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奸魔
奸魔
 


活了二十二年又三天的岁月中,最令我映像深刻的,是在十八岁那年的初奸。

那年┅┅『妈的,我活到这麽大第一次被小我一岁的女子威胁!而且还是个男人婆!』我气愤的说到。

『诶,你不鸟她不就得了?这事一点也不重要!』我的好友对我说到『难不成你还想对她有什麽报复的举动?别理那三八了。』报复?岂只是报复两字就可以形容我想做的事?何只是强奸两字就可以代表所有的过程?我要她一辈子都记得此事!

她,黄玉珑,人如其名,真是柔若软玉,娇小玲珑。名列本校的十大校花,在一群金发美女中也毫不逊色!可惜她一口男人般的声音和态度,使她不得人缘。大多男孩对她都是敬而远之。尽管她功课很好,常当班长,声望极高,但也无法改变大多数人对她的看法┅┅男人婆!

由於我妈曾是一名化妆师,专门为明星打扮,易容。所以我对此术也有着浓厚的兴趣。而且自从我想强奸她之後,我更是下了苦工去学习易容,发声之术。

随着日

 

子一天天的流逝,我想奸她的意念也随着我的技术渐渐加强。

  在星期六的夜晚,酒吧中永远是车水马龙,挤的水泄不通。酒醉闹事者,不知凡几。而在这群魔乱舞的地方,美女出现的机率却也高的出奇。但是,无论如何,在一个外国的酒吧中,东方佳人的光临永远是不寻常的。

  在一个学区之内的小酒吧中,坐着一位面如冠玉的东方男子和一位相貌极美的亚洲女孩。他们的出现,改变了整个酒吧的气氛,也改变了众多男人的焦点。

  『珑,哥哥我今天找你出来喝酒是有原因的。并不是像平常那样,为了喝酒而出来。』那男子说到。

  『有话就直说,婆婆妈妈的!真不像个男人。』那女孩回道。接着那男子吞吞吐吐的说着∶『你又何尝像个女人?唉┅┅我被欣怡甩了。』『妈的!又为了这点小事而要我陪你喝个酩酊大醉?』她转过头去『酒保,来两杯Taquila Bon。(这句话是被作者翻成中文的)哥,小妹我先乾为敬!』时间悄悄的逝去,而酒吧中的女孩也不支的醉倒在桌上。只见那男子付了帐单,扶着女孩回家去了。无人的酒吧也在数分钟後,关上了大门。

  『哥,我们在哪里?我头好痛!』黄玉珑说到。

  她想要移动但她却无法移动她的身躯半分。随着目光,她赫然发现她被绑在一张不像床的床上,而这个房间也不像她家中的任和一间房间。她随着意识的清醒而开始挣扎。无奈的是这绳子实在太坚韧了。

  这时我打开了面前的门。随着开门声我见到玉珑如母狮发怒般的面孔。我却因为兴奋而大笑出来。

  『哈哈哈!』『哥!你在做什麽?快放开我!不然我就要你好看!』她一边气愤的说着,一边挣扎着。

  她的胸部也随着挣扎和喘气而上下起伏着,一张姣好的脸更是被酒泄成了桃红色。我慢慢走近她的胴体,以我颤抖的双手,温柔的抚摸她那一对柔软又富有弹性的乳房。以我火热的嘴唇挑逗着她的耳垂。

  『你还真以为我是你哥?』我以原声在她耳边轻轻的讲出这句话时,她的身体开始不停的颤抖,而她她桃红色的脸也在瞬间化成雪白。

  我一面抚摸着她的身子,一面退去她的上衣。只见她不停的挣扎着,却不知道她越是挣扎,越能挑起我的性欲。当我退下她那性感的奶罩时,我的身子也压在她的身上,我以鼻子去轻抚她那奶油色的乳房,用我的舌尖去吸啜她粉红色的小奶头。由於她竭力的反抗,那些爱抚并没有使她娇喘连连,反而招来一顿怒骂。

  『妈的,贱男人┅┅快┅┅放开我!无论你是┅谁我都不会放过┅┅你的!』她怒吼着!

