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凤舞龙吟—2
凤舞龙吟—2
 
  「嗯?怎么可能,听你们说来,她很出色了,像这样出色的女子怎么可能会没有大豪买她和那个?」令源疑惑地问向邵倩。

  「我听哥哥说,由于琴姑娘弹得一手好琴,而且背后又有曹家撑腰,所以没有什么人敢去用强,那翠月楼就是曹家开的。」

  「曹家是什么?」我打岔问道。

  「曹家是扬州最有势力的富豪,而且曹家大公子曹训功夫很高,听哥哥说他武功比我父亲还高。」

  「呵呵,那你们邵家是不是第二号恶霸啊?」我说道。

  「哼,我好心告诉你这么多,你却反过来骂我家,我家可不是什么恶霸,但确是扬州的第二大势力。」

  了解了这些,我催促令源赶紧在翠月楼旁边找了一家客栈的别院住下,又让邵倩带我买了一把玉箫,当然,这些东西都是令源替我付款,谁让他那么有钱!
  等待的时间是那么地让人心烦!好不容易等到戌时,我赶到翠月楼听琴间,找了个好位子。不多久,一曲悠美的琴声响起,听琴间中立刻有人叫起好来。我看了看周围,大多是文雅的仕子,看起来倒都像是懂音律的人。

  我抬头看了看那弹琴者,不由得惊了一下:她就是琴冰?那副清丽脱俗的容貌,让我从心底产生一种想怜爱,想拥有她的强烈感觉。她穿着一身翠绿色的丝装,在我眼中就是一个天仙,霎时间那美妙的琴声和嘈杂的欢叫都消失得无影无踪。

  琴声美,人更美,但我却不能留在这里享受。我从那激动的人群中挤出来,偷偷向琴冰的房间明月阁潜去。这时候我真是感谢师父教给了我一身好功夫,还有那些疯狂的听众。

  「女孩子家的闺房确实是好地方,空气都带着一股香气。」我看了看房间,发现屏风后确实是躲藏的好地方,于是轻轻摆弄了一下屏风,把身子藏好。
  又是一番苦等,还好我脑中在不断地考虑着各种计划,大概过了一个时辰,房间的门被打开了,随后脚步声传来。

  「还好没有丫鬟。」我暗暗想道。

  从屏风后看去,隐隐约约地看到她正坐在桌边,噙着一口茶。我从屏风后轻轻走到她的面前,生怕惊坏了她。

  但我还是从她的眼中看到一丝慌乱,不过这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毕竟突然在自己的闺房中发现个陌生的男子,心里难免会有那惊慌的感觉。

  「你是什么人?」随着一声娇叱,一把匕首向我胸前刺来。「咦?」令我奇怪的是她居然身怀武艺,那一刺倒也平常,只是那步法却是非常地奇妙。我闪过身子,左手抓住她刺向我的右腕,顺势一拉,她那娇嫩的身躯就到了我的怀里。
  这种好事我岂会错过,我伸出右臂,把她圈在怀里,看准她的香唇,吻了上去。被我突然吻了一下,她大概没有反应过来,但很快她就在我的怀里猛烈地挣扎,出乎她意料的是我并没有用力将她困在我的怀里,这一挣,她倒是猛地一下子跌向了床边,而我也顺手把她的匕首夺了下来。

  「初次见面,用不着拿匕首吧,这也不是待客之道啊。」我带有一丝讽刺地笑她道:「我本是来听姑娘琴的,却没想到被姑娘赏了一刀。」

  「可惜我没有刺中你,你是什么人?」她瞪着我。看着美女愤怒的模样,更是别有一番风味。

  「我不是说了嘛,我是来听姑娘弹琴的。」

  「哼,刚刚你……」

 〈着她欲言又止的样子,我说道:「不瞒姑娘,我喜欢你,刚刚就是一种表现。我确实希望能听姑娘的琴声。」

  「刚刚我不是在听琴间弹过了吗!」她带有一丝厌恶的口气对我说道。
  「姑娘生气了啊,我不是说了嘛,我喜欢你,希望姑娘单独为我弹一曲。」
  只见她走到桌前,把琴摆好。一声悦耳的清音响起,说我要听她弹琴本是借口,我心里也没指望她会弹琴给我听,真是没想到啊!我静下心来,暗暗想道:正好把刚刚的损失补回来。

 ∩我越听越不对头,终于一曲罢了。我哼了一声:「姑娘果然是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啊!」我拿出玉箫,吹了起来。看到她那惊异的表情,我心里暗暗高兴:「你拐着弯儿骂我呢,大爷我可不是吃素的!」

  一曲终了。

  「想不到公子也精通音律啊!」

  如此明显的讽刺,鬼都听得出来!我严肃的看着她,没有回话。大概是我这副怪表情让她受不了,她低下头去,又弹起琴来。

  我静心听来,琴声中已经没有那令我讨厌的意味了。我吹着玉箫,和着她的琴声。一直以来我都是独练,这种合奏的感觉真是不错,尤其合作者是对我态度并不好的美女4看曲将终了,我箫声一转,一股浓厚的爱意从箫中传出。
  曲毕,我站起身,「在下龙吟,就此告辞!」不等她回话,我使出自己引以为傲的轻功,飘然而去。

