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戏凤凰——2
戏凤凰——2
 “你要我能不给吗?”凡心委屈的说着。 “你可以自己做主。”艾迪放开凡心,不碰触她身上的任何一个地方。 自己做主,如果由她的心,她会马上答应,可是…她倒宁愿他强迫她,这样她可以继续矜持下去,凡心低下头认真的思考着。 艾迪因看着凡心诱人的侗体,已经不自觉的勃起了,“你再不做决定,我就当你是同意了。”艾迪正在与欲望交战着。 凡心将眼一瞥,果然看到艾迪的阴茎已经直挺挺的翘着了,“我如果说不肯,你会放过我吗?”凡心压根不信,艾迪会让她安然无恙的离去,他的询问不过是故做绅士罢了。 “你真的不肯?”艾迪的声音里充满了哀怨。 凡心摇摇头。“摇头是什么意思?”艾迪尽量不碰她。 凡心还是摇头,笨哪!难道非要她讲明吗? 看凡心未置可否,艾迪已经急得冒汗了。 凡心见他还在假装绅士,气得跺步往回走,这时艾迪终于被自己打败,不顾一切的抱起凡心,从额头开始一路亲到胸前的乳头上,艾迪也不明白,他为什么这般对凡心,也许他对处女存在的太多幻想,其实他对女人并不是非常怜香惜玉的,但是有一种女人例外,处女,他认为他应该给第一次奉献自己的女人有所特别,让由他启蒙的女人觉得性是美好的事物。 艾迪将凡心轻轻放沙滩上,让她慢慢的躺下,“怎么样?会不舒服吗?”艾迪柔声问道。 凡心不是第一次赤裸的躺在沙滩上,在美国有时候会去所谓天体营的地方体会自然,所以这种让沙子磨挲着身体的感觉,她并不排斥,“不会。”凡心含笑的回答他。 得到凡心的答案,艾迪放心的躺在她身上,当然自己撑着自己的身体,他把凡心的腿抬到肩上,这个动作让她的洞口大开,艾迪用他的舌头在凡心的阴蒂小豆上舔舐着,凡心喜欢这种感觉,但她需要的更多,不只是这种表面的接触,虽然这已够叫她心痒难当了,她藉身体的扭动来表达她的需求。 “这么心急。”艾迪笑了笑,把他的阴茎抵住她的洞口,先是伸入半个龟头,不敢躁进,凡心的身体扭动的更快,几乎想要将他一口吃掉,“你很热情嘛!” 艾迪何尝不心急呢?他尝试将整个龟头没入,“啊!”凡心的反应由原先的欢迎变成抵制,她没想到身为女人真的是要为性带来的欢愉先付出疼痛的代价,尽管她喜欢高潮的感觉,但没有真正交合经验的她,疼痛是必然的,艾迪没让她退缩,紧紧的箍制住她的臀,对她做了一次彻底的冲刺,要痛就痛一次吧! “啊!~痛死我了!”凡心用手指掐着艾迪抓住她臀部的手,“你不能轻一点嘛!” “这是一定会痛的。”艾迪任由她指控自己,然后在凡心的疼痛稍稍缓和过后,他继续缓慢而规律的律动着,“这样还会痛吗?” “有点痛,又不会太痛。”凡心忿忿的答着,希望书上写的没错,疼痛过后真的会有令人欢愉的感受。 艾迪看凡心没有再喊痛了,便加快他抽插的速度,“啊!──啊!──”凡心因艾迪加快的速度而开始感到兴奋,不自主的呻吟出口,艾迪看到她的反应更加卖力,“啊!──啊!──我快不行了!” “这么快就投降了!”艾迪取笑着她。 “你是个中好手,我哪能斗得过你。”凡心不甘心的说着。 艾迪恶作剧的猛力一插,“喔!──你好坏喔!”凡心倒吸了一口气。 艾迪突然将阴茎抽离凡心的身体,凡心突然感到一阵空虚,“翻过来,跪着。”艾迪说着,并慢慢地将凡心翻过身来,让她按自己的意思以跪姿来迎合自己,凡心当然知道他接下来要怎么做,这在a片里她已经看过了,只不过那都是演习宣导,这会儿可是真枪实弹,实地演练喔! 艾迪扶着她的臀部,再一次对准洞口插了进去,“噢!”凡心抽了一口气,难怪人人都爱做爱,早知道她该早点尝试的。 艾迪除了在她身体里规律的动作外,俯下贴着她的背,二只手揉捏着她傲人的丰盈,手指头揉捻着她的乳头,“嗯!──嗯!──”凡心满足的呻吟着,忽然间凡心一阵抽搐,她达到高潮了,艾迪也趁机加快速度,在凡心高潮结束前,在凡心的体内射出灼热的精液。 