  『看来你还是个处女,不过今夜之後就很难说了!你乖乖听我的话我就不破你的身,但是┅┅』我知道她不会服从我的,就算她会,我也不会放过她的!果然┅┅『你去死吧!想要我听你的话?梦想!』在她还没又说出下一句话之前我扯拖了她的下巴,使她无法自尽或骂人。

  我不再对她多说,并且以行动来回答我的想法。我慢慢的退下她的长裤,令我双眼为之一亮的是她那性感的紫色内裤竟然有点湿润!我那一番功夫并不是全然无效的。这个发现使我更加兴奋,我不管她如何辱骂(反正听不出来),依然温柔的抚摸着她的乳房,用手指指尖夹着她的奶头轻轻的来回转动,而另一只手则玩弄着她的阴毛,舌头也不甘落後的挑透着她的另一个乳头。随着我的动作,她的阴唇也慢慢的湿润起来,而她也渐渐地克制不住自己而发出娇喘。

  没过多久我便转移阵地,用我的舌尖轻舔她的内裤,闻着她那初经人事的阴唇,品尝她那处女洞流出来的圣水。这番动作更使她娇喘连连,久久不能自己。

  当我解除她脚上的绳子时,意外的没有遭受到多大的反抗,但是在我完全退去她所有衣物时,她却像回神似的挥舞着她的双脚。这次我并没有再度把她绑起来,因为没有反应的女人不好玩!我再度开始爱抚她,而这次我把我的舌头完全的伸入她的阴道,刺激着她的阴蒂。随着玉珑沐浴在强烈的快感之中,我更是毫不客气的用我的手指玩弄着她的菊花。随着我的抚摸,她的乳头开始硬了起来,从她湿润的下体来看,是时候了。

  这时我坐起身子,脱掉我的衣裤,将她整个按在床上,低头吸啜她的乳房,不时更以牙齿轻轻的啃咬,而另一只手则紧接着她的阴部,并以中指突入阴道内,玉珑受着连番冲激不禁大声惊呼,喘气。我则继续以指头玩弄她的阴核,而她的乳香四溢,另我不禁一口咬下,接着更如品味布丁般的舔着她35C的乳房。当我将手指抽离她的阴道时,手上沾满了透明的液体,我将手指拿到她的面前,轻轻的咬着她的耳垂说∶『我亲爱的珑啊,看看,这是你的爱液哟。』我以舌头尝了尝,便躬下身吸着她的阴唇,不一会更是吸了一大口,灌进她的小口中。之後则强吻着她,舌头更伸进她的嘴内,吸啜着她的香舌不放。她却因下巴脱臼而无法反抗。这时,她不顾一切的哭了起来,我知道她那女强人的心态已完全的被粉碎了,而她也不会再图自尽,於是我便接上她的下巴。我不等她说出任何话,便用我的火辣辣的大炮来回抚摸着她的峡谷,这个动作使她的淫水更泛滥成灾。她的双脚也下意识的圈住我的腰,使我进退两难。

