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奸魔千面——3
奸魔千面——3
  刚过7∶00,当阪木广子哭泣的回到家时,她迫不及待的脱光她的衣物,走进了浴室,疯狂的擦洗她如凝脂般的姣好胴体,就在她洗到她的秘处时,她情不自尽的把手指伸了进去,不停的抠挖着,回味她今日

 

被强奸时的快感,不久後,她的双腿也因为全身沐浴在性欲的电击下而软弱无力的跪在淋浴室的池子里,就在她达到高潮後,她又忍不住哭了出来,为她不知羞耻的心落泪,为她今天的失贞落泪,她的身子早已在若干年前便许给了她在美国的心上人,虽然分隔两地,她还是深爱着他。就在她哭的一发不可收拾的时候,突然门前传来一阵阵铃声,她稍微克制了自己,抹去了眼泪後便穿上衣服,打开了门。原来是她今天约好要来修理门锁的大楼管理员,管理员一句话都不说的走了进来,放下他的工具後便开始修理门锁。只见他迅速的换下旧锁,将新的锁头装了上去。之後亦是一句话也不说的点了点头,走出了大门,向电梯口走去。就在她觉得他今日

 

的行为怪异时,他已步入电梯,离开了这7楼,而她也摇摇头的走进她的房子,关上了大门。电梯不停的下降着,随着一楼的灯亮起时,电梯的们也缓缓的打开,从里面走出来的还是那老迈的大楼管理员,不同的是他的步伐显的比刚才稳健,两眼炯炯有神,身子亦挺拔的多,全身散发出一阵阵神采洋溢,气宇非凡的气息,好像一下子年轻30几岁似的。他一边走向大门,一边在他的脸上搓着,只见一层皮应手而落,露出一张帅气的脸。稚气的面孔搭配着饱受历练,充满睿智的双眼,让他的微笑充满了一股不妥协的力量。就在他走出大下的门口时,他微微的回过头,用馀光看着阪木广子的房间,又在那显示着7∶39的手表上凝视了一会,便缓缓的离去了。

  凌晨1∶10分,大下的门口依然刮着阵阵寒风,就在守卫去如厕时,随着开锁声,一条黑影在瞬间弹入了空旷,无人的大厅。并以极快的速度闪入了电梯内,迫不及待的按下7楼的钮。电梯缓缓关上时,一阵皮鞋的脚步声也慢慢的回到了大厅中的警卫桌。在到达7楼後,电梯的门畅开时,内头的黑影悉然就是之前离去的男子。他以轻如鸿毛落地的脚步声,一步一步的接近阪木广子家的门。就在之前,他的身影步入一阵黑暗,但是当他再度出现时,他的面孔已然变了样。依然帅气,一样的清秀,不过却不是先前所见到的脸孔。他在门前杵立一会便掏出一只蓝色的钥匙,门上的锁也随着钥匙的插入,应声而解。他步入房间,随手开灯,好像自己家一样的熟悉,一步一步的走向这间公寓唯一的卧房,慢慢的推开了关闭的木门,小步小步的踏进去。伸出了他魔性的手,揭开了罩住软玉娇躯的棉被,只见被中美女像是畏寒般的缩着赤裸的身子,那黑衣人不急不缓的在她的手臂上打了一针。那美女的一对柳叶眉也在针插入没多久後便慢慢的舒张开来。黑衣人在打完针後,脱下了他的衣裳,缓缓的将他的双手压在那对温香软玉上来回的搓弄,更以两只手指拿捏着软玉上的一对鸡头嫩肉,女子虽然沉睡着,却也感受的到那一阵阵的激荡而缓缓的呻吟,娇喘着。男子趁着她张口呻吟时,将口中灵蛇塞入她的香唇中与她的香蛇一起翻云覆雨。当他将火辣辣的铁棒贯入她那蜜水的水源处时,她的身子也强烈的震动起来,她的双腿也有气无力的钩着他的腰,她的表情变化不定,似是快活,又像难受的不停扭曲着她那一张粉嫩白净的面孔,阴唇更是收缩的厉害,阵阵蜜水随着他的抽送而一出她的阴道,流的满床都是分泌物。随着他一步步的迈向高潮,她的呻吟声也越来越大声,她的阴户也是抽绪个不停,阵阵的强烈快感冲击着他们两人,随着他的最後几下奋力抽插,他的肉棒也强力的撞击着她的子宫壁,快速的摩擦着她的阴蒂。在最後,当他承受不了那快感而将滚烫的阳精送入她的子宫时,她也因为阳精的冲击而达到了高潮。