  「大哥,怎么样啦?」刚回别院,我还没坐下,令源就笑嘻嘻地凑了上来。
  「一边去,管好自己的事就行!」我把他推出门,躺倒在床上,静静地想起来:这琴冰不简单,居然身怀武功,看来我要重新估计她了。

  第二天,我故伎重施。等她弹琴回房坐好后,我从屏风中走出。「琴姑娘好啊,在下又来听曲了!」我笑吟吟地走到桌边坐好。

  她没有答话,只是看了我一眼,便摆好琴弹奏起来。接下来就像昨天一样,只是曲子换了而已,照例,曲快终了时我用箫声向她表达我对她的爱意,与昨天不一样的是,今晚的箫曲是我白天作出来的。大概过了一个时辰,我向她一揖,便回客栈了。

  接连三天都是如此,虽然我不知道她心里究竟是怎么想的,但最起码应该是接受我这种晚上的拜访了,否则她也应该告诉那青楼管事的了。

  到了第四天,我仍然提前去了她的房间,但并没有躲在屏风后,因为我发现屏风后有一张凳子。我把自己吊在窗边,虽然姿势很不雅,也不舒服,但为了确定心里的某个幻想,还是坚持了下来。令我欣喜的是,她回来后就坐在桌前,把琴摆好。前几次我都是在这个时候从屏风后走出来,今天,呵呵,我可不在老地方了。

  果然,过了一会儿,她皱了皱眉头,站起身子看了看屏风后面。看到她那副失望的表情让我心里一阵兴奋,我暗暗抑制自己的心情,生怕自己露了陷。只听见她叹了一口气,她的脚步声越来越响,应该是向窗边走来。刹那间我涌起一个念头。

  当她走到窗边,我猛地跃起来,吓得她花容失色,「呜…」还没等她叫出,我就已经用嘴将其封死。我不理她的挣扎,把她抱到床上。「嘘……小声点。」
  我松开她,向她笑了笑。

  「你……」她带有一丝红潮的脸低了下去。

  「今天我们不弹琴,说说话吧。」我把她拥在怀里,看她没有反对,我心里又是一阵高兴,真想不到这么快就……看来我真是魅力超群啊,我暗自得意道。
 〈她不说话,我也就懒得找话题了,美女在怀,没话也好,此时无声胜有声啊!

  我回想着这几天的经历,虽然从相识到现在不过五天而已,但通过音律,我觉得在感情上和她走得很近了,这大概也是她今天为何会被我拥着而无言的解释吧。

  我从她的琴声中感受到她那坚强的性格和悲凉孤寂的心情,我虽然不知道她的身世,但我推测她应该有一个不幸的过去,而我也在箫声中恰如其分的安慰并且鼓励她。

  「冰儿,你以后可不会再孤寂了。」我低下头,凝视着她,她仰起头,看了我一眼。「我知道在青楼这种地方,虽然人前客人不吝美言,但他们其实骨子里是鄙视青楼里的姑娘的。但据我了解,你在他们的眼中并不一样啊,可你的琴声中却有一种对他们的厌恶之情,你能告诉我为什么吗?」我问道。

  「没有什么和别人不一样的,在他们的眼中,我们永远是玩物而已。我原本是苏州人,八岁就被拐进了一家应天的青楼,因为还小,他们逼迫我打杂并且让我练习琴棋、歌舞,还好我很喜欢琴艺,到我十四岁那年,已经弹得一手好琴。
  他们逼我接客,但被我以死相逼,因为我的琴艺也为他们赚了不少钱,他们也就不敢强逼。后来我遇上了我师父,是他把我从那里救出来。「」你师父?那么说你那身功夫是他教给你的?「

  「嗯,师父说我一个姑娘家,独自在外难免会遇到不轨之徒,就教给我一些防身之术。」

  「既然你这么讨厌青楼,那你怎么又回到青楼了呢?」

  「去年,师父过世,而这翠月楼的东主与我师父是忘年交,他对我们师徒很好。我一个孤身女子,除了会弹几手琴,真不知如何养活自己。虽然师父临死前托他照料我,但我不再想欠他一份情,为了报答他对我们师徒的好,我就提议在这里卖艺。他本不愿我卖艺,但在我的坚持下也就同意了。」

  「嗯,冰儿,我真的好喜欢你,明天你能跟我走吗?」我捧起她的头,注视着她的眼睛。

  她没有立刻回话,但却抱紧了我。过了许久,她说道:「我知道,我希望你能像你的箫声中一样能真心对我一辈子。」说完,她笑了一声,「我相信你不会骗我,要不然你也不会吹出那么美的箫声。你能告诉我你的身世吗?」

  「什么你啊的,要叫吟哥哥!」

  随后我把自己的身世告诉了她,中间不时的夹杂着各种亲昵的动作。待到说完,我估计也已经子时了。

  「今天我可不走喽!天也不早了,我们睡吧!」我没等她同意我这过分的建议,就抱着她躺到床上,她大概也困了,倒也没有反对,就这样躺在我的怀里。
  美人在怀,虽然我心情激动,但也渐渐抵挡不住睡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