  在她不断的娇喘之下,我把我的巨炮对准了她的要穴,而她也因此而震惊,不断的哀求我。但是我却不顾她的反对,在她的叫声中用尽全力的插了进去,那薄薄的一层处女膜也应声而破。她却也因为痛楚和失贞而再度哭出来。而我则痛快得难以笔墨形容。她那狭小,温暖的肉壁,将我的大炮重重包围着,夹的我飘飘欲仙。而我每一下无与伦比的冲击也被那层层的摩擦抵销掉,但是我那活塞般的冲击却因为快感而渐渐加速,受不了打击与冲击的她也已哭得梨花带雨。随着抽插,她那阴道也不停的吸着我的大肉棒,使我插的更深入,直达她那柔软的子宫,我火热的龟头也顶着那富有弹性的子宫壁。我每抽出一次,她那粉红色,薄薄的两片嫩阴唇也随着我的大肉棒翻出,没过多久阴道口流出了透明的分泌物混和着处女的血丝,而玉珑的子宫也传来阵阵的收缩使她的身体随着我的抽插而扭动着。她的高潮已快要来临,我也因此而加速我的抽插,我的双手也紧紧的握住她的乳房,舌头更是不断的戏弄她的香舌。就在我达到高潮时,她也明显的达到了高潮。我那温热的精液不停的射入她的子宫中,冲击着她的子宫壁,她也因此而大声娇喘,扭动她的腰。不一会她的子宫因无法容下我的精水而从旁边溢了出来,沾的满床都是精水,血水和分泌物。射精之後,我们二人双双感到乏力而倒在床上。我更是在她因失神而睡着之後,拍下她海棠春睡的裸照,以便不时之需。接着我便重新开始玩弄她,而这次的目标却是她那一轮肉色的菊花。过不了多久我便因肛交的快感而再度达到高潮,而她却因为痛楚而昏厥过去。

  第二天早上,一个相貌不错的男子拿了一张小信签到黄家,交与黄先生後便快步离去。只见黄先生看了之後,便急忙打电话,穿衣服,与全家赶到一家旅馆的门口和一两名女警会合之後,便冲入那家旅馆的其中一房。当他打开房门一看,只见他失踪的女儿躺在一张床上被赤裸裸的绑成大字型,下体一片殷红,全身都有被凌辱过的痕迹,乳沟间放着一张奇特的襄金小卡片,上头用无法辨识笔迹的手法写着几个字∶『千面奸魔拜领黄家千金』黄先生读了那张小签数次之後,心力憔悴的坐了下来,和泣不成声的妻子,愤怒无比的儿子一起安慰着早已失神的女儿。

  而在那家旅馆门口的对面有个暗巷,在黄先生一家人到达之後,便传出了慢慢远去的脚步声。

  名字∶千面奸魔(2)作者∶夜叉二奸广未凉子----------------------------------这个感觉太不对劲了,为何我会感觉到男女交欢的气息?难道有人先我一步,在楼上奸了广未凉子?在我好不容易才混进酒馆後?待我上去一查,便可真相大白。

  为了保护广未凉子,酒馆这次做的准备也还真充足。三小时前就整理出一整楼房间,所以广未凉子不可能被打扰到,二十四名保全人员外加十名侍者(她的护花使者还真不少)而且不论是谁都须经过严密的检查。要不是我一个月前就在此打工,我也不可能就如此轻易的易容成十名特选侍者的其中之一而不露出丝毫蛛丝马迹。走着走着,突然被保全人员堵住。

  『你要去哪里?』一名保全问到『没有经理的指示,谁也不能上到顶层去!』『没问题,我一会就请经理来证实我要上去是经过批准的。』我答道。并回身就走,好像我并不是为了私人理由而想上去的。

  过不了多久,一名肥胖的男子和那侍女走到把守的地方,出示了他的证件。原来这肥猪就是酒店的经理。只见他对那几名保安骂到∶『妈的,你们这群猪,老子我配一名侍女去替广未凉子小姐拿换下的衣服去洗你们居然堵她?你们吃饱没事干,欠骂ㄚ?』说完便领着那名侍女上楼去了。

  边走进电梯我边想,要见到广未凉子还真不容易。不这样闹一下,那两名保全肯定会把我堵下来。想着想着便到了顶楼,走向广未凉子住的总统套房,停下,敲了数下门。

  过了不久,广未凉子小姐打开了门,只见经理和那名侍女走了进去。经理对侍女说∶『把小姐要换洗的衣服放到篮子中,拿到公关经理室去,等一下我会把那些衣服送去乾洗店。』说完便转身对广未凉子以日

 