完事后,艾迪把凡心拥在怀里,“喜欢吗?” “嗯!”凡心满足的依偎在他的怀里,她万万想不倒,她的第一次会给了一个根本不知她是何人的男子。 第四章黑街的女霸王 搂着一个冰肌玉肤的美人,很难有男人不心动的,虽然才刚刚和她销魂过,艾迪并不讶异自己这么快又想要她一次了。 “我们再来一次吧!”礼貌上是询问过了,不过艾迪已经开始动手拨弄凡心的乳头了。 “不要了,好吗?”凡心没有阻止艾迪动作,只是淡淡的拒绝,艾迪以为这是她的欲迎还拒,所以并没有当真,“我说我不要了。”凡心的语气变得强硬了,艾迪感觉到凡心的不情愿,但仍没有停手的打算,他可不认为她会拒绝得了他,但是他错了,“我说不要了就是不要了。” 什么时候温驯的小绵羊变成大蛮牛了,凡心一把推倒了艾迪,如果不是平日勤练身体,这一摔没有重伤也会骨折,艾迪揉了揉摔疼了的屁股,“不要就不要嘛!”艾迪一脸无辜的说着,想不到她的力气这么大,那在酒吧里她是故意让他抓住她的喽!不可能,也许是他刚刚太过专心的玩她以致失了戒备心,才会让她给摔到了,嗯!一定是这样的,她看起来弱不禁风的样子,不可能是个大蛮牛的。 凡心迳自走回车上,等艾迪跟上来时,她已经穿好衣服,当她看见艾迪时,随手将艾迪的衣裤扔给他,“穿好衣服,送我回去。”凡心用命令的口吻对爱迪说着。 命令我,你还是头一个,有意思!艾迪默想着,当真乖乖的穿起衣服,着装完毕,艾迪回到车上,“你住哪里?”艾迪并未追究凡心一百八十度转变的态度,反而和悦的询问她。 “住在…”凡心迟疑了一会。 “不告诉我怎么送你呢?” 凡心想了想随意的指了个她下榻饭店附近的高级住宅区的位置给他,艾迪便驱车前往,一路上凡心没有说话,艾迪倒是问了几个问题,不过凡心都没有回答,终于到了凡心所说的地点了。 这是市区最高级的一栋大楼,许多达官显贵名人政要都住在这里,她住在这里?难道她是富家千金?艾迪的心里升起了疑问。 凡心已经推开门下车了,艾迪也跟着下车,“不请我上去坐坐?” “不方便。”凡心只淡淡的回答,“谢谢你送我回来。” “这是应该的,我们什么时候再见?” “再见?”凡心疑惑的眼神看着他。 “怎么?不想再见到我吗?”艾迪的眼底有一丝丝的失望。 “随缘吧!”凡心随口应了一句。 “好吧!那我先走了。”艾迪也不想让她感觉他想纠缠她,只好潇洒的说再见,艾迪在凡心的唇上蜻蜓点水般的亲了一下,便上车驱车徜徉而去。 艾迪走后,凡心深呼吸一口气,步行离开这一栋不属于她的大楼。 日里繁华的街头,到了夜里,虽然亦是灯火辉煌,但是却觉得有股萧瑟的感觉,尤其是当她发现有人跟踪她时,更令人感觉毛骨悚然,从脚步声来判断至少有四个人,凡心只有加快脚步,但来人当然也跟着加快脚步,“真是阴魂不散!”凡心啐了一句,她突然停下来,并迅速的转过身,“几位大哥跟踪小妹有何指教?”大哥,鳖三倒是。 “女孩子一个人深夜在外不太好吧!不如让小哥们送送你。”其中一个男人开口。 “不麻烦了,我家就快到了。”凡心对答如流,似乎看不出任何惊慌的神情,按说一个女孩子遇到这种情形早就花容失色了。 “不用客气。”四个男人一眼看到凡心的衬衫在胸口的地方开了口,早就色心大起,是在酒吧掉了个扣子,凡心随着他们的眼神注意到自己的衣衫不整。 四个男人逐渐逼近,“识相的话快点滚,不然…”凡心出言恐吓,不,是好言相劝。 但四个男人似乎不领情,“不然怎样啊!小美人。”一个男人伸出魔爪摸向凡心的脸颊。 喀喳一声,“啊!你这个贱人。”那男人抓着吃豆腐不成反而被折断的手腕哀嚎着,另外三个人看了大吃一惊,立刻变成备战状态。 “不怕断手断脚就来吧!”凡心双手交叉在胸前好整以暇的睨视着他们。 “上,把她抓回去,看她还嚣张吗?”断手的男人喝道。 三个男人也顾不了以多欺少是不光荣了,三个人一起向凡心攻来,凡心的手仍保持交叉状态,仅以一只脚就让他们,一个跌的狗吃屎,一个抱着下体猛哀,一个跌的四脚朝天,害她忍不住哈哈大笑,“就这种三脚猫的功夫要抓我,滚,三秒中内消失在我眼前。”