  轰的一声,一大清早便被昨晚的春梦吓醒的阪木广子,重重的喘了一口气。但是那感觉实在是太真实了,真实到她会流出水来,想到此处的她,不禁双颊一红,便要坐起身来时赫然发现她的身上并没有盖上棉被,而在她那红润的小腹上放着一张襄金的小卡片和一封信。小卡片上写着∶『你已是千面奸魔之奴』她满脑子问号的拆开了那封信,信封中有一张她的裸照及一张纸条。纸条上的头几个字写道∶『不要企图反抗,不然的话你的裸照就会满街都是。照着这封信上所写的去帮助这个人,我觉得满意时自然会放过你』其馀的字是写着要她去帮助她的班上的一名外籍学生,使他取得好成绩。当她察觉到昨晚的一切都不是梦时,她悲伤的用棉被蒙头大哭,恨她自己为何想要回到祖国效力,恨她自己为何没有防备之心,恨她自己为何如此轻易就落入陷阱,更恨这位千面奸魔!虽然她恨这一切事实,却打从心底想着昨晚的巫山云雨,想着那强而有力的抽插如何填满她空虚的身子。一想到此处,她不禁暗自落泪,怒骂着自己的淫荡,就在她内心不停的交战下,她心力憔悴的倒在床上,再度滔嚎大哭起来。

  就在门外,一个年轻,高挑的女子在听到广子的哭声後,面露喜色的离开了这栋大厦。随着她的离去,太阳那温暖的阳光也慢慢的将这栋悲伤大厦包围。

  名字∶千面奸魔(5)作者∶夜叉作者小语∶事实上,这一篇作品是由天龙八部的其中一段,脱出来的,有相似之处还请勿见怪。本篇中会从三个角度来写,每变换一种角度时均以**来提醒大家,希望读者能看的懂。这集中的千面好像不会变太多次脸。

  梦奸松隆子----------------------------------终於开始放假了,在学院关门後,我在一家录影带店找到一份工作。每天到店里看店,见到的人是五花八门,无奇不有。像一些明星,如浅野温子,木保奈美啦,都曾经在本店租过录影带,虽然我没有亲眼看见,但是满墙的亲笔签名和与店主的合照却是千真万确,无法作假。打工归打工,我的生活却没有因此而变的有聊起来,每天过着有规律的生活,实在是无聊弊了。有一天下午,我闲来无聊便私自查起电脑纪录来,发现最多人借的是『同一屋檐下2』,『恋爱世纪』,『对我说爱我』和『恋人啊』。这四部作品中居然有两部是松隆子的,可见她在日

 

本真受欢迎。想着想着,也好久没去找凉子了,不知道她还记不记得我。想着那段和他一起过的日

 

子,心里就觉得甜滋滋的,不禁脸红起来。在静下心来後,我决定趁明天星期六的空档,找凉子出去玩玩。

  ************东京,东南亚数一数二的大都会,是整个东方的经济中枢之一,也是人口密度极高的一个地方。但是在这样一个地方,却也有人少的时侯。平常的东京是车水马龙,人潮汹涌,但是一到了假期,便显的萧条起来。大家都忙着计划出外郊游,虽然有些人喜欢待在家中享受天伦之乐,但是游山玩水者却占了大多数。在这样的一个周末的下午,市内更是不见人影车踪,沧凉无比。但是有些人却为了不辜负大家的期待而更加努力的工作着,辛苦着。松隆子就是这样的一位女孩,一位为着大家的期待而努力的女孩。