文说到∶『实在是对不起,广未小姐,因为要通过保安的检查,所以上来的速度慢了点,请你千万要包含。』广未凉子甩了甩手,表示不在意。而经理也面露喜色的对侍女说到∶『还不把衣服拿下去,还在这里站什麽?』只见那侍女不甘情愿的抱着篮子,离开了房间。而经理也监视着她直到她进了电梯,便回头又走进了广未凉子的房间,并坐在一张沙发上,与广未凉子谈了起来。

  『广未凉子小姐,昨晚睡的还安稳吗?我听说今天早上广未小姐打了个电话去取消访港的念头并预定在今天下午赶回东京,是否真有此事?』广未凉子并没有回答,不过从她的眼神看来,此事假不了。经理便接着说到∶『是因为本酒店照顾不周吗?还是因为别的事情?』安静许久後,广未凉子突然掏嚎大哭起来并对那经理叫道∶『你出去,快出去!我不要见到任何人。呜~~~快走!』她说完便倒在床上,用枕头把她那梨花带雨的脸蒙了起来。

  良久,那经理听她哭声稍歇时,便站了起来,走近她,对她说道∶『你果然失身了!』说完後便把他的手缩进体内,接着便是一阵纸板与保力龙板的碎裂声。一个身材高挑的男孩便从裂开的经理的腹内钻出来。

  啊,多麽新鲜的空气ㄚ!我还以为我会待多久呢,原来才不过半个小时而已。

  我二话不说,走近吓到的广未凉子就轰一拳在她的小腹上。那一拳劲道十足,只见广未凉子痛的起不了身,倒抽冷气,使我觉得不大对劲,好像有人打过她。我用力掀开她的上衣一看,原来上位先生也是一拳轰在她的肚子上,而那拳的威力不在我之下(想必是午夜的杰作。因为蒙面下的女子能在半天内恢复的是一个也没有。)。我顺势脱下她的上衣,将她推到在床上,便扑了上去,用她的上衣把她绑在床头。我一边强吻她的香唇,一边以我的空空妙手退去她的奶罩。现在的凉子,正躺在我的身下,不停的挣扎着,她的上半身也因为挣扎而抖动,而她的胸脯更是因为被我压的喘不过气而上下起伏着。这一切我看在眼里不由得相信一本书上所说的*女人的挣扎是为了扩大她与男体的触点,她越是挣扎,越能扩大点,线,面的接触*。我不顾她的反抗,低下身去舔咬着她那初为女人的乳房,只觉得她的身子一震,反抗之力也渐渐地弱了,因此我更是变本加厉的挑逗她的胴体。我一边吸允着她的香舌,一边用我的双手轻轻的揉着她的乳房,一会儿後更以我的牙齿轻咬她的耳垂,乳尖,使她不断的呻吟着。突然我退去她下身的衣物,便开始抚摸她的菊轮,不出我所料,凉子是个以後庭为主性感带的女体,而她的身体亦是的身体属於敏感型的。这项惊奇的发现使我更加兴奋,疯狂,我突然如失去理智一般,用我的舌头去品尝她的菊花,我的舌头随着菊花的形状而不停的画圆,使得凉子的阴唇慢慢的湿润起来,而凉子也被那奇妙的感觉推向一波波的高潮。

