sm游戏。 

*沉迷於品* 

阿健从厕所回来了。 

「不要呆着了。主人回来了啊。跪下来,是你最喜欢的棍棒啊,含着它!」 

阿健挺起自己的腰,从股间的森林,取出那根垂着唾液的肉棒,压在友纪的 面颊。 

友纪跪在地毡上,两手握着他的东西,放进含了。 

不消数秒间,一种温暖的液体在她的口裡流进体内。而且液体的份量也逐渐 增加了。 

「骨碌,骨碌……」 

友纪的咽喉发出闷声,将液体饮下去。 

「美味吗?再喝下去啊!」 

阿健双手抓着友纪的长髮,粗暴的扯着。她含着东西的唇间,漏出一些黄色 液体,从下颚沿沿滑到她白晰的颈项,再流到她的乳沟去。 

友纪的咽喉约闷叫了五次,饮尿仪式也告结了。 

「好了,觉得美味吗?」 

「是的,非常好味……」 

「真是听教听话。很可爱呢!今次想要甚么啊?」 

「这个……」 

友纪将刚离的肉棒,再次含着了。 

「你真是懂吃的荡女呢!睡到床上吧!」 

阿健拉起友纪,将她压倒在床上了。 

躺卧在床上的友纪,阿健定睛的凝视着她的晰白胴体。接着从床边取出了一 小包的东西,从裡面取出极少量的白色粉末。 

友纪仍是闭上眼睛的,双腿伸得直直的。一米六七的身裁,直在是令人喘不 过气的美丽。淡淡的青草地和耻丘,暴露在阿健的跟前,显得是有点害怕的抖颤 着。 

「张开双腿,再张开些。张开大腿啊。快一点啊!」 

「但是,很难为情啊。」 

「你还假装甚么!还想装作纯情吗?你不是想要这东西的吗?」 

阿健拿着那包白粉摇晃着说。 

「的确……是,但是这样会是很难为情的……」 

「啊啊,是吗?那么我不给你了。」 

「不要啊……来啊,给我……」 

友纪也慢慢将她的双腿张开了。 

「不是已经湿透了吗吧?好像爆了水喉一样呢!」 

阿健的中指,擦着友纪的龟裂部份。从蜜壶溢出的液体,给弄成了一条幼长 的白线。 

他张开那个洞口,让中指上的白粉沾湿了,再轻抚在友纪的花蕊,再慢慢埋 进了她的蜜壶去。 

「呜!」 

友纪低声的呻吟起来。 

「真的是立即见效呢!我现在到花浴去。」 

阿健使用令人焦急的战术。 

那些白色的粉末原来是毒品。 

「嘎……!呀呀,咿咿……阿健。快点来啊……」 

友纪摆动腰肢,全身疯狂的扭动起来了。 

这些毒品直接涂在黏膜上,变成强烈的刺激。她的腰有若是猫一样扭动着。 

有若下半身溶掉了的错觉,袭击她的脑袋。全身也成了敏感的性感带,所有 的肌肉,需轻轻的接触,便立即达到高潮了,极度兴奋的状态。 

友纪在等待阿健的时候,自己用手指抚摸着湿润的花瓣周围。在那瞬间,一 种贯彻脑部的快感,有若电流一样,走遍她的全身,遍佈她的每一条毛髮。 

「咿也——」 

黑髮覆盖着的白色裸体,渐渐染成粉红色了。 

「小姐,你似乎是不能忍耐了。真有意思……」 

正在冲着花浴的阿健,将余下的毒品沾在手指,涂上他那还有七成精神的肉 棒上,最後就在友纪的左面躺下来。 

「哎,求求你;快点……阿健,快点给我啊……」 

友纪蹲在他的身边,如此哀求着。 

「甚么,想要甚么啊!说得清楚一点啊。你不说出来,我不给你啊!」 

「我最想要的东西啊,是你的那东西啊。」 

完全屹立着,从阿健的密林裡,垂直挺立着的肉棒,在友纪不能忍耐的情况 下,一手握着了。 

突如其来的一下冲击,从阿健的下半身直透天顶。 

「真难忍受……」 

阿健再也禁不着年青的冲动,叠到友纪的身体上。友纪那织幼的手指,急不 及待的将阿健的肉棒诱导到自己的蜜壶,并挺起腰将它迎接入内了。 

「呀呀,劲呀。溶掉了。呜啊!呜啊!高潮了!高潮了啊……」 

藉着毒品的效果,将他们两人也带到绝顶了。 

阿健是少许的活动,友纪便眼也反白,头部向左右狂摆,银牙紧咬,有若巨 浪拍打岩石的快感,叫她拚命的忍受着。 

汗水如泉喷出,身体与身体之间,连续爆发出咕擦咕擦的声音。 

互相连结的部份,有若火烧一样的火热。 

「啊,像要死了。很厉害啊。咿、咿……呀、呀、呀呀……」 

浑身湿透的身体上,阿健的裸体也按一定的韵律,开始活动着。 

友纪的喘息声,再一步的提高,接近是绝叫的阶段。 

友纪抬起自己的腰,背嵴极度的弯曲了。是使用头部和脚部来支持两个人的 体重,让阿健可以更深入的样子,她用双手围着阿健的腰。 

这个,就是没有终结的性宴。 

毒品的效果,那种持久力也是令人难以置信的。 

两人的结合,超过了五小时以上,仍是互相贪恋着对方的肉体。 

最後……精力殆尽的二具年青肉体,有若泥一样软下来,还是吸啜着对方身 体上的汗水,好像是蠕动着的样子。 

窗外,寒风仍是狂乱的吹着。 

*谋杀双亲的计划* 

他们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翌日(淫色淫色4567Q.COM)的下午。温暖的花浴,抑压了这俩的异常性慾, 麻醉了的脑细胞,也因此而清配过来。 

「友纪,如果没有金钱,没有可能开始新工作呢,真是令人烦恼……」 

阿健在喝着咖啡,一脸温柔的样子,与昨晚简直是完全不同的面貌。 

「爸爸和妈妈也反对我们婚事,所以不肯给我金钱。那样的父母,真想一下 子便杀掉他们……这样,他们所有的财产便归我所有了……」 

友纪半带妩媚的眼睛看着阿健,这番说话,像是要讨阿健的欢心而说的。 

「反正,财产早晚也是归你所有的,为了我的工作顺利,这样的障碍必定要 早除……不若将他们杀掉?但这是犯罪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