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观音绝艳——1
观音绝艳——1
 绝艳观音作者:淫荡佳人绝艳观音——够变态直到看了这篇文章,我才真正了解了什么叫作「只有想不出来的素材,没有写不出来的文章」绝艳观音——中国版的魔幻变态小说,本文的作者虽然文笔不算太出色,但创意可佳,也许可以给写魔幻小说的同好们一点启发,我网上见过许多同好写的魔幻小说,文笔都不错,但都有一个遗憾,就是素材都是外国的,我觉得中国人就应该有中国人自己的特色,有中国人的素材,有中国的角色,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说,我觉得此文还是有一定价值,值得发扬的,不过本文的作者绝对是个疯子中的疯子,变态中的变态!!!


南海普陀山胜境,只见那汪洋海远,水势连天。祥光笼宇宙,瑞气照山川。

千层雪浪吼青霄,万迭烟波滔白昼。水飞四野,浪滚周遭。

水飞四野振轰雷,浪滚周遭鸣霹雳。只见四周山峰高耸,顶透虚空。有千样奇花,百般瑞草。风摇宝树,日

 

映金莲。五百年来,竟是丝毫未变。

  登上峰顶却是一片幽静清灵,四顾无人,静悄悄的只闻鸟语蝉鸣。面前一片紫竹林,当中一条小路蜿蜒曲折,消失在林中深处。穿过竹林,赫然出现一座禅院。禅院之内,只见香烟袅袅,雅意盎然,但也是渺无人踪。过了几个花丛,几道月门,一片竹林,眼看前面已经无路,却听见不远处水声潺潺,便循声而去。

  转过一片竹墙,只见一个一个方圆达十丈的大石天然温泉水池呈现眼前。见石池贴着山壁那边由石隙间喷出一道热气腾腾泉水,池中热气蒸腾,池边尽是不知名得奇花异草。

  泉水中漂浮着百花花瓣,受热气一蒸,花露香气更是浓郁。

  温泉水暖,飞珠溅玉,花露散馥,花雨飘香。

  温热的泉水内,水雾朦胧中,一个女性的美丽背影正捧着池中热水往身上淋浇。乌黑浓密的秀发沾满了水珠,披散在她湿漉漉冰肌玉骨般光滑裸背上。白玉般的幼嫩肌肤,此刻因热气蒸腾而微微泛红,当她的手臂抬起,可以看到乳房圆滑的弧线沉甸甸地怒放在胸前,水波荡漾间,女体玲珑浮凸的美妙曲线引人心头狂震。

  那裸女正是佛门四大菩萨中唯一的女性——南海观世音菩萨。观世音菩萨看似悠闲,实则非然,她此时已是身心具疲急需休息。三月前她从此处离开,直到现在才得以重返紫竹林以稍微歇息,何事牵扯得她如此忙碌?

  话说三个月前,观音正在紫竹林中打坐,忽感心神不宁,又见西,东,北三方天色一片血红,杀气升腾,观音忙掐指一算,惊悉原来这三方具出现了为害地方的魔王,不但法力无边且残忍嗜杀,已图炭生灵无数,而三魔都想学当年孙悟空,欲大闹天庭称王于宇宙,且三魔互不相服,不断交战天下从此再无宁日

 



  观音慈悲之心大起,遂将善财童子龙女留下,孤身一人离开紫竹林前去除妖降魔,费时三月连战三场才将三魔一一锄去,且这三仗打得决不轻松,三个魔王既能为祸天地能耐当然不小,又得知观音要亲自来除去他们知道祸惹大了,赫然抛去相互间的积怨,将全部的力量集中在其中一魔的巢穴—幽冥谷以联手对付观音。

  观音第一次与其交战正遇三魔所精心设计的五行阵—弑神独尊阵,最后虽以无边佛法破之她自己却也法力大耗,而第二次再战三魔时毁掉其镇谷之宝—天决鼎,观音自身的法力也所剩无几,第三次也是最后一次决战实是天昏地暗惨烈无比,三魔自知大势已去联手使出了同归于尽的最强魔法—魔神生死劫,欲与观音共灭同死,观音施出无边大法将三魔打个灰飞烟灭,但自己却也为生死劫所创,受了重伤,法力仅剩不到一成,险险回不了紫竹林。

  这可是观音得道后从未遇过之事,所以观音一回到紫竹林,立刻脱去云裳泡起了温泉,莫要小看此眼温泉,乃是盘古开天地时巨斧所劈之处,是地热之精华所在有疗伤和增长法力的奇效。

