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爸爸与我 火影井野篇 ——3
爸爸与我 火影井野篇 ——3
 爸爸一手扶住我的屁股,一手握住肉棒,對準濕淋淋的小穴,“噗”的一聲

便連根搗了進去。由於肉棒上塗滿了浴液,所以特別的滑溜,在我的小穴內暢通

無阻的進出著。爸爸的力度不斷的加大,我嬌小的身子被沖擊的東搖西晃,雙乳

在身下像吊瓶似的蕩來蕩去。

我不住的嬌吟著,忍不住騰出一只手來用力的抓著乳房,拼命的向後聳動著

屁股,好讓爸爸的大肉棒能更深的插入。我們的動作越來越快,身子扭動像彈簧

一樣。浴室中,我發浪的呻吟聲、爸爸低沈的呼吸聲,交織在一起,在迷漫的水

霧裡回旋著,一派淫糜的景像。

爸爸不知疲倦的奸淫著我,似乎要把所有的激情渲洩到我的小穴裡。我的腰

都站酸了,可爸爸依然沒有停止的意思,我只好努力的支撐著。終於爸爸壓抑已

久的激情爆發了,他緊緊的貼著我的身子,雙手用力的抓著我的乳房,把火燙的

白色欲火噴射到我的體內。

我酸軟無力的倒在爸爸的懷裡,而爸爸的肉棒還留在我的小穴裡。爸爸無限

憐愛的吻著鬓角上的汗水,溫柔的按摩著我仍興奮著的身體。過了一會,我感覺

到爸爸的肉棒又變硬了,而經過連番惡戰的我已經是又累又餓,無力再戰了。

我有些害怕的問∶“爸爸,你今天太利害了,是不是又想要了,可我┅┅”

爸爸明白了我的不安,微笑道∶“爸爸今天真的太高興了,不過現在的 有

些餓了。咱們先吃飯吧,飯後再玩吧!”

我紅著臉,點點頭,我們又把身子擦洗乾淨。離開浴室,一看表,嚇了我一

跳,原來我和爸爸在浴室裡呆了快兩個小時!

