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凤舞龙吟—3
凤舞龙吟—3
  第二天,我发现她还躺在我怀中睡着。大概昨晚的话让她得到了一种解脱,现在睡得这么香,我也不忍心吵醒她,只是看着她那张俊俏的脸。可我毕竟不是柳下惠,过了一会儿我就忍不住吻上了她的香唇。

  「嘤……」很快她就醒来了。

  「一大早就……你们男人是不是都这样啊?」她边洗脸边问道。

  「我可不知道别人怎样,但我就是这样啊。再说,谁叫你那么美呢!」我走上前去从后面搂住她,「你收拾好后就跟我走吧!」

  「呵呵,看你多像个拐人的贼。」她转过身对我笑道。

  「我本来就是个贼!专偷你心的贼。」

  「我想临走前去一下曹府,向他道个别。」她看着我。

  「好啊,正好我也要看看这位对我未来夫人多加照顾的好人。」听了我这番话,她的脸红了一下。

  不愧是扬州第一富豪,豪华的宅子显示出了一切。「好气派的宅子!这曹家看来很有财啊,听说有个叫曹训的人,武功高强,他是曹家的?」我问道。
  「他就是曹家当家的啊!」

  我们走到院中,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迎了上来。

  「邱管家,曹大哥在吗?」

  「是琴姑娘啊,少爷他在。这位公子是?……」姓邱的看着我问道。

  「我叫龙吟,是陪冰儿来见你家公子的。」听完我的话,那姓邱的一脸的疑惑,我心中暗笑:大概从来没有人这么亲昵的叫冰儿的吧!

  跟着冰儿走到后院,后面更是别有一番天地,院中有一个水池,水池边上是一座假山,不愧是富豪,院子这么美!

  「琴妹妹,什么风把你吹来了?」只见一个面容娇好的妇人从屋中走出。
  「嫂子,曹大哥呢?我今天是来向你们辞行的?」

  「你要走?」一声脆响,真是闻名不如见面,这当家的居然是个文稚翩翩的青年,我心下不由大奇:真是人不可貌相。

  「嗯,小妹正是来辞行的。」

  「他是?……」曹训问道。

  「我是她将来的新郎倌。」我答道。

  听了我的回话,曹训吃了一惊。只见他拉过冰儿,偷偷的嘀咕了几句,过了一会儿,他走过来,「龙兄弟,希望你以后能好好待琴姑娘。」然后转向那妇人道:「彦儿,去拿些银两来。」

  「曹大哥,不用了。」

  「曹兄,我们此次是来向你辞行的,拿银两未免太见外了。」我向他一揖,「告辞了!」言罢便拖着冰儿快步向外走去,留下一个在后面发愣的曹训。
  「你这样也太无礼了。」冰儿嘀咕道。

  「呵呵,还没过门就批评起夫君来啦。我只是不知如何处理这种事罢了,对他并没有恶意。」我边说边握紧了她的手。不巧正好在外院中又遇到那姓邱的,看到他惊奇的模样,我心里又偷偷地乐了一下。

  我带着冰儿回到别院,「冰儿,我现在住在这里,隔壁是我的一个朋友,你先休息一下,我去看看他在不在。」

  推开令源房间的门,里面空无一人,看来这家伙又跟邵倩出去了。我回到自己的房间,冰儿正在整理她带出来的行李,我凑上前去,正看到那把匕首。我拿起来仔细看了看,「这是一把很普通的匕首啊!」