凡心发狠的喝道,那四个男人果然连滚带爬消失在她眼前。 他们走后,凡心伸伸懒腰,往饭店继续走下去,“好久没这么痛快了。” 第五章回忆往事点点滴滴 回到饭店,凡心脱下掉了扣子的衬衫,因动作过大而被撕裂的窄裙,以及沾满男人精液及自己血液的内裤,以及有着男人口水的胸罩,凡心此刻最想做的事就是好好洗个澡。 淋浴完,凡心踏入已经滴了薰衣草精油的浴池中,她全身放松的躺在浴池里,启动按摩开关,整个人舒服极了。 为什么是艾迪?她也不明白,她摸着自己的乳房,看着自己的乳头,刚才有个男人正抚摸着她们吸吮着她们,在放松的情境下,凡心想起第一个抚摸她乳房及吸吮她乳头的第一个男人… “霆,这样不好啦!”沈钧羞涩的在雷霆的怀里摩蹭着。 “没关系啦!这里又没人。”雷霆知道沈钧是害臊,并非真的拒绝,便更加恣意的吸吮着沈钧粉红色的乳头,“真的很奇妙,竟然有这么可爱的小东西!” 雷霆赞美起沈钧的乳头。 “你不是也有?”沈钧伸手去摸雷霆的胸部,却只在平坦的胸部上摸到二个微不足道的小凸点。 “就这么一点点啊!”雷霆当然知道男人的那两点根本无法和女人的乳头相比,不过这两个小凸点也不是白长的,让沈钧一摸,下身的小兄弟竟然站了起来。 沈钧感觉到有个硬物刺激着身体,“这是什么?”沈钧好奇的问。 只见雷霆抬头挺胸的说,“这就是我有你没有的宝贝了!”瞧他得意的,“想不想看看?” “讨厌!”沈钧当然明白雷霆的意思,粉白的小脸马上泛起一片桃红。 雷霆抓起沈钧的手放进自己的裤子里,让沈钧握住他的宝贝兄弟,沈钧先是羞得想收回手,“别怕!以后”他“也是你的宝贝,好好的抚摸”他“喔!”当沈钧不再想抽离手,雷霆放开了沈钧的手,揭开自己的裤头将裤子慢慢脱下。 “啊!”随着雷霆脱下裤子,沈钧看到了她手中握着的东西,“真是不可思议!” “把他放到你那里面,就会生出一个小婴儿,岂不更神奇!”雷霆指着自己的老二又比着沈钧的私处道。 “你脑子里尽想着坏主意!”沈钧不依的放开雷霆的老二。 雷霆突然将沈钧拥入怀里,“等战争结束后,我们就结婚,然后生一大堆的孩子。” “结婚是可以,生一大堆孩子,我可不要。”那她不成了母猪。 “哈!哈!哈!”雷霆紧紧的拥着沈钧,谁知道这场战争何时会结束,就算结束了,他们能同时活着吗?不如及时行乐吧! 雷霆将沈钧放倒在草地上,将沈钧的裤子脱掉,“霆?”沈钧按住雷霆的手。 “谁知道我们有没有明天呢?”雷霆一句话点醒了沈钧,沈钧也就由着雷霆脱掉她的衣裤。 沈钧和雷霆是两情相悦的,因此天雷一时勾动,便一发不可收拾,雷霆伸手去抚摸沈钧的阴唇,那里早已是汪洋一片,雷霆将阴茎放在沈钧的阴道口,正想要一举进攻… “雷霆,沈钧你们在哪?”扫兴的声音传来,吓的沈钧立刻缩到一旁,那是万騛的声音。 “是万騛!”沈钧道。 “讨厌的家伙!”既然有人找来,他们也不能继续了,二个人立刻穿起衣服,为了替沈钧争取更多时间着衣,雷霆只穿了裤子便抓起上衣边走边穿,走到万騛面前,“有事吗?”雷霆一脸怒气的问。 “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嘛这么生气?”万騛看着衣衫不整,头发凌乱的雷霆登时明白了,“不好意思打扰你们了!” “知道就好,什么事?”雷霆和沈钧本来就是公开的一对,没有什么好隐藏的,只是不想让他看到他们正在亲热罢了。 “老大有任务交代。” 雷霆、万騛、沈钧是这个霹雳小组的成员,而因为他们的名字的关系,这个小组就叫做“雷霆万钧”,而这个小组屡建胜功,因此最艰难的任务当然也就交给他们。 到底“雷霆万钧”是什么样的团队,这样说吧!看过“长江一号”吗?他们是一个间谍组织,专为国家打听机密,除此之外救援人质也是他们的任务,这个组织除了他们之外还有其他的成员,但他们是精英中的精英,除了要有过人的智慧外还要有惊人的体能及本领。 