我們已經有半天沒有吃東西了,可是媽媽不在家,只好自力更生了。經過一

番手忙腳亂的折騰,總算燒好了幾個菜。可是一嘗,爸爸和我都皺起了眉頭。原

來不是這個菜沒放鹽,就是那個菜燒糊了。但我們 實餓極了,吃起來也都是狼

吞虎咽的。

吃罷晚飯,覺得精力恢復了許多。我和爸爸赤身坐在客廳裡說笑著。爸爸輕

撫著我有些紅腫的陰戶,說著一些黃色笑話。逗的我雙頰绯紅,吃吃的嬌笑,小

穴又開始發熱了,不時的流出淫水。

爸爸問我∶“想不想看A帶?”我疑惑問∶“什麽是A帶?”爸爸笑著說∶

“很好看的。”便走進臥室,很快拿來一盤錄像帶,插入錄像機,放了起來。

我看了幾分鍾,便已經是臉紅耳熱了,原來A帶就是黃色錄像帶,我以前只

是聽說過。我有點好奇,但也有一些難為情,但在爸爸的勸說下,我只好紅著臉

看下去。

這部片子主要是描寫一個午夜色魔,在一幢大樓裡出沒,伺機強暴單身的女

子。片中那些火辣的性交場面讓我大開眼界,感到非常的興奮,緊張得有些喘不

過氣來。爸爸則在一旁邊講解,邊撫摸著我的乳房,還牽過我的手套弄著他已經

勃起的肉棒。

不知不覺中片子就看完了,可是我還沈禁在那香艷刺激的鏡頭裡。爸爸關掉

錄像機,站在我面前,翹起的肉棒在我的眼前晃動著,我看了爸爸一眼,然後毫

不猶豫的握住肉棒,塞進口中。

爸爸的肉棒在我的小嘴裡不斷的膨漲著,我覺得刺激極了,用力的舔著。但

爸爸的肉棒相對我的小嘴 實太大了,我用盡全力也只能含住三分之一。於是我

便把肉棒從口裡移出,在外面一點一點的舔吮,連根部也都細細的舔過了。

爸爸對我的進步顯的很滿意,一邊享受著我的口交,還不時替我梳理著散落

在我眼前的頭發,這樣還可以清楚的看到我口交時的表情,我想當時我的神情肯

定淫蕩極了。

想到這些,更讓我產生了一種莫明的興奮,我越來越大膽放縱的挑逗著爸爸

的肉棒,還不時的擡頭嬌羞的看著爸爸的反應,甚至還抽空撫摸爸爸的屁股。爸

爸也毫不示弱的伸手揉捏著我飽漲的乳房,搓弄著已經發情翹起的乳頭。經過爸

爸的一番挑逗,使我的欲火高漲起來。

我一邊舔著爸爸的肉棒,一邊分開雙腿,露出已經泛濫成災的陰戶。我已經

顧不上難為情了,用手指分開陰唇,用力的在小穴裡戳弄著。爸爸也是非常亢奮

了,肉棒已經勃起到到了極點。

爸爸按住的我的頭,開始快速地讓肉棒在我的嘴裡抽插著,似乎把我的小嘴

當成了小穴。每一次肉棒幾乎都插到我的喉嚨裡,我這時只能被動的讓粗大的肉

棒在我嘴裡迅速的滑動著,感到呼吸都變的困難了。

眼前的情景讓我很快的聯想到剛剛看過的那部A帶,片中的那個色魔不正是

這樣強暴過一個少女嗎?而爸爸此時的樣子和那個色魔也差不了許多。慢慢的,

我覺得自己彷佛成了那個片中被淩辱的少女,正在被色魔肆意的強暴著。真是太

刺激了!我使勁的揉搓著乳房,嘴裡不住的嗚嗚的叫著,體會著被強暴的快感。

突然我想起了片中的那個色魔最後把精液射進了少女的口中,並強迫少女咽

下,爸爸會不會也這樣做呢?我以前曾偷看過爸爸在媽媽的嘴裡射精,媽媽很高

興的吞下了。我一直很難接受這種做愛方式,但現在的狀況,又讓我有些躍躍欲

試。

正當我內心充滿矛盾時,只聽得爸爸一聲低吼,肉棒在我的小嘴裡劇烈的抖

動著,一股股醞釀已久的火燙濃精像子彈一樣噴射在我的口腔裡。還沒等我反應

過來,很多精液已經咽下去了,只覺得胃裡一陣火熱傳來。

爸爸直到最後一滴精液射出,才抽出肉棒,但肉棒卻沒有軟下,還是昂然挺

立著。我品味著殘留在嘴裡的精液,粘粘的,有股怪怪的味道,還不算難吃,便

全都咽了下去。

爸爸把我摟在懷裡,微笑著說道∶“井野,爸爸的精液好吃不好吃呀?”

我白了爸爸一眼,佯怒道∶“還好吃呢,難吃死了!爸爸,你太壞了,事先

也不說一聲,我的舌頭都要燙壞了。”

“好了,爸爸知道錯了。不過你還不知道男人的精液可是一種滋補養顏的佳

品,你們女孩子經常吃的話,皮膚會變的又白又嫩的。”

“淨騙人,我才不會信呢!”

“你不信,我也沒辦法。不過事實上的 是這樣的,你可以去問媽媽。”

“你明明知道我不敢去問媽媽,當然也就不會知道你是不是在騙我了。”

“算了,井野,你這張嘴太歷害了,爸爸說不過你,咱們接著玩吧!”

我握住爸爸的肉棒,調皮的問道∶“爸爸,你想怎樣玩我呢?” 爸爸撓撓頭,

說道∶“我還沒想好,好女兒,你先讓爸爸的雞巴放到你的小

穴裡,咱們再一起慢慢想。”

我想這樣也不錯,便起身面對著爸爸,一手扶著肉棒,對準穴眼,慢慢的坐

下,爸爸的肉棒便很順利的滑進了濕潤的小穴。我摟住爸爸的脖頸,輕輕的搖著

圓臀,讓爸爸的肉棒磨擦著敏感的穴壁,撩撥的淫水止沿著穴縫不住的滲出。我

只覺得體內一股熱流湧動,如春波蕩漾,不禁粉腮泛起紅暈,一雙俏眼,水汪汪

的望著爸爸。

爸爸扶著我的纖腰,也默默的望著我,那雙烏黑的眸子裡透出的是無限的慈

愛和滿足。突然見爸爸卻歎息的搖著頭,這令我疑惑不解,忙問道∶“爸爸,你

怎麽了?好好的,歎什麽氣嘛?”

爸爸撫摸著我的臉頰,過了半晌才說道∶“沒什麽,冰冰。爸爸剛才突然想

到雖然現在我們還能在一起玩樂,但終究有一天你會離開爸爸,投到另一個男人

的懷抱。一想到這些,我就有點難受。井野,你說爸爸是不是有些自私?”

我沒有馬上明白爸爸的話,但聽說我和爸爸要分離,心中非常的擔心。便用

力的夾緊爸爸的肉棒,雙臂牢牢的抱著爸爸,好像怕爸爸立刻就要從我身旁消失

似的。天真的說道∶

“爸爸,你放心,我只會愛你一個男人的,我要一輩子都陪著你,只讓爸爸

一個人玩,哪也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