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杂记变态老婆——2
杂记变态老婆——2
  玉影说这话时很平静,我知道她现在很清醒,她所说的莫非真的是事实?女

人难道天生就应该是被玩弄的贱货?

  「老公,把其它东西也用到我乳房上来吧。」

  我低头看着皮箱里的东西,那全部是些长长的针。我摸着那些针,感觉好像
是不锈钢材质的,长、短、粗、细各不相同,大约有十几根的样子。

  「老公,把所有的钢针都刺进你淫贱老婆的乳房里好吗?」玉影狠狠地揉捏
着自己丰满的双乳,还不时地拉起夹在乳房上的捕鼠夹,将硕大的双乳弄得弹跳
不已。

  「要刺进乳房里?那不给刺死了!」

  我感觉好荒唐、好惊心。

  「怎么会,我们和你们男人不一样的。女人的乳房就是两团下贱的肉,只要
想得到,怎么玩儿都可以!」玉影的声音中带着兴奋。

  「可是,要把乳房刺穿……嗯……还这么多根……」我的心在退缩,第一次
感觉自己是多么胆小。

  「来嘛,老公,快来嘛。」玉影拿起钢针塞进我手里说:「我从A片里看到
那些被玩弄的女人好爽,我好想试一试。两只大乳房被穿起来的感觉肯定刺激,
你说是不是,老公?」玉影在说这些话的时候就像快达到高潮一样,声音都因为
兴奋而变得发抖了。

  我捏着钢针,聆听着玉影的诱惑。我知道老婆现在好想被施虐,但我没办法
将手里的钢针刺进那高挺的乳房里去。

  我该怎么办?

  被挑逗起来的人类最原始的残暴本性促使我一下子抽出腰上的皮带,向老婆
赤裸的玉体上抽去!

  「啊!」玉影尖叫一声,很配合的将身体靠向墙壁,然后努力挺起自己的一
双豪乳,迎向不断打来的皮带。一下、两下、三下,我越打越快,力气用的越来
越大。我在发泄,在发泄玉影将我挑起的欲望,我要打爆她那对淫贱的大乳房!

  「啊!啊!」皮带抽打在身体上的伤害是相当大的,雪白丰满的身体顿时布
满了红痕,硕大坚挺还夹着捕鼠夹的乳房被鞭打的更加厉害,红色的伤痕下已渐
渐浸出血珠。

  玉影皱着眉头,表情显得很痛苦,可是呻吟的声音却带着更多欢愉与满足:
「嗯……嗯,老公,你打得好棒!我好爱你!快对着贱货的乳房使劲打,我要你
打爆我的乳房!啊……老公,再用力……把贱货乳房上的夹子狠狠地打下来!」

  狂乱的诱惑让人无法自制,我也逐渐陷入疯狂的境地。我感觉好累,挥舞的
手好想要断掉一样。

  现在回想起来其实虐待别人也是一件苦差事,起码那会很累。

  但当时我却控制不住自己,在玉影的诱惑下我已陷入疯狂,心中唯一的念头
就是照玉影的话做——狠狠地打掉那些夹在乳房上的夹子,打爆那对不停在眼前
起伏晃荡的奶子!

  一百下,也许是两百下,伴着玉影的娇呼与惨叫声,两只捕鼠夹终于被硬生
生地从乳房打落了下来。而这时玉影那原本娇嫩白皙的巨乳已被打得变了样,血
痕交错、红肿的纹路布满整个乳房。血,从玉影的乳房上慢慢流下。

  好残忍……不!这不是我做的!我全身发软,狂乱的瞬间已过去,我难以接
受眼前的事实。

  「嘘……老公,你好厉害。」玉影依然靠着墙,并用欣赏的眼光看着自己血
迹斑斑的双乳:「昨天他们十几个人玩儿我都没有今天惨。我的乳房刚才就好像
真的要被打爆了一样,第一次感觉这么舒服,嗯……」

  玉影说着,慢慢跪了下来:「好老公,我们再来一次好不好?你把我虐到高
潮嘛,来嘛……」

  啊?我在这一瞬间感觉头好晕,太不可思议了!老婆变态的要求让我感觉到
我并不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施虐者,倒十足像一个被虐待的可怜人。因为我感到
自己无法满足一个被虐待者的受虐要求,身心两部分到感到好疲惫。

  真是可悲啊……


(二)

  玉影撑起遍布伤痕的玉体,看起来是那么的令人不忍,但是玉影的精神依然
处于亢奋状态。

  「老公……我下面好想要,贱货的阴道好想被弄……」

  看着眼前扭曲的肉体,我又一次陷入迷茫。

  「老公,亲爱的老公,来嘛……你帮我,来惩罚我下面那个淫贱的烂肉洞,
好不好嘛?」玉影的声音在急促中带着呻吟。

  「要,要怎么弄?」我喃喃的回应着老婆的变态的请求:「老婆你不休息一
下,还想被……被……?」

  「是呀,我还想被操!老公,把你的手放进我的阴道里来,用我的淫水来帮
你洗手吧!」

  玉影激情的喊叫着,并用双手用力的分开自己粉嫩的阴户:「老公快来嘛,
别呆着。你还不认为老婆是一个淫贱的烂货吗?不要再怜惜我了,我太喜欢被作
践、被蹂躏、被虐待的感觉了。我要成为这世上最下贱、最肮脏的贱女人,你不
惩罚我吗?来狠狠地惩罚你这个自甘堕落的变态老婆吧!」

  这是我老婆吗?不,太淫贱了!惩罚,对!我要惩罚你!惩罚你这个不知廉
耻的淫妇!