  突然我停止了一切的动作,坐起身子後便开始退去我那一身紧身衣,令一方面我也把凉子手上的衣物,自床头解开。在她还没有了解发生何事时,我又开始第二波挑逗,我以舌头轻轻的点啜着她的腋下,用我的大炮插入她那夹紧的双腿间,不停地在她的峡谷上摩擦着,她也因此而开始大声的喘气。我的双手也不甘示弱的抚摸着她那一对玉峰,旋转着玉峰上的两粒小嫩肉,随着我的爱抚,她的胸脯也慢慢的涨大,变硬,但也更富有弹性。她的阴唇在我的肉棒的摩擦下亦是大发洪水,湿润了周围的床单。这时,我把她的身子翻了过去,使我面对她的背部,用我的手沾了些淫水,轻轻的抹在她的身上,屁股,两腿间,之後更是用我的肉棒去沾些淫水,抹在她的菊花上。当一切就绪时,我便分开她夹紧的双腿,跪在她的阴户前,抱起她娇小的身子,那时我感觉的到她在抽泣着,但是我不顾一切的把我的肉棒死命的送入她的体内,随着她身体的震动是她那梨花带雨的大声哭泣,而我却因为强烈的快感而不停的抽送着。就算她已被人施暴过,她那紧缩的阴道还是不输给一些处女,而我也更加兴份的奸着哭泣的她,每一下抽插均是全力施为,直达她那柔软的子宫颈。我的双手也边搂抱,一边抚摸着她的双乳。不久,她的哭声渐微,取代哭声的是她因高潮而克制不住的娇喘,她的腰也渐渐的开始配合我的抽插而扭动。没过多久,她的子宫壁也开始不停的收缩,而我在那不停的挤压下达到了高潮,射出了我酝酿已久的精子,而她也在我的冲击下达到了高潮。激烈的射精并未使我的肉棒软弱下去,於是我便转移阵地,向那一轮菊花迈进。我以沾满了精水与分泌物的肉棒,在她的的菊花上不停的画圆,突刺。当我把肉棒摆在那菊花的中心时,她像是回神过来般,死命的阻止,哀求着,但是那都已经太迟了。随着我的兽欲,我用力的把再度涨大的肉棒插入那美丽的菊花,只见菊花上的皱纹随着我的抽插而消失。她的身子也以大幅度的方式扭曲着,伴着她的扭曲是那惨绝人寰的悲鸣。她的後庭之紧,更胜於前面,我每一次抽出都觉得我的肉棒像是要被别人拔下似的。由於她的後穴渐渐的乾涩起来,我不得不把我那话儿抽出,再插入前面的穴中。如此的前後交插,使凉子娇喘连连,而扭动她的腰来配合我的行动。在我的双重轰炸下,凉子再度达到高潮,而我也在那两种不同的享受之下,将我的第二发子弹射进她的肠子中。

  在做完之後,我在那大的吓人的按摩浴缸中放了水,抱起她的身子,一起走向浴室。在按摩浴缸中,我还是不停的抚摸着她的肌肤,亲吻着她的香唇,脸颊和耳垂,企图得到她的谅解,她像是原谅我一般的看着我,回应着我的爱抚。

  沐浴完後我便又把她横着抱起,她像是洒娇一样的依畏在我的怀里。我擦拭着她的胴体,轻轻的把她放在床上,深深的吻了她的额头後便穿上我那一袭紧身衣,离开了房间。而她像是舍不得我一般,注视着我的离去。

  在飞机上,头等舱中,只坐着一位女性。她娇小的身子,美丽的脸蛋让人一见就觉得想要爱护她,她就是广未凉子。随着时间的过去,用餐的时间到了,而负责头等舱的餐车也慢慢的推向她。那负责餐车的中年白人帅哥以流利的日

 

文介绍着今日

 

的菜单。广未凉子像是没听见似的注视着窗外,注视着那离她远去的香港并说到∶『随便留下一份可口食物就好,我回头再用。唉┅┅好想再见他一面,不知道他是否真的在意我。』说完便回过头,开始了她的用餐。只见在她的餐盘上,多了一张从未见过的襄金小卡片,上头用着日

 

文写到∶『别再悲伤了,凉子!我会陪在你身边直到你走完这一程的。』广未凉子惊讶的抬起她的头,只见四周并没有『他』的踪迹,再一次的失望,使她不禁低下头去,暗自落泪。只见那服务生在服务完机长室後,经过她时,蹲了下来,伸出他的手,擦去她的眼泪,她抬起头来,泪眼汪汪的注视着他。

  只听到他以日

 