  「嗯?是啊。」听了我这有一些莫名的话,她看了我一眼。

  「冰儿,我送给你一把短剑。」说着,我从身上解下龙吟剑,塞到她手里。
  冰儿好奇地把剑拿到眼前细细观摩,「龙吟?这不是你的名字吗?」

  「嗯,这可是一把削铁如泥的宝剑哦,你就用它来防身吧。这匕首我就收着了。」我笑嘻嘻地说道。

  突然,她一剑向我刺来,我吃了一惊,「你干嘛?」同时下意识的拿匕首格挡,身子向后一退。呯地一声,匕首应声而断。

  「果然是一把削铁如泥的宝剑,嘻嘻!」她笑吟吟地把剑插入剑鞘。

  「可恶!」我把她拉过来,对着她的屁股就是两下。听着她那夸张的叫声,我故意得意地说道:「哼哼,这就是对你不敬夫君的惩罚。」我把她抱起,放到床上。

  「那你用什么防身啊?」

  「我用不着那个,只要不是你刺我,谁都伤不到我。」

  「吹牛。」

  「你不信哪,为夫的功夫可是很好的,到现在都没遇到对手。」我坐到她身边,看着她那娇美的面容。「冰儿,我……」

  「嗯?什么啊?呜……」她的香唇已经被我封住。不一会儿,她的身子变得僵硬起来。我上下其手,把她那翠绿的丝衫褪去。

  我轻轻的抚摸着她那如缎子般光滑的肌肤,心中的柔情油然而起。我把被子拖到我们的身上,紧紧的包围着我们。

  我的舌尖慢慢地滑到她的玉颈上,品着这么柔嫩的肌肤,我不由得张嘴含住一块,用牙齿轻轻地啮咬着。冰儿动情地扭动着她的身子。

  我坐起身看着她,她那柔滑的双肩,错落有致的锁骨,无不令我心跳加速。
  我解开她的肚兜,一双洁白粉嫩的玉兔蹦了出来。她胸前那对美丽的玉峰让我情不自禁的用手紧紧地捏住。那粉色的乳晕,衬托着两颗美丽的小樱桃。我用嘴紧紧地含住,舌尖不停地在上面打转。

  「嗯……吟哥哥……不要啊。」她那无力的双手徒劳的推着我的身子。
  我抬起头,看着她那有一些迷乱的眼睛,「冰儿,我今天就要让你做我的女人。」

  「你怎么说话这么专横!」她皱了皱眉。

  「我…」我一时答不上来,只好故意装出一副凶样,「哼,我是你主子,说话当然这样咯!」然后立马又堆出一副笑容,我可不想让她真的以为我很专横。
  她用手勾了勾我的脸,叹了一口气:「我怎么会爱上你这样的人!」

  我不再说什么,双手却仍在不住地动着。我的脸埋在她的双乳中,任那美丽的味道把我陶醉。当我把她身上最后一件衣服脱去后,她已经羞得闭起了眼睛。
  我飞快地解除了自己的衣服,抱着她钻进了被窝。

  我将手伸向她那神秘禁地。入手处颇为湿润,我把手指伸到面前,那粘粘的液体发着晶莹的光泽,直看得我血脉贲张,我握住自己的家伙,探向她的圣地…
  微风带着细雨,轻轻地掠过美丽的海洋,一叶扁舟随风飘荡,海面上偶尔卷起几个浪花,拍打着这失去方向的小舟。朦朦的细雨撒在海面上,像是给大海戴上了一件朦胧的细纱。

  涓涓的溪水欢快的流淌着,雨水不断的充实着那奔走的水流。一声和谐的天籁之音伴着这美丽的自然之境,直叫人忘乎所以。

  突然,狂风大作,雨势转暴。狂风吹起了滔天巨浪,将那小舟送上波浪的峰头,又忽而跌入波谷,直叫人觉得兴奋异常。天籁渐渐疯狂,伴随着狂风暴雨,响彻在整个天际。

  风止雨停,大海恢复宁静,一片祥和的气氛弥漫在整个空间,仅剩下那叶扁舟,静静的漂荡在海面上,似乎见证着已逝去的风暴。

  传言中带着神秘光环的洞房花烛夜,并没有给人带来太多的快乐,冰儿的痛苦,我的生涩,都让这段美丽的乐章失色,唯一令我高兴的是我终于得到了冰儿的身子。

  我疲累地躺在冰儿的身旁,平静着自己那狂乱的心房。「冰儿,我要你一辈子陪着我。」我慢慢将嘴唇贴到她的唇上,双臂紧紧地把她搂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