  观音浸在温泉之中,放松全身所有经络,任毛空张开以吸收地热之气,出浴中的观音此时已不复平时宝相庄严,肃穆自持的神情,一副慵懒随意的样子。

  她雪肤滑嫩,玉鼻挺直,明亮的双眼好象也迷蒙着一层湿润的雾气,娇艳的檀口发出舒服的叹息,轻轻的吐出一口气,芬芳馥郁,竟分辨不出是花香还是体香。她仰着优美的脖颈,伸出一双光滑洁白的玉臂,不停捧起水泼在胸脯上。

  这个动作更加凸显出她的白晰丰满、份量傲人的双乳。呼吸间,双峰动荡有致,上面那两颗如花生米大小的樱红乳头微微上翘,鲜红的乳晕美丽诱人。饱满的酥胸呈现鲜明对比的纤细腰简直不堪一握,玲珑分明。从侧面看,雪白的小腹平坦结实,滑润的背肌和丰臀一览无遗,分外诱人。

  由于观音的下半身泡在水中,所以影影绰绰看不清楚。但是仅仅是这些,已经让人看得眼珠子都差点掉了出来了。观音此时进入无空无我的境界,时而神游苍穹,时而俯瞰九洲,念及天下仓生,慈悲心起,中土百姓实在受苦太深。

  忽而又想起了自家之事,暗想:「龙女和善财童子哪里去了,怎地我回来这幺长时间也不见他们来应我,他们知我此去是办正事,照理不该贪玩不归的,怎地……」正在这时,一个柔柔韧韧的声音响了起来「他们现在我手里」。

  观音不禁大吃一惊「这是怎幺回事!」使观音吃惊的并非是这声音的内容,而是这声音的来源,因为这声音并非是从外部传入耳中的,而是直接从她自己的脑中响起的,即是说有人进入了她的心灵,知道了她的想法,并且能控制她的意志,这还得了,要知观音是何等样人,她的修为在三界中除如来佛祖外可说首屈一指,怎会随便让人控制了心灵,忙将心神收摄,将凤目猛睁,却已是入夜。

  满天星光闪烁,幽幽灼灼煞是美丽,似爱,似情,似怨,似泣,似清晨花瓣上的露珠,似黄昏湖面上的波光粼粼,更似深夜里情人脱下了最后一层薄纱,谁见了这星光都会为它的艳丽所震憾,不由自主地投入这夜空中去,观音却知此乃立判生死的时刻,决不容犹豫,勉力鼓起所剩无几的法力腾身飞退,因她知道那不是星,而是剑,是似星的剑,是似剑的星——腥剑。

  倏地,满天的星辰消失了,只剩了无尽的夜空,深隧无比,似要帮人领悟虚空宇宙的奥妙,令人不禁驻足凝神思考,观音却知半刻也不能停,足尖轻点竹稍继续飞退,因为她知道那不是夜空,只是黑,只是空——黑空披风,这一退就是二十丈,忽而重见天日

 

,却原来暗夜明星具是幻像。

  观音知已脱离险境,方才落地只骤觉五内翻涌,胸口发闷,哽嗓发甜,眼前一阵模忽,知是自己强行施法,气力不继,几以虚脱,忙意守丹田,加紧回气,口中却道:「是你幺?」那悦耳的声音又响了起来,「菩萨别来无恙」这声音既有男性的低沉,又有着女性的甜腻,既有童声的纯真,又有着老人的沧桑,听来怪异无比,就那样轻飘飘地从四面八方扑面而来,让人分不清是上是下是左是右,却又使人十分舒服,直象母亲抚儿入睡时的轻歌。

  观音只觉混身酥软,昏昏欲睡,心中一懔,知道自己以失去了平日

 

的灵觉,故为人所乘,忙将左手举起捏个法诀,右手朝空一指运起了「冰雪御心决」切莫小看这一法诀,乃是佛家三密诀之一。

  当年释迦静修于菩缇树下,忽一日

 