  ************凉子的父母带着妹妹回娘家去了,今天去她家排练话剧是最好也不过的了,既不怕吵也不怕打扰人家。我想着想着,觉得这点子很不错,穿好衣服便出门,召了一台计程车,往凉子家去了,一路上都没有半点的塞车,只是到了出东京的交流道时,行车便开始多了起来。真是倒楣啊,早知道便搭新干线算了,坐这计程车真是白花钱。就在这种心情下,车已开到了横滨市的境内,心情也随着逐渐接近凉子家而渐渐的开朗起来。事实上我与凉子是在话剧团认识的,虽然相交的时日

 

不久,但是却建立起非常良好的友谊,这可能是因为我们都是明星,而被其他的人孤立起来的关系。想着与凉子见面的第一天发生的一堆趣事,心情便更加开朗起来。在经过一条十字路口时,计程车因为红灯而停了下来,我也随着车子的停止而左顾右盼的,企图想找出我现在的位置。就在我的头转向前面时,右边的人行道上,走出了一位高大的男子,相貌不凡的他代着一副酷的逼人的太阳眼镜,穿着蓝色的衬衫,白色的长裤,显得特别的与众不同,突出。我的经验说这麽帅的男子不一定是好的,但是我的直觉却告诉我,他的一切是独一无二,与众不同的。时间不容许我再三的考虑,就把我送到凉子家门口,我便匆匆的付了车钱,去找凉子询问这男子的来历了。就在凉子的热烈欢迎後,我们在她的客厅中坐了下来。一阵问好後,我问起了那男子,问凉子是否知道。

  『他大约27岁,高高,帅帅的。』只是那男子好像不是住在这附近的。

  因为凉子对我说了,这附近并没有什麽高大的帅哥,我也只好就此作罢。在我拿出剧本,预备和凉子过招时,门口又传来一阵铃声,凉子也只好去开门了。

  我不经意的翻着剧本,摇头晃尾的胡思乱想着,等带着她的归来。不料她这一去便是三分钟,回来时更是哭的梨花带雨的,好不伤心。我便上前去问道∶『凉子,发生什麽事了?为何哭个不停呢?』只见她吸吸鼻子後带着哭声说∶『他来了,他来了!他终於来了,但是我居然打了他,又把他锁在门外。』我不等她细说便赶快去开了门,希望不论他是谁,都还没走远。只是我万万没想到那位先生是他,那位我碰到的男子!

  ************这来凉子家的一路上,真是顺畅无比,不但和新干线一同赶到车站,连路上的红绿灯也像在等我似的。到了凉子家门口时,为了试探她,我带上了一个面具後,便按了门铃。果然是凉子开的门,她一开门便问道∶『你好,有何贵干?』事隔半年,她真是越来越漂亮了。我压低嗓子,回答∶『我是来找你的,广末小姐,我是你忠实的歌迷。』只见凉子厌恶摆了摆手便对我说道∶『对不起,我现在并不招待歌迷,请回吧!』说完便要把门关上。我趁她尚未关上门时,压住门板并以原来的口音说∶『连我也不见吗?』说完便拿下了我的面具。