  我在那一刻像是爆发了一样,伸出因紧张而变的僵直的右手,猛地插进了玉
影张开的阴户里。紧紧包裹的温暖感觉瞬时传来,那是一种说不出的舒服感觉。

  玉影也同时发出一声舒爽的娇呼:「好棒!就是这样……啊……再来,另一
只手也插进来,快来插烂我的淫贱肉洞吧!插烂,插烂它……」

  当我的左手也一起进入玉影的阴道时,玉影丰盈的身体开始了持续的痉挛,
伴随着口中「哦哦」的呻吟,阴道里喷出大量的透明淫液,真的是淫水四溅!

  一般人根本无法想象这时的情景,被双手挡住的阴道竟能将淫水喷射到天花
板上!我的双手指尖竟也感到有点隐隐作痛。

  玉影因为剧烈的高潮陷入昏厥,我愣了一阵正准备抽出双手,却遭到醒来的
玉影的阻止:「别,老公。你把我的阴户撑开吧,你不想看看贱货的子宫是什么
样子吗?」

  老婆用温柔的声音诱惑着我,我双手慢慢用力将玉影柔嫩的阴道撑到了不可
思议的宽度。这时玉影小腹猛地一用力,那淡红色的带着一张小嘴的半圆形的子
宫便翻了上来!

  「可不可爱?」

  「嗯?什么?」

  「我的子宫呀,是不是很漂亮、很可爱?」玉影媚笑着说。

  「嗯,嗯。」我有些不知所措。

  「弄它,快弄它!」

  「弄?什么………」

  「玩弄它呀,昨天它装了那么多别的男人的肮脏精液。你是我老公,难道不
惩罚它吗?」

  「惩罚子宫?」

  我用左手撑住张开的阴道,挪出右手去捏那嫩红的子宫。哦,好滑!我没办
法捏住它。

  「呵呵呵……」玉影发出悦耳的笑声:「它好不听话,是吧?你用这个来打
它吧,老公,你要用力地、狠狠地打哦。最好是把它打烂掉,让它再也不能够犯
贱!」

  我接过老婆递过来的织毛衣的竹签,在老婆的不断鼓励下,对准暴露出来的
子宫使劲的打去。

  竹签带着呼呼的声音,也带着老婆的一声声惨叫!

  「啊啊……好痛啊!痛死我了……啊!老公,子宫……贱货的子宫被打得好
痛!」玉影大声地叫喊让我从迷茫中清醒,看到老婆的子宫因为疼痛在往里面退
缩,不自觉地停下了抽打。

  「噢……老公,你别停下。」玉影急忙在小腹用力,再次将子宫从阴道里翻
露出来:「唔……快,求你再打好吗?我还要……请再用力的打吧,快,快把我
下贱的臭子宫打到爆开来……啊!」

  玉影的淫水随着我手中竹签的挥动,飞溅到我们的脸上,激烈的抽打再一次
让老婆达到了令人陶醉的高潮。而她原本红嫩漂亮的子宫,在经过无情的抽打后
已经变得惨不忍睹!

  「老婆,你有没有事?要不要紧?」我感觉这样好残忍。

  「嗯……我没事的」玉影似乎也从高潮中恢复过来:「老公,我的身体太适
合被暴力地蹂躏了,越是被暴力得对待越是变得兴奋,你是不是觉得很奇怪?你
会后悔有我这个下贱、变态的老婆吗?」

  我看着跪坐在面前的老婆,心绪变得异常复杂。

  「老公,你一定好气愤自己的老婆是这样的贱货吧!一开始我也不知道会是
这样,当我还是处女的时候甚至还有点反感这些东西,但是现在……现在的我竟
然……」

  老婆说着又用双手狠狠地揉搓起自己的乳房来:「有一段时间我好想变成一
个性奴隶,想让别人来尽情的调教我。可是后来我发现我不会对那种程度的受虐
感到满足,因为我了解到,那些调教性奴隶的主人们在对待性奴隶时也是很有顾
忌的,他们要考虑性奴们的感受。

  可我从那是不能得到满足的,所以我想尽办法来虐待自己,不管是虐打还是
变态恶心的蹂躏,我只要想到了就要去做,慢慢的我就变成现在这样。不知道你
会怎么看待我,但是我不后悔,我还想要变得更下贱更淫荡,变成一个变态肮脏
的女人!」

  玉影一口气说完这一大段话,表情又开始变得兴奋起来。

  面对着玉影的坦白我不知该说什么,我又渐渐陷入迷茫了。我拖着疲惫的身
子,提起沉重的脚步慢慢往屋里走,在地板上我看到被扔掉的那几支先前准备用
来刺穿玉影乳房的钢针,想着玉影的话,我不禁无奈的闭上了双眼。压抑着欲望
的我和释放欲望的老婆,哪一个更幸福?