只觉心烦意乱,欲念丛生,心魔乱舞,杀机大盛,贪,吟,痴愁煞人,知道这是修练的必遇之关,遂以大智能悟出此诀,之后修行一帆风顺,终成正果。

  「冰雪御心诀」乃是佛家弟子去除魔念的第一大诀。

  其诀曰:「其心若雪,万愁可解。其心若冰,万物皆清。其心若琴,万毒不侵。其心既定,万念皆静。」观音祭出此诀,顿觉烦恼皆去,头脑回复清明,幻像无踪,却见一嗖冷剑向自己面门刺来,奇快如电,此剑虽狠,观音却知非是真正杀招,从容将头向旁一摆避过临门一剑,紧接着抬起右脚向下一蹬,挡住了那无声无息由下而上划向小腹要害的一掌欲借力而退,就在这时只觉眼前黑影一晃,无数身影在自己周围盘旋,重重掌影如天塌地陷般从四周压来。

  观音闭住一双俏目,十指如莲花般绽放,在身体周围变幻出各种法诀,似幻似真,仿佛骤然长出无数手臂,双目虽闭,每只手上却都长出一支眼睛,将天地万物看个通透,宇宙奥妙窥觅无踪——千手千眼观世音,砰砰砰砰……只听连串交击之声终将对方击退,正欲稳住阵脚之际,却觉胸口一凉已被人抚了一下,观音不禁心中一懔暗道:「快了这样许多,感觉这般此实在,区区百年他的进境何以如此之快?」表面上却从容不迫,定睛望向雾气蒸腾的温泉池,问道:「冰露,是你么,佛祖怎样了?」「冰露」冰一样清,露一样纯,乍一听是个柔美少女的名字,其实事情却非如此,百年之前这两个字乃是天地人三界的禁忌,孰人谈起这两个字都会为之色变。

  原来在百年之前东岳泰山之巅出了一个人神魔共愤的魔异名曰「判」,将天下搅得不得安宁,人神魔共愤?

  自古魔与人神互不两立,三者怎会共愤?可「判」正是这样一个是这三者都欲除之却又唯恐避之不及的魔异,皆因为他自出世之始就只会做一件事——杀,「判」天生神力,却不知用于正途,又不知在哪里修炼了一身绝世魔功,而他真正的可怕之处在于,他的魔功是以被他杀死的对手的冤魂增强功力的养料,他杀得越多,冤孽越重,他就变得越强大,于是他成为了一具杀戮的机器,似乎他生来的使命就是毁灭。

  他又有两件护身法宝,一曰「星剑」一曰「雪披风」星剑乃上古传下的神兵锋锐无匹,配上「判」自创的剑法「弑」其剑势一出,若满天繁星,真假难辨,眨眼之间就可斩千人于剑下。

  由于杀戮太多,每当星剑一出,一股血腥之气就会弥漫当场,经久不散故而逐渐被传名为「腥剑」,而雪披风则是以千年神兽「雪麒麟」的皮制成,质地纯白,晶莹剔透,可随主人的意志随意伸缩。

  「判」宰杀敌人之时将雪披风展至无限,天地间一片纯茫,令对手失去方向感,再配上他的魔幻身法,取敌之守如探囊取物。

  「判」在杀敌之后往往用雪披风揩抹血迹,渐渐地雪白的披风变成了血红色的,继而变成了黑色,而当雪披风再被使用时也随之乌云蔽天可怖之极,雪披风从此也就被称为「黑空披风」。

  泰山本是天下灵气所聚集之地,僧道神仙多居于此而朝拜的人们也自络绎不绝,「判」自一出泰山便将方原五百里内的神与人杀得片甲不留,魔界之人只以为来了个同道救星,纷纷前去相聚,却也都是有去无回,泰山一时成为恐怖之域的代名词,「判」见无人可杀便四出为祸天下。

  终惹出了佛祖如来亲临泰山欲收服于他,却竟然耐何他不得,佛祖为保天下沧生联结了道家首领带领数千精英围绞「判」,而魔界在「判」手中亦吃亏不小故而其首领也带手下数百参与此行,「判」在人间停留最多人界受的损失也最是惨重,中原帝王不顾战事亲率大军二十万将泰山团团围住务要将其杀之。

  在付出极大代价终将「判」擒下,众人欲将其杀死,佛祖力劝之,曰:「恶之大者,感之,凶之极者,化之,苍生之福」。

  遂将「判」带回西天,将其镇于莲台佛座之下,每日

 

聆听佛祖讲经,以佛法感化之,并让「判」改名为「冰露」以期消其火气磨其唳气,之后只要一提起冰露天上人间都会胆颤心惊尤有余悸,而冰露二字也就成了三界的禁忌,今日

 