文说到∶『你为何在哭呢?广未小姐』『我┅┅我┅┅』广未凉子不知道要如何回答。

  『不要再哭了不然的话会有黑眼圈的哦。』他以神密的笑容,对她了眼。

  便站起身子,预备把餐车推走。

  在他刚起身时,广未凉子突然站了起来,紧搂着他的腰,对他说到∶『我知道了,就是你!』她停止了哭泣,抬起头来对他娇声的说到∶『请你┅┅不要离开我,请你┅┅请你陪我走完这一程!』说完便羞红着脸,依畏在他的怀里,而他也不否认的抱着她,亲吻着她的头发。

  此时天色已渐渐灰暗,而这班飞机也慢慢的飞向那未知的东瀛岛国去了。

  名字∶千面奸魔(3)作者∶夜叉强奸银行女经理----------------------------------『哔,您的户头中只剩下$300,请另做选择。』哇~~~*%@#%@&$300而已?难道银行转帐失败?三百美金只足够我飞往香港而已,那不就不用无法待在日

 

本了?明天一定要回香港问清楚。

  伊势湾旁,爱知县的丰桥中,一名相貌平凡的男子正在向提款机提钱。只不过,他似乎遇上一个不小的麻烦。骂着骂着,一位年轻美貌的女孩正向他走过来,手上拎着一个7-11塑胶袋,随着她的接近,一阵阵食物的香味也逼近那名男子。突然,女孩不顾银行安全界线的规矩,走到那男子的身边,看着他的银行资料,笑着拿出一个御饭团对他说道∶『亲爱的,吃早饭吧。我在7-11买的!还有一份早报喔』那男子抽出了提款卡後,挽着那女孩的手,走向一个公园的长椅。坐下後,一边吃着御饭团,边不经意的看着早报。只见报纸的头条依然不变,和四天来的头条一模一样∶『广未凉子离家出走┅┅』虽然那男子已经看过这一类的报导,他还是从头到尾的浏览了一遍,内容与前几次亦是大同小异,写的不外忽是广未凉子的家书与众人对她的去向与原因的猜测。当然广未凉子的家书上早已写着是出自她自己的意愿,但警方还是不排除绑架的可能性,毕竟大明星出走与不见踪影就是和一般人不同。那男子在看完早报後,把女孩搂进怀里,一边抚摸她的秀发,一边问道∶『凉子,你还不想回家吗?』只见那女子对他摇了摇头,轻声说道∶『不,我想在此陪你,我不想回去唱歌,拍广告。』女孩把头靠在他的身上,继续说道∶『陪着你的这几天是我最快乐的日

 

子,因为┅┅因为┅┅因为我喜欢你。』说完又把她那羞红的脸,埋在他的胸膛。

  那对男女不是别人,正是无人追捕的千面奸魔风间幻与失踪多日

 

的广未凉子。

  (风间幻是千面在日

 

本的名字而无人追捕是因为∶1、没人见过他的真面目,2、没人报案,初奸在三年前就已过期销案,第二次的女子又爱上他这坏坏的男人,所以尚无条子在他的身後乱钻。作者我也希望有此女友)看着她如此地深爱着我,我实在不好对她开口说到我必须回香港一事,何况我还不想就这样被绑住,虽然我也爱她,不过我狂野的心,不允许我如此就定下来。看来我只好悄悄地离去了,就在今晚,哄她睡着後,我会打电话给她的家人,请她们来带凉子回家。当我再想着我伟大的计划时,凉子以为我没有在注意她而想吓我一跳,看她的动作是想偷袭我的耳朵,就在她以为偷袭会成功时,她的双唇突然已被我的两团热火包围,她的香舌亦被挑逗着。良久,当我们二人分开时,她以娇小的双拳不停的槌着我的胸膛,娇嗔着我不公平。而我则拥着她,起身走向下一个古迹。