  玉影没有起身,她仍然跪坐在地板上,用皮箱里的那些道具尽情的凌虐着自
己已满是伤痕的丰满柔嫩的肉体,从入耳的娇柔呻吟声中我知道,玉影又迎来了
一波激爽的高潮!


第三章 狂乱的变态行为


(一)

  1月12日07点00分——

  玉影的生活变得越来越狂乱,不要说普通的性爱,就是一些比较极端的方式
她也已经没有了兴趣。4P?5P?NP?如今的玉影根本就对男人的操弄失去
了感觉,甚至是那种极端变态的「兽交」也再也不能让她产生高潮的感觉!

  因为就在昨天她告诉说:「老公,我现在要怎么办?男人和动物的阳具都让
我兴奋不起来了,我的身体又好想被玩弄……」我看着玉影落寞的表情,心中很
不舒服。眼看着老婆的变态欲望越来越强烈,我却无能去阻止。

  「你是不是想要我打你?」

  「不知道,我也没办法确定。我只觉得我的身体没有被虐待、没有被玩弄的
时候就会变得坐立不安,无精打采。心里一会儿空的发慌,一会儿又烦躁难忍,
说什么也平静不下来。」老婆喃喃的说道:「我真的已经上瘾了,我说什么也没
办法控制住那种想被凌虐的感觉。」

  看着老婆凄美的表情,听着老婆落寞的声音。我明白我接下来应该做什么,
但是心里面却是感到一阵阵的发堵。我很清楚在内心中我不愿意看到玉影受虐的
样子,可是我也非常了解玉影现在的急迫需要。

  矛盾充斥着我的心。

  玉影赤裸着性感的躯体,她很优雅的摆弄着自己诱人的肉体。轻轻的将光洁
的后背靠在墙上,起伏不平的胸脯微微的向前挺起。我听到一阵呓语般的声音轻
轻的从玉影微张的红唇中吐出,心中不禁一颤。一种说不清的莫名的感觉顿时袭
上心头:「贱人,想要个痛快是么?我现在就来满足你!」

  玉影听到我突如其来的吼声,顿时将身体紧紧地贴在了墙壁上:「噢……老
公,来吧……来惩罚你的贱货老婆吧!」

  呼——紧握在我手中的三指粗细的木棍回应了玉影的要求,夹着风声,带着
一轮黑影扑到了玉影白皙的肚子上。

  「唔……」玉影发出一声闷哼,粘稠的液体顿时从她的樱口中喷出,然后玉
影颤抖着丰满的躯体,双手捂着肚子缓缓的蹲了下去。

  「噢……老公,你这一下打得好棒!你快点再来……我要你把我的高潮打出
来!」

  玉影一边兴奋的说着,一边站起身来再度将后背靠在墙上。我提着这支准备
用来做拖帚的木棍,一言不发的站到玉影的身侧。我的心中此时充满了怒火,我
痛恨自己的老婆是受虐狂的事实,我痛恨自己是一个受虐狂的丈夫!

  「呼——」手中的木棍又一次夹着低哑的风声挥舞起来,连续而有力的打在
了玉影柔软的小腹上。

  这一轮棒击带着我的满腔怒火,其力量达到了相当大的程度。玉影显的有些
承受不住,在我停止挥舞木棍的同时,她也缓缓的顺着墙壁跪了下来。看着玉影
低着头,双手紧紧地捂着肚子,听着她咿咿呜呜的低声呻吟,我的怒火顿时消失
了。我开始有些紧张起来,开始担心玉影受了多大的伤害。

  可是没过多久,玉影又站了起来,并且还将自己那傲人的柔嫩豪乳高高的挺
起来:「老公,你今天好威猛哦!你是第一次这么用力的打我,感觉好爽哦!老
公,我爱你!你今天一定要尽情的来惩罚我!」

  玉影的表情显得很兴奋,她将双手很自然的放到了身后,然后又将胸前那一
对高挺的双乳摇晃了一下,说道:「这一对淫贱的乳房现在要请老公来狠狠地惩
罚!因为玉影的这对乳房长的又大又贱还经常去引诱别的男人,老公你一定要狠
狠地打它们!它们太坏了!最好是把它打烂、打爆,让它再也不能这么犯贱!」

  玉影那激情而充满淫靡的请求,对任何男人来说都应该是一种无尽的诱惑,
但是,却独独对我产生不了作用。我为之反感,我为之鄙弃。玉影的心中虽然爱
着我这个丈夫,但她却并不知道我需要什么。她的请求对我来说是一种高昂的索
取,带给我的只有心中的痛苦,而没有美妙的享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