  她见着了我的脸後便呆掉了,过了良久,她突然甩了我一个火辣辣的巴掌并将门甩上。我再捱了那一记火辣五百後,也呆呆的站在那里,想着最有可能的理由。就在我想的时候,门突然又打开了,里面站的不是凉子,而是顶顶有名的松隆子。那一煞那,我们四目交接,她的双眼里更是闪烁着异样的眼光。我不等她开口便大步踏进凉子的家,奔向有凉子哭声的客厅。房中,凉子无助的伏在地上抽泣着,我一言不发的走近她,将她抱起,一同坐在一张沙发上。这时隆子也已回到客厅,坐在另一张沙发上,注视着我们。我低下头,别过她的目光,注视着凉子那对水汪汪的双眼,抚摸着她的秀发,企图抚平她的悲伤。坐在我的腿上的她,也在我的安抚下,慢慢的停止了哭泣,嘴里直说着对不起,而我则拭去她的眼泪,用她的脸颊抚摸着我脸上的火辣的掌印。过了良久,她终於恢复了平静,柔声问道∶『你为什麽都不来看我?让我等了这麽久?你的脸还痛不痛?』『因为我没空ㄚ,小傻瓜!你不是也要考大学吗?』我说完便在她的额头上吻了一下,转身对隆子说道∶『对不起,尚未自我介绍,我就是凉子的男友!』在一阵自我介绍後,我们便聊了起来,不久,躲在怀中的凉子也不甘示弱的加入了舌战。聊了一阵子,我觉得隆子是一个很有风度的女孩,既大方又热情,和凉子的天真无邪是完全不同的,是一种无法形容的气质,像是一种会让人觉得亲近的感觉,一种会让人感到和她聊天是乐事的一种感觉。我就在这种感觉下,度过了一天。当夜晚来临,我起身告辞时,她的眼光中,似乎流露出一种不舍得我离去的光芒,就在当时,我暗自发誓,一定要弄到她,一定要弄到松隆子。

  ************坐在计程车中的我,由於数次的套招,排演,实在是累坏了,但是我还是不禁想起『他』,那个让我芳心暗许的他。虽然他是凉子的男友,但是我还是希望能够和他长相思守,就算要和凉子分享也无所谓,我已经情不自禁的爱上他了。他那风趣的谈吐,幽默又不失风度的玩笑,宽容的心和拥抱凉子时的神态都深深的吸引着我。回到家後,我一个人独自坐在浴缸中,想着如果我是剧本上,那故事中的女主角,而他则是我所寻找的白马王子,那会有多好ㄚ,想着想着,连水冷了都不知道,等到我察觉时,我已经泡的手脚都发白了。我匆匆的起身,用大浴巾擦乾我的躯体,秀峰和下部。就在穿完衣服後,我重重的打了几个喷嚏,我想我是感冒了。果然不出我所料,当天晚上我就病倒了,每天睡在热呼呼的棉被里,三餐是由管家照料的,但是晚上十点後,管家就回去了,所以我也只好自己照顾自己了。想到无人照料之苦,不由得流出泪来。每晚的梦中我都想到他,如果他那温柔的呵护是对我的话,那该有多好ㄚ!想着想着,我便昏昏沉沉的睡着了。

  ************『这是哪里?』我大叫着,但是一点回应也没有,只有阵阵的回音。我不知何时来到了这里,只记得我是在床上睡着的。当我张开眼时,只见四周都被阵阵柔和的白光包围着,我想这应该就是梦境吧。突然,白光中走出一道人影,那不是别人,正是我朝思暮想的他,他的手上端着一个细磁大碗,散发出浓浓的中药味,他将那大碗拿到我身前,要我喝下去。那场梦的感觉好真实,连药的苦味我都感觉的到,尤其是喝下药後,被他搂在他怀里的那一股飘飘然的感觉都好实在。一连数日

 

,皆是如此。在多日

 

之後,我大病痊愈,痊愈的速度是快的出乎意料。痊愈後,还是做着同一个梦。终於,在今天的梦中,我忍耐不住,小心翼翼的问着他∶『好哥哥,我到底是不是在作梦呢?如果我是在作梦,为何我能清清楚楚的感觉到你温暖的手臂,你温柔的爱抚和你炽热的胸膛呢?如果是真的,为何我每天醒来时都是躺在我的床上呢?前一刻还在烧的火热的床上,下一刻便到了你温暖的怀里,真叫我又是害怕,又是欢喜。』他不等我继续说下去,便用他的双唇堵住我的嘴。再接吻的那一煞那,我只觉得全身好像有电流窜过似的,使我不由自主的搂紧他的脖子。他在深深的一吻後,抬起了他的头,含情脉脉的问着我在害怕什麽,欢喜什麽。我轻轻的槌了他一下,娇嗔到∶『当然是喜欢和你在一起,害怕与你分离了』说完更是不故一切的钻进他的怀里,不愿意让他看到我羞红的脸。