  当夜晚来临时,我们分离的时刻也慢慢的接近了,此时的我,正不停的灌凉子酒,企图醉倒她好让她的家人接她回去,而她却毫不知情的一杯接一杯的与我对饮着。不久之後她便酒力不支的倒头就睡,而我也拨了那分离我们两人的号码。

  在广未凉子出走後的一个深夜,她的家人接到了一通奇怪的电话,依照电话中人的指示,到丰桥的一家小酒馆去早凉子,一如电话中人所说,广未凉子已醉倒在那小店中,而打电话的人早已不知所踪。家人虽觉得奇怪,但也没有细想便把广未凉子带回家了。

  第二天早上,当广未凉子醒时,她已躺在她那舒服的大床上,而她的胸罩中则藏有一信,信中写的乃是千面对凉子的期望与离开她的原因(当然不会写着他还要去和别人xxxx)而广未凉子再看完信时已泪流满面,但是从她的眼神中可以看出她对此事还没有打算放弃。

  四日

 

之後,我又风尘仆仆的回到了大阪,既办完了银行转帐的手续,也做了两件好事,一是救出蒙面,另一个则是奸了一位女性。我一边坐在青山一盯目的一家小酒吧中喝酒,一边回忆着这件事。当天┅┅在我回到香港的当天我就去了银行,因为我目前已是身无分文了,连最後的三百美金也成了诸位空姐的逛街费。我原本是预定一天办完此事,第二天去逛街第三天则应午夜之邀,去营救蒙面奸魔的。不过这计划却被一人给破坏掉了,那人就是香港银行的管家婆经理。说到她就有气,她约32~34岁,徐娘风韵由存,相貌姣好,就是那心态,态度与贱嘴让人气的七窍生烟。当我一进银行後,便遭到她的拦截,而经过她的问话後,她才把我的名字写在一本会客簿上,要我在一旁安静等候,由於等的太久,我便先去到另一个经理的房间中聊天,而在我出来时,她居然用恶毒的眼光瞪我,就因为我没有经过她的许可便私下去找经理,而对不起她。没过多就更是对旁人蛮怨我是台湾人,我对她没有礼貌等等,她以为我不知道她在骂我,因为我正在和经理谈我的户头的事。

  事後又是不停的找我的麻烦,嫌这嫌那的。妈的~~我一定要奸到这个贱女人,让她一辈子不敢再找台湾人的麻烦,一辈子不敢再找我的麻烦。

  当天下午,我便躲在银行的停车场,打算查出那经理的住所,蹲了老半天,才看到那老三八从银行里出来,开走她的小雷诺。我自从银行开始跟踪她,直到她家,她居然一点知觉都没有。我趁她又去串门子时,遣入她的闺房,研究这贱婊子的个性,生活方式以及如何凌虐她才会达到效果。根据我的研究,这女经理是属於偏激型的,会因为一个人对不起她而蛮怨全部的人,而我就是要奸她奸到她不敢为止。而她的男友正是那银行的总经理,俗话说的好∶朋友妻,不可戏,只可欺。虽然我和总经理还算认识,但是这女的不能就此放过。想完决定半夜把她拖到银行的停车场奸掉,然後赤裸裸的五花大绑在她的车上,让全银行工作员都能看到她的『英姿』。(淫姿比较正确)随着夜的来临,我的心也渐渐的疯狂起来,等待着鱼儿上钩。

  经过蛮长的一段时间,那女经理才从她的朋友家打道回府。就在11点後,她接到了她的男友的电话,对话中那男的表示接到了一个大客户,要和那女的出去庆祝一下,并说在10分後到她家接她,那女经理在挂掉电话之後便开心的去换衣服。10分後,那男经理果然在门口等她,上车後那男子即对女经理说道∶『今晚我们去一个很特别的地方庆祝一下』说完就开车走了。