冰露重出,观音立知是佛祖那里出了事,急于问出情形。

  「许久不见菩萨又漂亮了许多呢!」冰露那轻柔的声音又回绕在耳边。

  这句话虽带着明显的调侃意味,但由这柔和的嗓音说来,却既使人觉得毫无恶意,又让人觉得理所当然。

  观音此时头脑已恢复清明,已知声音源自何处,玉手轻挥,一股和风送往刚刚沐浴的温泉处,蒸腾的雾气立被吹散,一个白衣男子于温泉池上显现出来,只见他双足轻点池水,就那样轻松地伫立于水面之上,仿似一间秋叶,随着池水的涟漪上下沉浮。

  说不出地挥洒自如,这人生就一副瘦长面孔,却更有着比女孩子更白腻的肌肤,嫩滑如美玉,透明若冰雪,嘴边不觉有半点胡根的痕迹,他不但眉目清秀,尤其那一对丹凤眼长而明亮,与人一种有点阴阳怪气的美态和邪异感,但却无可否认地神采迫人,无论对男对女,均有种诡异的引诱力,却又带着一种洒脱的风姿。

  他的眼神温柔无比,无论看什幺都带着一股怜爱之色,唇片被薄,却又显得冷漠无情,此人正是冰露。

  观音不答他话,只是又一次问道:「佛祖怎样了?」声音虽还是那样平静却也不由自主地透出些许焦急,冰露听罢微微一笑道:「我本可骗您说已把佛祖杀了,那样您毕会急怒攻心,我也可更容易将您擒下,但我若那样做了,只会让您对我失望,事实是佛祖被我主人生擒,被囚禁在以前我被关押之地,而我则奉命来此将您擒去西天交于我主人处置。」「你主人?」观音不禁一楞,「谁能作你的主人?」这话问得确实有理,以冰露之能,三界合力都擒之不下,怎会甘心认人为主,究竟谁有这幺大能耐?

  只听冰露柔声道:「对不起,我主人之名暂不便透露,待我将您擒下交至我主人座前,您自会一清二楚,好了菩萨,不要闹了,快过来让我将您缚了,随我去吧。」说话之时脸上还带着一种颇为不耐的却又无可奈何的神气,好似眼前的决战,是小夫妻的打情骂俏一般,很明显他早已将观音视为了囊中之物,只等他取走罢了。

  虽知是对方的扰敌之计,观音却也不禁为之气结,正要答话,忽然眼光落在了冰露的手臂之上,只见他的手臂上烙着一个金色的圆圈,而圆圈的中心赫然有一棵菩提树,这棵菩提树呈一片血红色,似乎散发着无比的邪气与怨气,仿佛九天地狱之中所有的冤魂全都破土而出,围绕着这棵树在嚎叫。

  以观音的修为,看到这棵树也不禁大惊失色,胸口一阵悸动,整颗心砰砰直跳,似乎要从哽嗓里蹦出来,一滴冷汗从前额直流下面庞,颤声道:「你臂上这标记从何而来?」冰露微微一笑道:「此乃我主人所赐,菩萨莫非见过?」观音一听立时从心底冒出一股凉气,一种自从她得道之后就从未有过的感觉充盈在头脑之中,那就是——绝望。

  只见观音娇躯颤抖,哀声叹道:「冤孽啊冤孽,血祖既出,三界大劫已不可免。」究竟是谁能将观世音菩萨吓成如此模样?

  话还要从当年释迦菩提树下悟道说起,当年释迦佛祖虽悟出「冰雪御心诀」将魔念征服,却也留下了一丝缺欠,皆因「冰雪御心诀」只能将魔念强行排出体外,却不能将之化解,释迦离去之后这股魔念仍久久不去,最后全都附于菩提树上。

  数年之后菩提树成为大凶之物,凡见此树之人数天内必死无疑,而且死状奇惨,释迦得知此事前往查看,知是树中魔念作祟,命人将树烧掉,并将其沉入海里。

  哪知却有一粒种子没被烧死,随树干一起沉入海中,而菩提树中的魔念也全部保留在了种子中,这粒种子随海水漂流,不断吸取天地精华,渐渐形成了一颗闪着异样色彩的美丽珍珠,在这颗珍珠的表面上,赫然留有当年菩提树的标记。

  这颗珍珠经过长年的漂泊,终有一天,被海水推上了中国南方的一处岸上,又过了一段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