  他的手不安分的爱抚着我的双乳,产生一种令人趐麻的快感,我一边陶醉在这快感下,一边想着∶这就是做爱吗?虽然我从电视上看过几次,但是每次都是演到这便『一夜无语』了,如果就是做爱的话,为何我的同事都说会痛呢?突然全身一凉,我才发现我的衣服都被他除下了我慌忙的遮住我的重点,一面对他摇头,请求他不要看,但是他对我点点头,用他的手慢慢的抓住我的手,轻轻的拉开┅┅************拉开她的手後,我看到的是两座如布丁倒扣一般的细磁山峰,一道深浅适中的峡谷,和两颗柔润的小乳头。在抚摸一次後,那细密的感觉,丝丝入扣的大小,实在是令我爱不释手。她沉重的呼吸更使得我们的接触,不停的随着她的胸膛的上下起伏而改变着。一阵阵的冲击使得我的肉棒渐渐地变大而压着她的大腿间,她也因为感觉到它的变化而满脸通红,她的下体也开始流出阵阵的春水。我迫不及待的用我的手指,轻轻的挑逗着她的白玉嫩穴,不急不缓的刺着她的阴核,用指肚摩擦着她的阴道。我一边轻吻着她的脖子,一边爱抚着她的性感带,腋下,肚脐,腰,股间,就连她的脚掌也不停的承受着我的大脚的摩擦。至於她的水源蜜处,就由我的肉条来回的擦拭着,刺激着。不久之後,她更是被我搞的娇喘连连,不由自主的淫叫起来,我也是越弄越兴份。突然我的手指碰到了一道阻碍,我很快便了解到,她还是一个处女的事实。我一边兴奋的挑逗着她,一边和她说到∶『这是你的第一次,可能会很痛,你千万要告诉我,不要强忍着』『可是现在好舒服ㄚ,为何过一会就会痛了?』我用我的肢体语言来代替我的回答,我一边捉弄着她的玉峰,一边用我的手指刺着她的小肉贝和美丽的一轮菊花,双重的享受再加上我的舌头不停的在她的嘴里吸允着她的玉津,缠绕着她的舌头很快的便把她带上第一次高峰。她在第一次高潮後的快感使她的面颊有若桃花般的红艳,让她的动作显得更加的抚媚,我也情不自禁的将我硬艇,火辣辣的肉棒移向她的洞口慢慢的摩擦,轻轻的进入她的体内,只见她的背整个弓了起来,好像是在忍受极大的苦楚一般,我也知道一定会这样的,因为她的阴道之窄,绝非一般人可比拟。但这也使得她的开苞,比一般人痛楚数倍。我停止了肉棒的进入,即使它尚未贯穿她的处女印记,她却不停的哭泣并全力扭动,企图挣脱我的进入。只可惜,她越是摇摆,她就会越陷越深。我为了不使她疼痛,便把她拦腰抱起,使她的身子背对着我,让她的双腿跨在我的身上,使她的荷包玉穴在我面前一缆无疑,只见她小小的肉缝中插着我的棒子,阴唇也不停的蠕动着。过了良久,我在她的允许之下,慢慢的前进到最後的障碍前。我在那障碍上轻轻的戳刺着,突然便一棒插入,撕裂了她坚守21年的处女膜。她则在那强力的冲击下昏了过去。我不忍心见到她如此的痛苦,便停止了抽插,轻轻的爱抚她的双胸,直到她回复意识为止。她的阴道及小蜜贝,也不停的吸允着我的肉棒,像要把它榨乾一般。在我的强力抽插下,她早已欲仙欲死,淫荡万分了,我还是不停的抚麽她的胸部,助她达到第2波高潮,让她的蜜贝不停的流着混合着血的蜜水┅┅************『啊┅┅!好烫好快活ㄚ,我的小嫩肉快要受不了了,插死我吧,插死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