  在路上,男子对女经理问到有关於这次庆祝的原因而女子则说那男的打电话要庆祝。说着说着,他们的车突然被警察拦下来,只见那两名警察下了他们的车,走近那被拦的轿车,拖出那名男子,便以驾驶赃车,疑是偷车贼的罪名将他逮捕,押入警车中,由於那女子是和他一起的,她也被带往麻油地警察局审问。在不停的审问,核对後,警察们才发现那男子是车主,而车子从未被偷窃。

  在一阵道歉声後,一名警察带男子前往汽车厂领车,而那女子也由另一位警察带回家。不久後,就在银行门口,停着一台警车,车中并无一人,而离车子不远的柱子上,绑着一位女子,她就是那银行的女经理。突然停车场的门口传来阵阵车声,却是她的雷诺,而车中坐的则是那名警员。

  我将她的车开来後,就把她从柱子上解下来,反绑在车子的挡风玻璃前,她的双脚则固定在车子的保险杆上,用的更是警车上的手铐。固定完後,我撕下她嘴上的撒龙巴思并对她说道∶『我早就你不爽了,而今天我要用身体来教训你。』说完便甩她一巴掌。

  虽然她的嘴角还淌着血,她却已一副极硬的口气说道∶『我们走着瞧,你如果不放我,看我会不会向廉正公署告发你!』说完便高傲的仰着头,以眼角瞪着我。

  我不语,慢慢地将第一层假面卸下,对她说道∶『你要告得是哪一张脸ㄚ,要不要我留下来给你?』我一边说,一边将那面具塞入她的口中,让她无法再说话。

  在她的车後箱中,我找到了两支羽毛球拍,留下待会再用。我找完了工具便走回前面,开始脱她的衣服。脱完衣服後我拿出我的肉棒,在她的脸上,胸上,臀部和峡谷中来回的摩擦,而流出来的润滑水也沾的她满身发出精光。她却觉得心而别过脸去,但是我不会因此而改变我的战术,我继续的挑逗着她的乳头,抚摸着她那微微下垂的双乳并空出一只手来对付她的下部。很快的,她便已经淫水四流了,而我的准备工作也已完成。这时我跪在她的下体前,以双手扶起她的腰,以我的肉根对准她的菊花,毫不润滑的插入了一小点。那痛楚使她的胴体不停的颤动,而我也用力的撕掉她嘴上的撒龙巴思,拿出面具,对她说道∶『现在我们来玩一个游戏,叫『去喂』问答。我问你话,你就回答,不然的话我就用我的肉棒去喂你的菊花。』说完便开始了我的问答。

  『你叫什麽名字?』『┅┅』『够悍,我喜欢』说完便把棒棒往里头插进两寸,她痛着答道∶『张淑美』『你是哪里人』『九龙人』『你讨厌台湾人吗?』『我┅┅』『答非所问!』说完便把肉根向里面又推进一寸,只见她痛的泪都流下来了。

  『我不喜欢台湾人』『理由是?』『我被台湾人抛弃过』『所以不喜欢?』『是』『你胸脯多大?』『36寸』『年龄?』『32岁』『你回答的不够好,我要好好教训你』说完我就把肉棒用力的一拔,只见她的菊轮都红肿起来,但是我不管她,把我的阴茎对准她的小蜜贝,用力的一插,就直插到底,碰到了他的子宫,她也因为润滑的淫水不足而痛声大叫。我在完全不理睬她的情况下用力的抽插,她的阴道也因为保护作用而产生更多淫水来润滑她的私处,不一会更是多到流出来流的满引擎盖都是,好淫荡,好下流但是我喜欢。我怕她会咬我的舌头而不敢吸允她的嘴,但是我却在她的耳垂,嘴唇上不停的啃咬,舔食,而我的双手更是忙碌,一只不停的玩弄着她的乳尖,另一只则玩弄着她的尿道,抚摸着她的阴核。就再她快要达到第一波高潮,阴道出水如洪时,我突然停止了抽插,拔出我的肉根,一边用它摩擦着她的脸,一边问道∶『还想不想要ㄚ?』事实上我也差一点小命不保。但是不便show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