不过就算是精英也有失败的时候,最后一次的任务,注定了沈钧和雷霆无法结合的命运。 万騛和沈钧意外中弹,只有雷霆能完成上级交付的任务。 “霆,你快走吧!”沈钧强忍着痛要雷霆离开。 “不,我们三个人一起来就要一起走。”雷霆岂能抛下同伴独自逃命去。 “我们伤得太重了,只会拖累你。”万騛也加入劝退的行列。 “走,这里就快爆炸了,你快走。”他们刚才埋了炸药,算算时间已经快要爆炸了,沈钧焦急的催促雷霆,“霆,我爱你,为我活着,不要忘了我。”沈钧向万騛使了一个眼色,二人联手将雷霆推到山坡下,雷霆翻下山坡,没多久,巨大的震动,证明炸弹已经引爆了,“不!不!不!”雷霆疯狂的呐喊着,“钧,我爱你!” 奇怪的是,在巨大的爆炸声中,沈钧还能听到雷霆的声音,“够了,有你这句话就够了。”这是沈钧昏迷前说的最后一句话。 她以为这辈子再也见不到他了,没想到古医生竟然出现在她和万騛的眼前,还救走了他们,不过可惜的是,连有神医之称的古陀也救不了伤势过重的他们,但是却有一个令他们可以期待的奇迹。 “这是我刚刚研究出来的,只不过还没有经过实验,不知道会不会成功。” 古陀抱着一丝希望。 “这是什么?”万騛看着眼前的二副冰棺说着。 “这是冷冻术,以我目前的医术,我没有办法医治你们,只能将你们冰冻起来,待来日我能医治你们时再将你们解冻。”古陀解释着。 “你是说要将我们冰起来?”沈钧不可思议道。 “没错!” 于是为了一线生机,沈钧和万騛被冰入冰棺之中,时间设定是十年,但保留期限是七十年,也就是最少十年后如果有人开启,他们会被解冻,如果没有,他们至少可以再被保存七十年。 结果冰棺却在六十五年后才被开启。 ***********************************这一段有点玄,当然其中牵扯到一点军事、一点医学、一点科幻,但这不是重点,如果描写的不好请不要太在意。 ***********************************第六章来自远方的问候 雷霆离开之后,没多久战争便结束了,古陀找到他,告诉了他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 好消息是,沈钧和万騛没死。 坏消息是,冰棺失踪了,冰棺是存放在战舰上的,战舰沉了,冰棺也就消失了,照说是沉到海底了,但是时局这么差,谁会费心打捞无关紧要的两具冰棺呢?不过古陀说了,冰棺自有能源,只要在保存期限内,也就是七十年内找到,都没问题,过了七十年,他就不敢保证了。 战舰是在太平洋东岸也就是台湾附近被炸沉的,也因此雷霆选择台湾作据点,在台湾发展他的事业,等他飞黄腾达的那一天,他要穷毕生之力找到那两副冰棺,而和他有共同目的的人只有一个,万駖,她是万騛的妹妹。 雷霆和万騛是青梅竹马的哥们,而万駖从小就喜欢雷霆,她知道雷霆忘不了沈钧,所以她以卑鄙的手段得到了雷霆,所谓卑鄙的手段指的是迷奸雷霆,当雷霆知道万駖有了他的孩子,不得不娶她为妻,但他们只有一个儿子,雷家唯一的独生子,雷万钧,取名雷万钧是为了纪念万騛及沈钧,这一点万駖没有意见。 因为雷霆这一生只爱一个女人,沈钧,万駖郁郁寡欢,终于郁抑而终,这一点雷万均十分不能谅解,也因此造成雷霆与儿子的对立。 但是雷霆不悔,不后悔他对沈钧付出的爱,对于万駖他只有深深的歉意。 终于苍天有眼,在六十五年后,冰棺重现,雷霆与沈钧重逢了,只不过昔日情郎已老,只得花发老人一名,但是沈钧无悔,她远从美国来到台湾,只为与他重逢。 沈钧以二十二的芳龄嫁给高龄八十七的雷霆,造成财经界的轰动,但是这件事的因果只有他们知晓。 但是八十七岁的雷霆已经不能带给沈钧为人妻的幸福了,除了身体机能的衰退,健康状况也不允许雷霆对沈钧有何非分之想了,最要命的是,万騛从美国打了一通电话来向他致贺。 “很抱歉我没有亲自前去道贺。